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透视医尊(都市妙手医尊)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流氓
    吉川富郎突然后悔了,急忙改口道:“这位先生,我不杀你了。”

    “我也不会叫我父亲派人杀你。”

    “我保证,真的不会。”

    “请你放过我,只要你放过我,你就是我的大恩人。”

    “我会报答你的。”吉川富郎恨不得给刘乐下跪。

    只是他被点中了穴道,想跪都跪不下去。

    “我信不过你,还是杀了你吧!”刘乐把龙魂刀,抵在吉川富郎脖颈上。

    吉川富郎惊恐万分,直接吓哭了:“这位先生,你别冲动。”

    “你听我给你分析分析,我的家族在日本极为显赫,我要是死在这里,不但你会死,连陆家都会跟着一起陪葬,我父亲一定会亲自带人杀过来的。”

    “我父亲可是神境武者,实力无比强大。”

    “哦,我等着你的父亲。”

    刘乐杀意骤起:“他要是不敢来,我就杀到日本去。”

    就在这时,悠悠清醒过来的陆政通,突然跑了过来,哀求道:“刘院长,不要冲动,吉川富郎不能死,总统先生明天就要亲自接见他,他不能死……”

    刘乐扫了陆政通一眼:“你以为我会听你的?”

    “求求你了,不要杀他……”陆政通直接给刘乐跪下了。

    刘乐一阵皱眉,想不到陆政通会跪下帮吉川富郎求情。

    这把陆永清气得身体哆嗦,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家门不幸啊!”

    “陆家子孙,怎么会有这么没有骨头的人?”

    “你老婆被他睡了,你竟然还为他求情?”

    “我们陆家怎么会有你这种卑鄙无耻的东西?”

    陆永清颤颤巍巍的走过来,一巴掌拍过去,再次把陆政通拍飞了。

    这一次,陆永清没有再手下留情,直接把陆政通拍得晕死过去。

    然后,不等刘乐动手,他就一巴掌拍在吉川富郎脑袋上。

    吉川富郎连一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已经脑花四溅,惨死当场。

    “倭寇,正是我华夏之患,见一个,老夫就要杀一个。”他痛恨道。

    只到这时,陆政修才敢抬起头来,他张望一眼,顿时爬了起来。

    “祖爷爷,杀得好,杀得棒。”

    “祖爷爷,我好崇拜你。”他使劲拍起了马屁。

    还以为日本人,全都是陆永清杀的呢。

    “还有这个贱女人,也该死。”陆永清看向唐姗,浑浊老眼里,涌动着杀意。

    “对,她真的该死。”

    陆政修也是咬牙切齿,无比痛恨道:“竟然勾引日本人,真是个贱货。”

    “祖爷爷,饶命,祖爷爷,我也是迫不得已……”唐姗急忙哀求起来。

    然而,不等唐姗说完,陆永清已经一巴掌拍过去。

    灵气手掌,直接把唐姗拍进了泥土里,和泥土一样,全都变得稀巴烂。

    唐姗,死。

    死后连一块完整的骨头都找不到。

    最后,陆永清看向陆俊淳:“还有你,也该死。”

    陆俊淳直接跪了下来:“祖爷爷,饶命啊,我说,我什么都说;我把陆政通和日本人串通一起,为日本人提供情报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们……”

    陆永清犹豫了片刻,最终收起已经举起来的手掌。

    “说。”他也想知道,陆家现在所面临的困境,他想挽救陆家。

    结果,听着听着,他就忍不住了,还是一巴掌把陆俊淳拍死了。

    因为陆俊淳所说的这些事情,足够陆家毁灭一百次了。

    竟然把华夏情报卖给日本人。

    这是叛国啊!

    竟然杀害华夏守护武者,还把他们的尸体拿去喂沙鱼。

    这是目无法纪,残害同胞,祸害国家啊!

    竟然把华夏稀有资源白送给日本,还为日本间谍提供庇护和方便……

    这一条一条的罪状,连陆永清都害怕了。

    “造孽啊,真是造孽,陆家完了,谁也救不了了……”

    连陆政修都绝望了,他也想不到,陆政通竟然能干出卖国求荣的勾当。

    他气愤的走过去,对着晕厥的陆政通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只到把陆政通打醒过来,他才吼问道:“爷爷是怎么死的?”

    “说,爷爷是怎么死的?”

    “你不说,我就打死你……我打死你……”

    “是,中毒死的。”陆政通眼看吉川富郎已经死了,吉川富郎身边的灵境巅峰武者也已经死掉,他知道陆家已经彻底完蛋了,于是,也就不再隐瞒了。

    “为什么会中毒死亡?”陆政通追问道。

    “是盟神会的人,他不听盟神会的话,盟神会的人就把他毒死了。”陆政通也痛恨日本盟神会,可是,他又没有办法;不听话,就会死,他怕死。

    “还有背叛陆家的事情是谁做的?”陆政修又问道。

    “也是盟神会,都是盟神会的武者干的。”陆政通泪流满脸道。

    “为什么要陷害我?”陆政修捡起一把长脸,指住陆政通的脖子。

    陆政通急忙解释:“因为你拒绝与他们合作,他们就控制了我,命我杀掉你。”

    “我要是不杀你,他们就会杀我。”

    “是我想尽办法,把你赶出了陆家,这才保了你一命。”

    “陆政修,我亲爱的弟弟,你不会知道,要不是我,你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陆政通悲痛万分道:“你也不用感谢我,我不值得你感谢。”

    “感谢你,你还想让我感谢你?我恨不得杀了你。”陆政修怒吼。

    “还有嫂子,为什么会睡到我的房间里?难道也是盟神会的人逼的?”

