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界河之祖 > 第896章小独角兽的母亲
    也正是因为在独角兽的里面,导致于这了水蔓青蛇忌惮,却也不敢去冒犯它。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毕竟,领域之主什么的,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闯到自己的地方去了。

    这一点那上,也是很多灵兽都明白的地方,所以一般除了十分交好的才会让它进入自己的地方去玩一玩。

    但如果不好,就好比现在的独角兽和水蔓青蛇,就差点没有打起来,但是各自都好像是有什么理由一样。

    独角兽因为在这里,知道的东西也比较多,而水蔓青蛇则是不甘心的离开了。

    杨煌眼里闪过一丝流光,飞快的消失不见。

    他自己也不清楚接再来会到去哪里,但唯一不见的就是草药而已,只有拿到了草药,他的小伙伴们就可以得救了。

    想到那些吸血虫子一案,他就有些头疼,没有方向,没有其它的证据了。

    他更担心会在他们没有回来的时候,他们自己就先嗝屁了!

    毫无形象的话,但她就是有着脑子的事情越来越多,就好像已经失去了一种天真的热闹性子。

    绿柳现在的脑子很清晰,看见这一种蛇就觉得恶心吧啦的!

    哪里还会去理解其它的事情呀!

    即便想要去理解,那也是没有用的。

    秦绮这人虽然身体很虚弱,但是他也是一个要活下去的人。

    要是谁想要他的命,不把他折腾个死,还怎么对得起自己吗?

    他们出来的不算久,但也绝对不是很少日子了,途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将草药摘取回来,以泛白救治好他们。

    “好了,它已经走了,那么,现在可以陪我玩一场猜字谜吗?”独角兽的心情很明显的就好了,而且还很欢喜的模样。

    使得刚刚才离去,又不知道水蔓青蛇在时候又来报复一场的事情,当真是让三人有些头疼跑起来。

    倒是扬煌的眼里流过一丝暗沉的流光,向独角兽说道“我们已经陪你玩了,但是我们能够得少什么呢?”

    独角兽顿时愣住了,思考了一

    下,想想也觉得是挺对的,有些肉疼的告诉他们自己的多上有着一颗极品血灵芝,可以补血补气不伤势等等。

    而且,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准就是直接进入到修为破升了。

    杨煌这时候才眉开眼笑,连忙说“好啊好啊,不过,一颗血灵芝有点少唉!”

    绿柳看着他这一副很遗憾的表情,最快一抽,在心中暗自腹诽一句他是狐狸养大的吧?

    到最后也没见得哪里黑了,怎么这时候这么的会坑人了?

    不对,是坑兽!

    和她有着同一种吐槽想法的还有秦绮,他也想不到,他坑兽也可以坑的光明正大呀!

    独角兽心里在割血,可它的东西的确是没有一样是不好用的,没有一样是个废物的!

    除了刚刚那朵很漂亮的血灵芝,但这东西在独角兽一族里面,只不过一种给孩子玩的东西罢了。

    可以让她想吃看吃,想喝就喝,没有一点的其它意思。

    杨煌好像很明白独角兽一族有着一种明为自然的亲切之力,以及可以帮忙找点东西,还有,独角兽还拥有着治愈之力。

    可以帮助人去除灾厄,但这也要看他们都是用的什么方式去帮助了。

    有光明独角兽的存在,自然也会有黑暗独角兽的存在,它到如今也的确是一点也不想去外面,而且,这个破地方天自己也出不去呀!

    在心里直接塞了起来,一直到如今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心思很好的人,绿柳这么想着。

    她的手里拿着一个小铃铛,脸上的笑意又多又美,直接倒映入她的眼帘里面。

    一时之间,得意忘形的笑容串入他们的眼底,不禁嘴角一抽。

    “绿柳,你,不会又做了什么事情吧?”杨煌直接一拍自己的额头。

    他自己倒是忘记了,这绿柳也不是一个听话的好货!

    暗骂了几声,却得到了对方无意间告诉之话。

    差点没上前去吧绿柳给打一下,自己去把铃铛系到了一条蛇尾巴上。

    呵呵呵,杨煌

    不得不想说“那蛇该是有多风骚?”

    在心里面为她的家人们,是能出气的那会儿她绝对不会掩藏的,可是刚刚……

    杨煌和秦绮都从对方的眼里感受到了无奈,以及这怎么也摆脱不开的绿柳,最后就只能在路上宠着了。

    作为杨煌口中的小杨煌,也就是一条蛇,不是传说,但是它就是原著呀!

    那么这也是会尊重五画动漫,风景也更是好看。

    让他唯一觉得最搞笑的就是,一条很风骚的蛇此时在一条河边,一条尾巴翘到水里面,可是水里面什么也没有。

    “好了,都不许许哭!”因为这是真哭了,水蔓青蛇觉得自己要完,尾巴上挂了一个铃铛,还是一个怎么也丢不下去的。

    就只是一件小事情却让它心里和面色就是你死亡时的感觉。

    它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四不像,看看这都是什么呀?

    一条蛇的尾巴上系铃铛,要是它知道这是谁了做的,它非得要把那个人劈死不可。

    但是关键是它现在不知道是谁啊,往尾巴上嗅嗅,结果却是一堆难闻的气味。

    它““……””

    气得直接直接一个蛇身子直接翻滚到水里面去,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尾巴上的铃铛就是摘不下来。

    “靠!这到底是谁弄的,我不吃死你老子和你一个姓!”它直接泪奔的看着自己的尾巴,好想剁了!

    回到在杨煌的身边,几人和独角兽在一起时,已经沉默了下来。

    “这么说来,它还在,对吗?”独角兽这时候潸然泪下,不过一会儿的时间里,他们混熟悉了起来,杨煌这才将以前的遇到过一些事情告诉它。

    因为他怀疑那只小独角兽就是这只独角兽的孩子,毕竟,容颜相似还有那说出来的故事经历,都那么的相似。

    简直就是一个高印版本,何况,故事里面的重复性都太高了。

    这便让他产生了怀疑,如今在脑海里面翻转,总觉得它得要和其它的宝宝一样,知道自己的母亲。

    界河之祖

    界河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