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界河之祖 > 第749章 停战
    杨煌心一呆,略微有些佩服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要不是他通过鸣人已经得知了他的底线,不然还真会被他恶心高傲的样子所欺骗。

    “哼,当初你说收我为徒的时候,可是丝毫没有提报酬的事情,现在你让我见识了威力之后,又要坐地起价,真是卑鄙无耻,我杨煌不屑与你同流合污,告辞!”

    说完,他大步的向着山下走去。

    蛤蟆仙人神色一滞,赶紧挡在杨煌的身前,“你这是说什么呢,如果你非要这么形容的话,可真误会我了。”

    看着他满脸心虚的表情,杨煌心腹诽一声,“哼,我信了你的话才怪,不过现在还不能跟这个老家伙翻脸,毕竟自己刚才态度那么强硬,也不过是在故作姿态罢了。”

    想到这里,他虎着一张脸转头对蛤蟆仙人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不能剥削我的财物,毕竟我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身没有多少钱了。”

    蛤蟆仙人苦笑不已,凭它这种活了千年的老怪,哪里还能不明白他心所想,“一定是村子里的那帮小畜生经常在说我的坏话是不是,好了,你不要翻白眼儿了,我知道我对待他们很刻薄……”

    听着老村长的喋喋不休,杨煌真想找点棉花把耳朵堵起来,至于蛤蟆仙人跟他说的,他完全的不在乎好吗?因为无论两方谁沾光,都跟他没有关系,现在他最想做到的是,自己不受削剥可以,不过这个世界貌似没有棉花,用来堵耳朵的话,应该实现不了。”

    当杨煌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发现蛤蟆仙人正满脸愤怒的看着他,“臭小子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儿,我可是对你说了好多推心置腹的话,你竟然敢走神儿,简直不把我蛤蟆大仙放在眼,这要是普通村民,早被我处置了。”

    大蛤蟆仙人说完,冲冲离开。

    杨煌则漫不经心的行走在绿荫小道。

    让他觉得头疼的是,刚才大蛤蟆仙人离开的速度也太快了。

    他的匆匆离开似乎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可是在自己的心底里似乎还有一个疑问,到底是什么呢?

    杨煌

    这么一想,一时间觉得头又开始痛了起来。

    杨煌想着自己之前心底里的疑问,感觉这个疑问越来越模糊了,按理来说,他根本不可能忘记才对。

    这个疑问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杨煌静下心,停下了脚步。

    靠在树干了好一会儿这才想起来藏在自己内心深处最大的疑问。

    这个疑问是为什么鸣人的查克拉可以唤醒自己那曾经被封印的力量呢?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竟然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哎,自己又该找谁来解开这个疑问呢。

    自从和鸣人过招之后,他一直疑问着这个问题,并且想要找到答案。

    自己体内的力量是被封印了有一段时间的,可是在他想要寻找九尾的过程。

    机缘巧合之下,被鸣人的查克拉唤醒了一点点被封印的力量,而现在自己又该怎么做呢?

    杨煌认为要是自己直接了当的去问鸣人这是怎么一回事,鸣人一定也不知道的,因为连自己也不知道,鸣人又怎么会清楚呢。

    难道自己当真要解不开这个谜底了吗?

    要是真的能知道这背后的原因的话,那距离自己完全解开封印的日子不再是遥遥无期了。

    想到这一点,杨煌又重新打起精神来,眨眼间变得精神抖擞了,现在气势昂扬的他正准备踏寻找查克拉和封印力量的关系之路。

    只要解开了这个谜底,可能什么也难不倒他杨煌了。

    可是杨煌又想到现在自己只有一己之力,也只能暂时先靠自己的力量了。

    所以现在自己还是再仔细好好的想一想当时的过程,自己再认真的把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重新再捋一捋。

    尽管杨煌已经反反复复的思考过很多遍了。

    不过杨煌始终是相信天无绝人之路的,因此,他决定实在是想不明白的情况下,去求助他人的帮助。

    他想到了刚才匆匆离去的大蛤蟆仙人,脑海竟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那是大蛤蟆仙人是不是早知道自己

    可能会去找他解答,所以这才早早的离开了。

    大蛤蟆仙人这么做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或许是因为他不想让天机泄露也说不定呢。

    这个秘密又关系到自身被封印的强大力量,果然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看来,自己是非去找大蛤蟆仙人解答不可了。

    在这之前,杨煌还是认为自己得先思考一番,否则自己也太没用了吧,区区一个解开封印的方法都不能找到吗。

    他杨煌可不是只会游山玩水的,聪明的头脑也是一大优点。

    穿过这一排排灌木丛,杨煌低着头便没了心思注意前方的大路。

    走着走着撞到了树干,杨煌闷哼了一声,没有埋怨什么,继续在意着他的疑问,不知不觉他闪身进了另一片森林里。

    当时,自己是受了鸣人的一击,说起来,那一击也十分的突然,令杨煌猝不及防。

    不过,大概也只有那一次,感到封印被唤醒的程度更为明显,唤醒的力量也是最强大的一次了,可是现在那种力量似有若无的。

    说有没有,说没有又好像还蕴藏在某个地方,也许,是没有安全解开封印吧。

    叹了一口气,也不清楚封印被解开的那一天是哪一天?

    这样没有解开封印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杨煌感到脑筋有些不够用了,理来理去认为越来越晕,整个过程似乎都是那么顺其自然找不到突破点。

    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吗?不对,一定有什么办法能转瞬间解封完毕的。

    森林里似乎都是荒无人烟的地方,杨煌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他没有多想。

    选择了一个拐弯口继续前进着,可是似乎越来越不对劲了,这片景色和刚来这时候的景色完全不一致啊。

    杨煌纳闷的搔了搔头,停下了脚步,打断了思考。

    杨煌来到了一个清澈见底的小溪旁,他俯下身蹲在了河沿边,把手慢慢地伸进水里。

    感到了刺骨的冰凉,便急忙收回了手,可是走了这么久实在是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