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界河之祖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最强剑修
    人生有的时候就是一种赌博,有的人愿意不顾一切的去赌,而有的人则更加的谨慎。毕竟中国是提倡中庸之道的,普通人的一生就是一种自力更生的满足感。

    杨煌在经历了透明圆球的巨变之后,简直是心惊胆战,他很害怕未来会出现什么变故。因为前有杨通仙的例子摆在眼前,当年的杨煌就是因为太过自傲,太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是得天独厚的,气运滔天,最后发现一切的机缘一切的机遇都是一场阴谋。

    他不想让历史重演,所以他选择了不信任,选择了不相信任何生灵以及任何事情。

    他只相信自己。

    这时候,那侵袭脑海庭院并且将他的修为活生生提高到道境大圆满的气息,让他产生太多不安的理由。

    不过他却要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这股气息根本就不是他可以抗衡的,他能够感觉的出来,他的生命境界远远没有达到那股气息的等级。

    既然无法改变,那么也只能够默然的接受了。

    轰!

    片刻之后,透明圆球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甚至产生了一个巨大的旋涡,让整片天魔之海都有了反应。

    而在旋涡中心位置的杨煌却毫发无伤。

    要知道,现在的他可是道境巅峰的修士,可以说整个通仙之路中,除了那拥有无上地位的试炼者联盟首领之外,再也没有人可以与他想匹敌。

    面对这样的爆炸力度,他可以轻而易举的防守,不可能被爆炸的威力波及。

    就在爆炸发生之际,让杨煌意想不到,或者又在预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一颗血红色的石头从爆炸核心之中飞射而出,直接飞进了他的脑海庭院之中,并且与之前的几颗血红色石头汇聚在一起,悬浮在脑海庭院的上空。

    在爆炸结束之后,杨煌身体直接消失,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天魔之海表面之上。

    这时候,两股恐怖的气息突然降临,让他眉头微微一皱。

    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两大生灵,其中一个正是之前落荒而逃的血河祖师,而另一名,则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

    他虽然是人类的形态,但是却显得过于苍老,他的脸上无处没有皱纹,五官全部下垂,连牙齿都掉的精光,他留着一直衍生到肚子上的白须,还有一头银白色的长发。

    这个老人身穿着镶嵌着金边的黑色道袍,手中握着的长剑证明了他的身份,剑修。

    杨煌能够感觉得出对方的修为实际上与自己相差无几,而在通仙之路中,能够拥有这样修为的生灵其实并不多,试炼者联盟的首领就是其中之一。

    很显然,眼前的老人正是试炼者联盟的首领之一。

    试炼者联盟,并不是只有一位首领,而是三名,他们每一名都拥有着冠绝通仙之路的修为,道境大圆满。

    杨煌看着眼前的老人,在脑海之中不断的回想。他之前也了解过试炼者联盟,他知道三大首领的描述。

    这不算什么秘密,因为试炼者联盟作为通仙之路最大的能力者组织,其首领实在是太过出名了。

    其中一名,名叫郑一龙的首领,他是三大首领之中最为特殊的,因为他是一名剑修。

    能够以剑修达到道境大圆满,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他可以算是通仙之路中,所有剑修的一个榜样。

    “你便是杨煌?本尊……听说过你。”郑一龙淡淡的开口,他手中的剑其实并未出鞘,剑鞘将剑包裹的严严实实。

    杨煌听得出对方口中的轻蔑之意,但是他并不在意,因为这个世间,往往示弱的一方能够占据主动权。

    就好像你在一个聚会之上,表示出种种极限都显示自己很穷,这时候当然会有人看轻你,但是同样也会有人对你持有同情的态度,也会对你施加一些帮助,在一些事情上他们会秉持着维护弱者这一不知何时出现的原则,站在弱者身后,成为他们最坚强的后盾。

    这种事情,叫做人道保护主意。

    这在世界之上随处可见,毕竟秩序的出现,就是在间接的维护弱者的权益。

    杨煌从裤袋之中掏出香烟,欣然的点上一根抽了一大口,吐出一道浓浓的金色烟雾,然后才轻笑着审视眼前这名通仙之路的传奇。

    “你的眼神,让本尊觉得恶心!”郑一龙直勾勾得看着杨煌,他已经在来的路上听血河祖师描述过杨煌的情况,所以他坚信杨煌的修为,只是道境中期。

    不过他也知道,杨煌此人手段异常诡异,更是奇迹般的修炼了天下第一奇功。说起,其实也是郑一龙一生的遗憾。

    在他修炼的初期,其实有幸得到了这门功法,可最终却无疾而终。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他体内不蕴含先天之力,也没有办法贮存先天之力,所以就算他得到了也根本就没有办法修炼成功。

    而且当年的他资质实在太差,修炼也难有进展,最终只能够转而练剑。

    好在,他在剑道修炼之上天赋惊人,只用了十万年便达到了道境修为,现在的他也好不容易成为道境大圆满的修士,但是他的实力却远远不止于此。

    剑修最大的倚仗就是那无与伦比的攻击力,在这样的攻击力加持之下,郑一龙已经成为了通仙之路中最恐怖的生灵,很少有修士能在他的手中走过一招。

    甚至,在几千年前,他曾亲手杀死一名道境大圆满的通缉犯。

    也是近期在试炼者联盟的通缉榜中排名第二的绝对强者。

    今天,是郑一龙这万年来第二次出手,目标却也是一名天赋秉异的通缉犯。

    他对于杨煌是有些了解的,不因为其它,就为了他修炼了,而且修为居然已经达到了道境。

    仅凭这一点,就足够让郑一龙嫉妒。

    这门功法,是连他都没有办法修炼的法门,可是眼前的年轻男子,他凭什么修炼?

