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界河之祖 > 第1299章 示威
    听到劲风从背后呼啸而来,黑衣人下意识地回过头来,见到杨煌已经扑到,他只得一咬牙,猛地爪上力道一吐,把时铭从台上震飞出去。

    然后,黑衣人一个急转身,双爪向杨煌迎面扣到。

    与此同时,杨煌身后一寒,又一道黑影从台下人群里飞蹿而起,直向杨煌扑到。

    “嗯?高手!”

    杨煌心头一动,喉底冷哼一声,无天神功再度横击而出。

    面前那个黑衣人的双爪堪堪就要抓到杨煌身上了,却在这时候,身子突然一轻,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抓起,狠狠地丢了出去。

    而杨煌则是飞身落下台,一个回头,霹雳火拳连环而出,直打向身后那黑衣人。

    “轰!轰!”

    那黑衣人身在空中,见拳势凶猛,突然凭空顿了下,然后身子一提,竟是从杨煌面前,直直向侧里飞落。

    “砰!”

    擂台因为那人的急促落下,突然间抖了抖。

    杨煌回头往台下望去,见时铭被蓝净依等人扶住,虽然受了点伤,不过看样子并无大碍,这才略感放心。他猛地回过头来,盯着落在侧里的那个黑衣人。

    只见对方身长七尺,年纪在五旬左右,形容清瘦,看起来慈眉善眼的,不过身上却是透着丝丝让人不安的气息。

    “在下连山门门主杨煌!”杨煌心中虽然暗怒,却还是和气地抱抱拳,说道。

    “我知道你是谁。年纪轻轻的,无天神功居然修练到这个份上,了不得,了不得。”那老者上下打量着杨煌片刻,微微一笑道。

    “不知前辈该如何称呼呢?”

    老者又好奇地打量了杨煌一小会儿,才道:“道中宗白虎堂堂主白奇虎。”

    “原来是道中宗里堂主级别的人物驾到!怪不得能躲过我的霹雳火拳。”杨煌心中暗自吃惊,但仍抱着拳,不卑不亢道:“原来是白前辈。今天是我们连山门第一届天道之争比试,未能远迎,有怠慢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好说好说。”白奇虎淡淡道:“我们可不是来做客的,也不是专门来打扰你们雅兴的。只是凑巧我手下这几位执事,见你们长老们争门主争得热闹,就忍不住上台玩玩,还请门主你见谅。”

    他在道中宗里,是仅次于宗主的堂主,但这个口气却是如此慈和,让台下很多人都是如沐春风。

    不过,杨煌却暗生警惕,对方口气如此柔和,身上透出的那寒气却是更浓了,如何让他放心?

    “我们连山门只是个偏远小宗门,在白堂主和各位执事面前比试,简直是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了。”杨煌笑了笑,话锋一转,“不知白堂主亲自驾临我们连山门,有何事指教?”

    “指教不敢。”白奇虎淡淡一笑,眼里却是闪出寒光来:“五天前,我刚斩了手下一位办事不力的香主,他的名字叫做崔建。想必杨门主还记得吧?”

    崔建居然被斩了?杨煌心头一突,沉重地点点头,没有说话。

    而台下的连山门众人,也都是哗然了,没想到这白奇虎看起来一团和气,崔建却被他斩了。

    “血玉对我们道中宗,尤其是宗主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宗主每个月都会亲自过问数量。在你们之前的无天会,和我们合作非常愉快。宗主几次夸赞何无奈三兄弟,因为他们每个月交纳的血玉,都是超额超量。”

    白奇虎看着杨煌,脸上的笑容敛去:“但现在,他们却被你杀了。”

    “白堂主亲自来,是要为何无奈他们三个报仇吗?”杨煌脸上却还挂着笑意。

    白奇虎嘿然一笑:“杨门主误会了!依照我们道中宗素来的做法,我们是不会插手别的宗门的事务的。所以,不管是无天会消灭天武门,还是天武门消灭无天会,或者你们连山门取代无天会,对我们来说都不重要!”

    顿了下,白奇虎的声音慢慢冷了下来:“我们道中宗就关心一个问题,那就是最后谁来为我们掘矿,提供血玉。”

    杨煌点点头:“我已经跟崔建说了,无天会留下的这个事,我们会继续做下去的。”

    “崔建确实这样说没错,但这个月他没有带回应收的血玉。”白奇虎淡淡道。

    杨煌无奈一摊手:“抱歉,我们连山门这个月草创,很多东西还没交接好,等血玉凑够,我一定会亲自送到道中宗去的。”

    “嘿嘿,我能理解杨门主的意思。但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想的话,那我们道中宗每个月都有可能收不够血玉。”白奇虎冷冷道。

    杨煌无奈道:“还请见谅!”

    “我也想原谅你。但我不能因为你们,而开一个不好的头。”白奇虎说着,缓缓地向杨煌走来。

    一股无形的压力,随之向杨煌逼压过来。

    杨煌凛然不动,只是盯着对方:“白堂主是想树一个典型吗?”

    “没错,我必须让人明白,道中宗要求做的事,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拒绝、拖延!”

    白奇虎口中轻描淡写回答着,依旧向杨煌缓缓走来。他的每一步,步伐都不大,似乎是斟酌再三才走。

    但是每往前逼近一小步,逼压到杨煌身上的压力,都是随之增强数成。这种压力太强大了,甚至从高台上往下弥漫。

    杨煌仍是钉子般钉在台上,而台下的围观者,却是扛不住这种压力,纷纷往外退去。

    “嘿嘿,自古英雄出少年,杨门主的修为,当真是让人叹服。可惜,你不该犯下这种显而易见的错误。”

    见杨煌在自己汹涌元劲逼压下,巍然不动,白奇虎脸上不由露出惊讶的神色来。

    而台下的连山门众人,则知道门主遇到强劲的对手了,无不露出不安的神色来。

    “杨煌,你小心点!”这时候,蓝净依的声音从台下飘上来。她一直在盯着台上,此刻终于忍不住了,大声提醒杨煌。

    “没事!”杨煌心头一暖,冲着她笑了笑,然后回头,再次淡然看着白奇虎:“白堂主一定要杀我来警示其他宗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