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人之埋葬者 > 第七十九章:一切都是谎言
    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帕姆戏谑地说道。

    “想好了么……”

    “帕,帕姆先生,我知道的已经全说了,真的。”

    戏精,这是个戏精。帕姆除了能想到这个词来形容基克·菲尔德之外,看着他战战兢兢样子,实在是想不出别的词了。

    “谁派你来的?”

    “我是从地下网站上接的任务,并不是谁派我来的。”

    基克·菲尔德低着头,一口咬定是从网站上接到的任务。

    “哦!是吗?”

    “我有一种一直想要尝试的刑罚,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或许是个很好的试验对象。”

    “克罗儿,去找一大桶水银过来。”

    帕姆头也不转叫了下克罗儿,然后,吩咐他去找一大桶水银回来。

    “好的,团长。”

    克罗儿说完就出去找水银去了。

    “我这种刑罚的方法是把人埋在土地里,然后只露出一颗脑袋,再在头顶上,用小刀割个十字,最后把头皮拉开以后,向里面灌进去大量的水银。”

    帕姆散发着恶念气场,用很低沉的语气基克·菲尔德的面前自言自语地说到,而基克·菲尔德则是被帕姆的话吓得一脸苍白,哆哆嗦嗦地一言不发,只是眼里的恐惧感,出卖了他内心的不安。

    “由于水银密度是很大的,到时候就会把人的肌肉和皮肤直接侵蚀般撕扯开,而土里的人就会因为剧痛,而不得不不停地扭动身体,却又无法挣脱出来,就会导致身体会从头顶上“光溜溜”地爬出来,最后只剩下一张皮留在土里,这种刑罚叫剥皮,也称为活剥。”

    帕姆说完之后,基克·菲尔德已经被吓得面无血色,整个人已经被吓得摇摇欲坠,强撑着自身不会倒下。

    别说将会成为主角的基克·菲尔德的感受了,就是正在旁边听着的强森和塞西斯都是一脸惊恐地看着帕姆。

    “我们再等等吧,你可以坐下来休息会,或者你可以打个电话。”

    帕姆说完就不管站在那里的基克·菲尔德了,对着塞西斯问道。

    “今天晚上准备好了吗?”

    “当然,今晚我会重新夺会属于我的楼主之位。”

    塞西斯一脸自信,洋洋得意地回答到。自己知道自家事,从今天早上,塞西斯把自己的身体状态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之后,他才知道,这几天的极限修炼,实力的提升有多大。

    “那就好!”

    帕姆三个对站在一边的基克·菲尔德视若无睹地闲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克罗儿,拿着一大桶的水银从外面提了进来,基克·菲尔德看到之后,直接被吓到崩溃,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脸惊恐地对帕姆说道。

    “我没有办法说出来。”

    已经吓得崩溃的基克·菲尔德,说出了一句会让普通人莫名其妙的话,但是在场的都是念能力者,当然听懂了他的意思,基克·菲尔德的身上,被下了念能力的制约。

    “我问你答,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不能回答的,你就摇头。”

    看到基克·菲尔德终于开口了,帕姆便开口说道。

    “可,可以。”

    基克·菲尔基惊一副恐未定地回答到。

    “派你来的是不是揍敌客家族?”

    “不是。”

    帕姆这一问,强森就是一惊,向着帕姆说道。

    “帕……”

    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帕姆挥了挥手打断了,帕姆已经想到强森想要说什么了,毕竟在流星街中,揍敌客家族是可以在那里直接招募人员的几个势力之一,权势威名,在强森的心中是有一定的地位的。

    而塞西斯和克罗儿也是有些意外地看向帕姆。

    “是不是天空竞技场中的势力。”

    基克·菲尔德摇了摇头,也就是说,派他过来的是活跃于天空竞技场的势力,而在天空竞技场的势力,为的只有那几样东西,名声与财富,还有权势。

    “是因为财?”

    基克·菲尔德再次摇了摇头。

    帕姆问到这里,就已经不用问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他想要的,基克·菲尔德所属的势力,绝对是属于天空竞技场里的外围赌博势力之一,而能在天空竞技场两百层以上有影响力的势力,一共只有四个。

    帕姆看到基克·菲尔德的反应之后,身上直接缠绕上了一层念,然后,把生命精华玉葫芦具现化了出来,对着他说道。

    “我手中的这个是生命精华玉葫芦,它可以抽取自愿进入其中的生命体的所有生命力,只要你从其中活着走出来,我就放过你,放任你离去,而且,运气好的话,你身上的东西,也会被消除掉。”

    帕姆除了前面说的是真的,至于后面的却都是一派胡言,混淆视听,但是却是给了基克·菲尔德一个希望,特别是最后一句,直接击中了他心中最脆弱的弱点。

    “你是除念师。”

    基克·菲尔德有些怀疑地问道。他明白除念师的稀有性。

    见面帕姆并没有回答,又开口问道。

    “为什么?”

    这次帕姆倒是爽快地应道。

    “因为我看上了你的能力。”

    帕姆的这回答,却不仅仅让基克·菲尔德联想非非,他可是知道帕姆是拥有不止一种念能力的,认为帕姆能有多种的念能力,都是由此而来。就连塞西斯和克罗儿也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但是帕姆的这句话本身的意思却是,帕姆想让他为自己效命,但是在场的几个人都想歪了。

    “你进入了其中之后,我对它是不可控制的,一切都是它自己运作,至于其中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为了消除基克的顾忌,帕姆又多嘴说了一句,有句话不是说么,当你说一个谎的时候,你要用无数个谎言去为圆下去。

    “我好像没的选择,对吗?”

    基克菲尔德一副认命了的模样说道。帕姆也是直接把玉葫芦的塞子拔开了,葫芦口对准了基克·菲尔德。

    生命精华玉葫芦突然般,对基克·菲尔德发出一股吸引力,直接将他吸入了玉葫芦中,帕姆再把塞子塞了回去,一切尘埃落定。

    “团长,这就是你的念能力吗?”

    克罗儿一脸好奇地问道。

    而帕姆则是看了看克罗儿,微笑着说到。

    “你猜。”

    被吸入了葫芦里的基克·菲尔德最后的念头则是,“他说的一切都是谎言的”,便整个人晕迷了过去,身上不断被抽取出体内的生命力,身体正在快速地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