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反穿越之公主现代行 > 349.大雪纷飞
    把堂堂水泽逼成这个样子的不是什么魑魅魍魉,而是大道残影!

    而张果果刚才不服输,还把它逼到角落里面的,就是大道残影。

    所以她现在很后悔,特别后悔,十分后悔......

    能穿越时空吗?

    三十分钟前,她肯定不会答应这帮臭小子。

    不行的话,十分钟前也可以啊,她不来检查这个水泽。

    再不行,五分钟前啊,她可以认输,不继续检查!

    张果果把水泽丢回给泽。

    “怎么了?”雷霍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了,这人怎么奄奄的,像一棵很久没有喝到水的植物,嗒咙着脑袋。

    张果果看着雷霍,摇摇头。

    她能说刚才居然和大道对峙了吗?

    她能说她胆子太大了吗?

    这岂不是吓坏他。

    “你去上班吧~~”

    曾庆峰已经到门口等着雷霍了。

    “大师,我刚刚弄了布丁,您要吃吗?”湘看着张果果的样子,立刻把杀手锏拿了出来,原本这布丁是要先冻一下的。

    现在是冬天,好像冻不冻,也没有什么了。

    “真的?”张果果立刻把刚才的情绪给抛开,很乖的坐在餐桌上,“可以吃两个吗?”

    被忽略的雷霍嘴角微微的翘了下,这打击的时间,够一分钟吗?

    好像还不够呢。

    雷霍拿好东西就出门上班去了,家里的人是越来越多,他还是努力赚钱吧,好养活这么一大家子。

    “湘,把布丁放在冰箱了先冻一下。”张果果吃了两个,眼睛还盯着托盘上的布丁,这些多,可以好好吃了。

    “小姐姐,我也要吃。”泽抱着水泽跑了过来。

    张果果:能把那只可怕的东西给丢了吗?

    想到刚才感受到的东西。

    张果果好委屈啊。

    那可是大道啊,她就是这么不小心,就把大道逼到一个角落,一旦让天道知道了,她就觉得自己痛苦的日子要来了。

    看到泽抱着水泽到了餐桌,张果果觉得,忍不住了,“泽,你怀里那个东西不是睡着了吗?这样抱着他会不舒服的。”

    无奈的劝服他,因为张果果实在是不想引起天道的注意啊。

    “小姐姐,他是水泽。”泽自从得到张果果的允许之后,胆子又肥了。

    “那他都睡着了。”张果果摸了摸额头,“把他丢进你房间吧。”

    水泽在泽的身边,对他也有好处。

    毕竟这水泽可是年龄很大很老了,而他体内大道残影对泽有着滋润的作用,能够让泽更加容易接受龙族传承,往小了说,就不会出现像他长龙角的时候那种情况。

    “好叭。”泽特别喜欢抱着水泽,但是张果果的话他又不得不听,就只好抱着水泽回了自己的房间,放在自己的床铺上,给他盖好被子。

    “乖了。”张果果远远的看着他抱着水泽回房间了,就松了一口去。

    大道残影对泽有好处,实际上对这里的很多妖类都有好处,对张果果的修为也有好处。

    可是,前面也说了,张果果原本是一个爱混吃混喝的人,这修为高了,责任也大,和她原本的愿望是背道而驰的。

    大道残影,是天道留下来的,只要它存在在哪里,天道就能感受到那个地方,即使不用自己的去注意。

    张果果就是怕自己又被天道盯上了,知道她现在的身体情况,又给她添加任务。

    所以,她才会特别幽怨。

    为什么会答应把这个水泽带进来养呢?!

    混吃等死,多好的人生啊。

    张果果一边给小棉花弄着她的小衣服,一边看着一点都不知道烦恼的泽一眼。

    自己捡回来的孩子,自己担待着喽,还能怎么样?

    她现在是十分后悔,怎么会一个个的往家里捡东西呢。

    这是个坏毛病,不好不好。

    大院,水泽的到来,除了张果果之外,完全没有引起动荡。

    “小姐姐,水泽已经睡了很久了,怎么还不醒过来?”泽哒哒哒的从房间跑出来,赖在张果果的身边说。

    张果果脑中,那到大道残影一闪而过,“会醒的。”

    “还要多久?”泽想要一只大狗狗跟他玩。

    “大概就差不多了。”张果果的手,悄咪咪的拿了一根冰淇淋在小棉花的后面吃了起来,等她转头一看,张果果又把冰淇淋给藏了起来,完全不给小棉花机会看到自己吃冰淇淋。

    还在等着准确时间的泽:......