    “告诉本尊,你修炼的心得,本尊可饶你不死!”郑一龙的心中充满自信,他可是试炼者联盟的三大首领之一,修为达到了道境大圆满,并且本身是一名剑修,攻击力无双。

    杨煌就算攻击手段再诡异,也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而他唯一想知道的,就是杨煌为什么可以修炼,这也是他来到此处的目的。

    “那你还是赶紧杀了我算了。”杨煌耸了耸肩膀,同时还抽了一口香烟,神情之中完全没有将郑一龙看在眼中。

    在他看来,毕竟他的分身就是一名剑修,所以他对于剑道的了解太深刻了,他知道剑修的最大弱点。

    不过他也知道,一旦修为达到道境之后,有些弱点就不存在了,哪怕依然存在,也会被弱化到极致,而剑道的极致攻击力却不可能被弱化,只会更加强大。

    这也是郑一龙在通仙之路中生存的资本。

    “真是个嚣张的小辈,不过这倒是也符合你悬赏犯的身份。”郑一龙轻笑着摇头,就像是在看一个正在玩耍的小孩一样。

    郑一龙说话之际,他那并未出鞘的长剑亮了亮,一道无形的剑意直奔杨煌而去。

    杨煌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他知道这是对方的试探,但是他却对自己的脑海庭院和先天之力充满信心,他相信哪怕是这世间最尖锐的矛,也无法伤害自己脑域一分一毫。

    剑意并未停留,而是直奔杨煌的眉心,从他的眉心钻进了他的大脑之中。

    郑一龙不止一次用剑意攻击对手的大脑,这一招屡试不爽,因为寻常修士的修炼重点都在丹田位置,有些修士会保护心脏,但是很少有修士会在脑海做文章。

    他却不知道,杨煌就是这样的少数派。

    当剑意进入他的脑海庭院之后,立刻被无数金色丝线包围,几乎是瞬间就被先天之力炼化,成为一丝驳杂的能量,被埋到了脑海庭院的土壤之中。

    外界,郑一龙以为杨煌硬生生承受了他的一道剑意,绝对不堪重负,现在的镇定都是装的,所以他直接出手。

    他手中的长剑爆射出一道过于剧烈的白光,这白光在空气之中组成一道恐怖的白色剑气,一道剑气之中,似乎有千千万万道看不见的剑气,它们一同朝着杨煌猛烈的轰击。

    这道剑气速度并不算太快,这其中还是因为郑一龙太过轻敌,他根本就看不起杨煌这个小辈,认为一剑就可以将对方彻底消灭。

    但是让郑一龙意外,甚至是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他看到杨煌手中似乎是出现了一张符箓,然后符箓化作一道金光消失。

    紧接着他就看见杨煌抬起双手,朝着两边随意的一挥,那白光剑气居然好像感应不到杨煌这个生灵存在一般,在中间裂开了一道口中,而剑气则是穿透了杨煌,继续朝前方冲击而去,也不知道轰在了通仙之路的哪片虚空之中。

    “你身怀重宝吗?”郑一龙眉头紧皱,疑惑的开口,他不得不这样怀疑,因为杨煌的修为明明是道境中期,他哪怕是随意发出的一道剑气,应该也足以让他丧命才对。

    杨煌并不应答,他只是闭上双目,而下一刻,郑一龙只感觉到背后一凉,因为一股和他同本同源的气息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郑一龙的神识一扫,居然发现了一个与杨煌一模一样的身影,只不过这身影手中握着一柄漆黑如墨的长剑,而且这个杨煌看起来更加冷漠。

    这当然是杨煌的分身,当分身到来之后,杨煌本尊直接施展隐身术,隐匿在空间之中。

    他在看到郑一龙是一名剑修之后,其实就已经决定以分身来对抗。

    分身在地府中修炼了这么长时间,再加上先天紫气的不断灌输,早就将大破灭我自不朽之身巩固,并且在之前那股不知名的气息作用之下,突飞猛进得达到了大破灭我自不朽之身中期。

    他现在的肉身,也可以成为不朽之身第一重。

    杨煌达到第一重不朽之身中期以后,实际上已经拥有了不弱于任何道境大圆满的实力,再加上他的剑道修为,完全可以与眼前的郑一龙一战。

    “原来如此,看来你是有一个实力超越本尊的分身。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你的结果依然不会改变,因为你是绝对不可能战胜我的啊!”郑一龙语气嚣张,一句话之下他的全身都升腾起了大量蒸汽,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

    紧接着,他发出一声暴喝,这些蒸汽全部像是被固化了一样,变得笔直,并且分化成为一道道无比锋利的剑。

    这些由蒸汽组成的气息每一道都拥有着郑一龙的一丝剑意,蕴含着可以摧毁一切的破坏力。

    杨煌却只是紧握手中的黑神剑,表情清冷的站在原地,似乎完全不害怕一样,他发现郑一龙还是太过于看清自己,这些蕴含剑意的蒸汽强度实在太弱,哪怕他站在原地被正面攻击,也不可能伤害到他的肉身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