    陆政通摇头:“这个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此时,唐姗已经死去,这个问题或许永远都不会有答案了。

    “灵石呢?”

    “把灵石还给我,这是我答应要送给刘院长的东西。”陆政修命令道。

    “被盟神会的人抢走了。”陆政通悔恨道,“十年前就被抢走了。”

    “盟神会,又是盟神,可恶的盟神会……”

    陆政修举起长剑,跑到吉川富郎的尸体前,一剑又一剑的刺过去。

    直到刺得满头大汗,他这才停下来。

    无力的丢下大刀,他直接跪在了地上。

    抬头,他对着满天星辰喊道:“王丽,你看到了吗?”

    “你错怪了我。”

    “我没有非礼嫂子,没有背叛陆家,更是没有害死爷爷。”

    “我是冤枉的,我是被人陷害的……”

    喊着喊着,陆政修就哭了,哭得泪流满脸,撕心裂肺。

    要不是盟神会,要不是那次的拒绝,他还是陆家的公子,还和心爱的老婆在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那会是多少美好啊!

    陆政通爬到陆永清面前,满是悲痛的说道:“祖爷爷,你杀了我吧!”

    “我做了许多对不起陆家的事情,你帮陆家清理门户吧!”

    陆永清缓慢的抬起手掌。

    他看了看手掌,又看了看陆政通。

    看了看陆政通,又看了看手掌。

    最终,他无力的把手掌放了下来:“杀一个人很简单,只要一巴掌就够了;可是,要想消除他的罪恶,却很难。”

    “所以,我不能杀你。”

    陆政通感动得哭了:“谢谢祖爷爷,祖爷爷,您对我真好。”

    陆永清又道:“我要把你交给国家,让国家审判你。”

    听了这话,陆政通瞬间石化。

    特么的,这比杀了他还要可怕。

    “不要啊!”他大声哀求。

    陆永不表不为所动:“我们陆家必须要给祖国母亲一个交待。”

    陆政通眼看没有商量的余地,就突然捡起一把大刀,猛地砍向陆永清:“你个老不死的,为什么要逼我……”

    碰。

    陆永清一巴掌拍过去,不但把大刀拍断了,也把陆政通拍飞了。

    “我说了,我不杀你,我要把你交给国家审判。”

    “我们老陆家,已经对不起祖国母亲了,我不能一错再错……”

    陆政通惊恐的喊道:“杀了我,祖爷爷,求求你,杀了我吧!”

    他宁愿死掉,也不愿意被审判。

    “我不会对陆家子孙下手。”陆永清有自己的底线。

    不杀族人,正是他的底线之一。

    陆政通想自杀,可是他伤得太重了,连手臂都抬不起来。

    在他悔恨而又害怕的想要一头撞死之时,陆永清已经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向陆政修。

    他抚摸陆政修的脑袋,露出温和的笑容:“我们陆家,唯有你能担当大任了。”

    “今后,你就是陆家的家主,希望你带领陆家,东山再起,走向辉煌。”

    然而,陆政修的心里,想的却全是老婆王丽和儿子陆虎。

    只要王丽和陆虎能回到他的身边,比什么都好。

    “祖爷爷,我,我是普通人,我没有修炼过,我不是武者,我恐怕做不了家主。”

    “没事,我会帮助你。”

    …………

    此时,刘乐已经来到陆家的密室之中。

    这里还有六位黑衣保镖,正在对那位女武者进行严刑拷问。

    唰,唰,唰……

    皮鞭不停的抽打在女武者身上,女武者早已经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还好她的灵力护住了身体要害之处,要不然早都死掉了。

    刘乐突然冲进来,没有给这些保镖反应的时候,就直接把他们打倒。

    他看到,女子全身都是鞭痕,鲜血流趟一地,已经奄奄一息。

    要不是看到她快要死了,刘乐也不会第一时间赶过来。

    他肯定要先去寻找到灵石。

    他知道,这位年轻的女子是守护武者,是卧底。

    在陆政通和日本勾结的情况下,既然来陆家卧底,就肯定是正派武者。

    而且,这位女武者,还曾经大方的送给他一粒回春药。

    所以刘乐决定救她。

    剪断绳索,刘乐轻轻的把她放了下来,让她平躺在墙边的沙发上。

    然后取出银针,开始为她针灸。

    随着刘乐把真气渡入女子体内,女子身上的伤口迅速止血。

    很快愈合,并且结成伤疤。

    然后伤疤脱落,恢复白嫩红润的肌肤,变得完好无损。

    没多久,一位绝色美女出现在刘乐面前,肤色带着淡淡的红,很迷人。

    身上的衣裙因为破烂不堪,几乎遮掩不住她那具诱人惹火的身体。

    也因为衣不蔽体,更为她增添几分楚楚动人的韵味。

    让刘乐心中,不由得生起无限怜惜之情。

    刘乐目不转睛的打量她,觉得她红得特别,红得另类,也红得诡异。

    这种红,似乎并不是地球上的肤色。

    因为地球上有黑种人,白种人和黄种人,还真的没有红种人。

    这奇特少见的红颜色,再加上那张绝对的脸蛋和恰到好处的五官,以及完美至极的s型身段,都让刘乐觉得不可思议。

    让他不由得暗暗的问自己:‘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人?’

    就在刘乐收起银针后,对着这具身体充满幻想之时,女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深邃,明亮,仿佛一潭春水,还正倒映着整个夜空。

    “流氓。”她翻身而起,第一句话,竟然是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