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薄薄的纸,从洵手上接了过来,张果果打开看了看上面的内容,就揉成了一团,“洵,此事不要跟任何人说。”

    洵担忧的眼神看着地面,他不敢直视张果果。

    自从包先生手上接过这张纸条,他整个人都是冰冷的。

    鬼差,身体原本都是冰冷的。

    可是,那张纸条上面所问的问题,更是让他觉得很可怕,“公主,您不能再.......”

    “我不是什么公主,我是张果果。”张果果看着洵,很认真的说,她自从在这个世界上转世投胎之后,她就不会再是以前的那个她,“你也不要再惦记着什么前世的事情。”

    这样,会累。

    洵没有说话,在角落里面悄然的站立着,像是在说我不存在,我不打扰。

    张果果:......

    她把这张纸条用掌心火烧了,燃成了灰烬之后,就离开了书房。

    “是。”洵站在一个角落里,低声的回应。

    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听进去了,还是假的听进去了。

    这个,不在张果果的管辖范围。

    只要他不要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就好。

    “果果啊,你的实验准备做了吗?”一大早,李教授看到张果果过来,就问她。

    “教授,我正准备开始做实验,得到结果马上告诉您。”张果果一边拿出防护镜,一边开启仪器,着手准备做实验。

    “好,辛苦了。”李教授抬了下眼镜,从张果果的身边走过,走到另外一个学员的身边。

    张果果正在做实验的是时候,夏国的一个地方有一队考古人员正在对一个坟墓进行挖掘。

    “老师,您慢点。”一个年轻的学子站在他老师的后面。

    “知道知道。”这个老师,如果张果果在肯定认得出来,这个就是陆大的董教授,上次去西北兰国古城的人。

    他原本是在西北兰国古城那边挖掘遗迹的,可是,这边的一个坟墓被发现了字后,就被人招来了这里。

    董教授是个老研究了,对这些东西是最有研究的,他见识过非常多的古代东西,可是,眼前的这一切,却让他很是震惊。

    精美的壁画,奇怪的安葬方式。

    “老师,小心。”身后带眼睛的年轻人又叫了一声,进入到这里,他就感觉到一股很是阴凉的东西,好像有人在身后看着一样。

    可是转身,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小林,你看,这壁画。”董教授已经把自己的全身心都投入到壁画里面去了。

    这壁画,一共分了十几副,每一幅上面,都有很多的小人物在上面。

    它们之间的共同点就是这上面有一个女孩子,脸是看不清楚的,可是从装饰却可以看出,这是同一个。

    十几副壁画连在一起,说的是一个女孩子的一声。

    最后的那幅,是她站在高高的城墙上,看着下面成千上万的人。

    分明是加冕,看起来却给人一种很悲壮的感觉。

    “老师,古代除了那个女皇帝,还有其它的女皇帝吗?”小林,也就是带着眼睛的年轻人看着最后一幅壁画说。

    “这不是加冕。”董教授也在看着最后一幅壁画,“你看这里,和这里!”

    董教授不敢触碰到这上面,只是指着说,“他们的服饰不一样,是兵临城下,国之将破。”

    双方的士兵正在打仗,而在城墙外面的这一边,却是实力非常大,城里面的,老弱病残,都有伤在身。

    她是谁?

    这几个人心里都在打了个很大的问号。

    “两千多年前,夏国是属于分裂状态的,有很多的小国家成立,这个国家应该就是其中一个。”董教授说,他的眼睛,没有从那城墙上的小女孩身上离开过。

    “老师,那这里?”小林很兴奋,那是一段缺失的历史,不管在哪些历史书上,都没有这段历史的记载,好像就是突然断层了。

    他们这些研究古代的人,都非常的遗憾。

    从一些野书上,可以知道,那段历史,是一段繁花盛放的时代。

    各家大能都纷纷出现,百家争鸣。

    这应该是能够很好流传下来的,可是偏偏就是没有,只能找到蛛丝马迹。

    但是,现在这个墓地,却是那个时候的,那就能够把那一段的历史给续上了。

    “没错。”董教授也很是兴奋,他喜欢那段百家争鸣的历史,可是,史书上完全没有记载,野书上也只有一点点。

    这就让人很是无奈。

    这个坟墓的出现,则是刚刚好。

    “小义,你和小林小心点,把这些壁画全部都刻录下来。”虽然相机也是能记录的,可是,这画画也是有着自己特殊作用的。

    董教授在这甬道里面,拿着放大镜一点点的看着,把整个身心都沉浸进去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有一个影子在悄然站立着。

    随后又消失。

    B市,张果果正在给小棉花洗澡。

    “小鸭子,嘎嘎嘎,它说小棉花你好吗?”张果果手里正拿着一个小鸭子,用鸭嘴对着小棉花的小肉脸,点点的。

    小棉花坐在澡盆里,笑嘻嘻的,想要拿过来。

    “先生~”

    母女俩正在玩闹着,洵突然出现在了。

    “洵?”张果果给小棉花包了一张毯子,让她不着凉,嘴里还不忘和洵说话。

    “是。”洵静静的站立着,他正在烦恼,不知道该怎么说事情。

    那个坟墓,是他们私下给她设立的,她自己肯定是不知道。

    可是,现在却被挖掘了出来。

    如果不说的话,张果果也会从其它途径知道,尤其是那甬道两边的壁画。

    公主一看,就知道,那画里面的主人公是她。

    到时候更是不好解释。

    洵很是犹豫,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张果果说。

    难道说,公主,您死了,我们给您设了一个很大的坟墓嘛?

    难道说,那坟墓还是太一国那边出的钱吗?

    洵想到这里,心里就特别难受,恨不得把太一国那个人咬死。

    公主的坟他都敢沾染,还威胁他们。

    “洵?”张果果给小棉花穿好了衣服,看到洵那变幻莫测的脸色,心里就一阵好笑。

    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明明是个鬼差了,脸上应该不会有那么多变化了,可是他偏偏却会。

    洵眼色很是复杂的看了看张果果,很委屈的叫了一声,“公主。”

    “停!”张果果抱起了小棉花,“我说过了,这个称呼不要再说了。”

    那已经是前尘,和现在却是没有什么瓜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