    外面大雪纷飞,这里面的人却吃着冰淇淋。

    这算是热还是冷?

    “姐姐~”泽哭赖着脸看着他,水泽这个样子,他也难受。

    “你是不用上学,闲的。”张果果把冰淇淋棍高抛到垃圾袋里,小棉花已经顺着她的身子爬到脸上了,一只手抓着她的衣领,把湿哒哒的嘴巴靠近了张果果的脸蛋上。

    “哦咦~”

    麻麻的下巴怎么会甜的饿?

    又偷吃了?

    小棉花用口水给张果果洗着脸。

    张果果笑着忍着,用手揉着小棉花的脸蛋,“你还好是给妈妈洗脸,如果是你爸,不知道跑多少次洗手间去洗脸了。”

    小棉花的脸蛋被张果果揉成了面团。

    让在一旁看电视的小雨娘都转过头看着她,妹妹真可怜,可是她不敢说。

    救不了你了。

    张果果并没有理会泽的恳求,等到雷霍下班回来的时候,水泽也还没有醒。

    雷霍打开家门,看到泽蹲在门口,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雷霍:......

    怎么感觉家里多了只小奶狗了感觉。

    “先生~”泽看到雷霍进来了,就抱着他的腿不放,大大的龙眼看着雷霍,看起来真是可怜极了。

    雷霍:这个孩子什么时候这么黏自己?

    好像没有过吧。

    “怎么了?”难得泽这么粘着他,还是问一下比较好。

    “小姐姐不帮小狗狗。”泽抱着雷霍的大腿不放,“先生~”

    雷霍:......

    第一次啊,第一次,这么粘着自己是因为果果没有帮什么小狗狗~

    这落差,真是让人觉得有点难过的。

    “等等...什么小狗狗?”雷霍问~

    “就是小狗狗啊。”泽水润润的眼睛看着雷霍,“先生,让姐姐救救他嘛。”

    雷霍拖着泽从门口进近了大厅里面,“这是怎么了?”

    张果果:......

    “泽啊,你这是抱大腿抱上瘾了?”

    张果果一边给小棉花弄辅食,一边看着挂在雷霍推上的泽,这小娃娃原本很小的时候,就抱腿还是可以看点的,但是他已经长出龙角了,身子也长大点了,却还是这个样子。

    “哼~”泽第一次不理张果果,还把脸转到了另外一边。

    看来这个水泽真是“祸水”啊。

    红颜就有点难。

    “唷~”张果果看着他,“还不理我了是吧。”

    她之所以没有给水泽治疗,是因为没有必要。

    可是泽却不信。

    这个臭小子,自己养了这么久,可是现在却胳膊往外拐。

    不就是个毛茸茸的家伙嘛。

    看到泽还在生气,她就把手上的东西给了湘,“泽!”

    泽连忙放开了抱着雷霍的腿,规规矩矩的站着,他是怕雷霍,可是他更怕的是不笑的张果果。

    雷霍说是天道的宠儿,那么张果果从变成了B市管理员开始,她身上出现了威压,越来越大,到了现在,如果张果果板起脸,谁都不敢忽略。

    泽偷偷的瞄着张果果,看着她的脸色。

    “好吧。”他看着张果果。“我错了。”

    “行了,他没事的。”张果果看着泽这小脸蛋都白了,就不吓唬他了,“现在他体内的气息很乱,所以才会陷入沉睡,等他体内的气息平稳下来了,就会醒来了。”

    ?“真的?”这一句话,就把泽的笑容给找回来了,跑到张果果的旁边,“小姐姐,真的吗?等他醒来能陪我玩吗?”

    “能能。”张果果摸了下他的头发,这软软的,都不像龙族的头发了。

    泽:(^-^)V

    “我去看看他。”一溜烟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水泽正盘着身子,睡着呢。

    张果果唯一担心的就大道残影,那是原本存在的,会逐渐消失,还是一直存在下去呢?

    不管了。

    大家都没有想到,水泽这一睡,连续五天都没有睡醒。

    “B市已经连续下来五天的大雪了。”钟尚儒担忧的看着窗户外面,这连续五天的大雪,真的是太反常了,而且,气象台那边的显示是,B市的情况和临省的情况是一样的。

    这大雪,却只在B市下。

    “大师,您能找到原因吗?”五天的大雪,让B市的各项情况都有了点下降,像交通之类的,每天都有一些人因为赶时间而开了快车,出现车祸。

    对环卫工人来说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现在,整个B市清扫大雪,用了非常多的人力物力进入。

    可也架不住这些天的大雪。

    一清理干净就立刻下满。

    就像一个死循环一样了。

    “找不到啊。”钟尚儒拿着一杯热茶在手,夏国很多的大师都已经聚集在B市里,准备迎接狼人的挑战。这连续的大雪,却让大家都无从下手。

    很多的事情,都被掩盖在大雪下面了。

    同样的疑问,在毛奶奶那边也是积满了,“这个味道,怎么那么奇怪的。”

    毛奶奶推演着,可是怎么也推演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都连水泽都没有听说过,肯定是不知道水泽的原因,“叽叽~”

    小肉已经化成一个小男孩的样子,看起来就差不多两岁,他站在椅子上,想要拿到前面的果子,无奈手太短,就只好请求人帮忙.

    “小肉,你再叽叽,就不会给你拿,要怎么说?”洪老头把果子拿在手上,就是不给小肉。

    “叽叽!”小肉才刚刚化形成功,他原型的时候是会说人话了,可是这突然来的大舌头,让他原本会的语言又退化了,只能用最原始的语言来。

    听到洪老头又在逗他,脸蛋都被气得红红的。

    “你还是一直叽叽,就不能回果果家了。”老马头来了个杀手锏,知道他很想回去,可是这一直叽叽的状态,怎么回得去。

    到时候,家里的那些老人还以为是有什么毛病呢。

    “叽叽!”小肉觉得很委屈,又不是他不想讲的,是他还转不过弯来啊。

    很想很想家了,想妹妹了。

    还有那两个争宠的,肯定会在爸爸妈妈面前说他的坏话了。

    小肉低着头,心里难过。

    “小肉,慢慢说,不急。”毛奶奶瞪了几眼洪老头和老马头,这教孩子怎么能用恐吓来呢!

    小肉泪眼汪汪的看着毛奶奶,他急啊。

    他怕自己回去之后就失宠了。

    毕竟爸爸妈妈家里那么多人。

    他真的是很害怕。

    “那你要认真的学说话,可不能再叽叽的叫,要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练。”他没有学会说话,她就不敢放他回去啊。

    张果果家里,实在是太多人了。

    毛奶奶并不知道,张父张母雷贺雷母他们都已经回各自的家了。

    “叽~”小肉扑进了毛奶奶的怀里,他讨厌洪老头和老马头。

    “乖了。”毛奶奶给他拿了一个果子放在了他的手上。

    现在的凤凰,可不像以前那么娇养了。

    等等~~

    “洪老头,后山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吗?”这凤凰都已经出生这么久了,他的伴生物种却一直没有信息。

    这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了。

    “没有,那个地方,可是放了很多监控的,一颗树到底有没有出现,很容易就能看到的。”洪老头摇摇头。

    他也没有想到,凤凰都出生了,可是伴生物种居然怎么找都找不到。

    他可是把后山基本都走过好几遍了。

    “难道不在后山吗?”毛奶奶抱着小肉,如果没有伴生物种,小肉就算是化形成功了,也很难长大。

    所谓的伴生物种,实际上是在上古时候,凤凰一族的追随者,每一个凤凰的诞生,都会有一株栖梧树出生,而那颗栖梧树上面会结出果实,那果实,是凤凰的伙食。

    种栖梧树的物种,长得很像小矮人,可是却又不是。

    这一次,小肉的诞生,按照道理来说,这个世界上肯定有一个地方会出现栖梧树,而那树上会有三个小矮人的。

    “不在后山会在哪?”这凤凰蛋就是在后山发现,一代传一代的,最终,终于被张果果孵化了。

    “这~”老马头也想不出来。

    他怎么会知道在哪呢?

    西山,太婆捂着耳朵,“小孙子,你去那几个的嘴巴给我堵上!”

    西山山主原本肉乎乎的脸蛋,现在已经有些消瘦了。

    为什么呢?

    因为西山后山,居然出现了三个小生命,一出生就哭~

    哇哇哇的,一时都不停。

    一开始还是很小声,最后面却魔音贯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