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暗中属于她的光 > 357 真相3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程碧涵甚至悠闲地架着腿,云淡风轻地看着堂哥:“说吧,想知道点什么?”

    程俊倒是对这人坦荡的态度颇为好奇,微微勾着嘴角:“宋泽一为什么退学,你和尚洁颖为什么被开除?”

    “她为什么退学我怎么可能知道,估计受不了就自己跑了咯。我和尚洁颖被开除不也是因为她?要是这人不把事情闹大,我们两个还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

    程俊已经变得严肃起来,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也早在走进书房前就被他按下录音:“她把什么事闹大了?”

    “我和程碧涵看不惯她很久了,我以为她知道收敛的,结果并没有,还把靳羽嘉当她这条狗的主子呢,走哪儿都跟着,结果离了靳羽嘉就什么都不是。”程碧涵笑着耸肩。“你是没看到当初我拍的那个视频,那刀进她肚子的时候,那是真的刺激。”

    男生已经石化在椅子上。

    她说“那刀进她肚子”……是不是就意味着……他甚至不敢想象那个画面。

    “不过也是,这人明明都那么脏了,还把自己当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小仙女呢?拼命护着衣服,这要是换成别的女生,我估计当时可能还会更刺激。”

    程俊慢慢起身,两眼烧得通红。

    这是他堂妹说出来的话,带着这样的表情、用这样的语气说出来的话。这居然是人说得出口的话,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最后那人也是真的傻,就朝着巷子的另外那个方向跑的,我们也没追上去,就放弃了。你想啊,要是我们跟上去了,结果发现那条路是死路,而那人又正好倒在墙角的话,我们岂不是还得背上责任?当时就想着差不多算了吧,不过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就把她书包当场烧了。然后那天晚上把拍好的视频发给靳羽嘉了,是真的刺激,你要现在再给我这么次机会的话,我还想拍。”

    程俊已经握紧拳头,额头上青筋爆起。

    “想来也觉得那人的手段确实高明,第二天我跟尚洁颖就被叫去校长办公室了,我爸给校长塞礼,校长还嫌弃呢,估计是觉得那礼还不够高级。我们刚从校长办公室出来,扭头就被带去派出所了,问了挺多问题的,最后在那个铁栅栏里待了将近两个星期才出来。出来那天晚上还被人带走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安排的,反正我是觉得不可能那么凑巧,八成是那人找了老相好帮忙吧,就是她校运会那会儿按在草坪上的那个,你肯定记得。”

    话音刚落,笑容还来不及收,脸上就落下个不知道用了多大力气的耳光,直接把她扇得老半天没回过神。

    “程碧涵,我曾经只觉得你不配做个学生,因为你处处针对别人,尤其是女生。现在我觉得你根本不配做人,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人,狗都不如,我婶婶生了你真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忍着翻涌的怒火说要这些,程俊直接出去,几乎是狂奔出家门,还把防盗门甩出声巨响。

    程碧涵依旧坐在书房里,悠闲地晃着腿,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字。

    ——她还真不信程俊知道这些之后能再整出些什么幺蛾子来,真当她过去这几个月都是白活的?从那次事情之后,她已经坚定了,以后也没什么会比那件事情给她带来的痛苦更甚,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好好活着?

    刘思锐刚到家就接到程俊的电话,商量好地址之后,又匆忙跑出家门。听电话那头的语气好像特别不好,还得他也跟着紧张起来。

    ——这是出什么事了?还是已经问到了重点内容?

    只是听着录音里的内容,两个男生就久久地没有说话。震惊之余,脑子里是大片大片的空白,刘思锐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自己听到这些之后的心情。

    愤怒有,恨不得现在去程俊家里把程碧涵倒着埋进土里;震惊有,惊诧于这种年纪的人怎么就能做得出这样的事;心疼有,就算没看到视频,他也能想象到当时的场景,和她脸上的痛苦表情。

    种种心情结合起来,五味杂陈。

    曾经她受过最大的伤害是冯康杰划的那道口子,不深,但足以让她情绪消沉很久很久。那么现在呢……他都不敢想象她当时痛苦的程度。

    程俊打破寂静,声音里多少有些无力:“我不想再查了。”

    再查下去,怕是会翻出更多他在心理上没法接受的事实。

    其实到现在都没想明白,程碧涵到底为什么那么喜欢针对她。

    如果只是初中时期班级排名上的矛盾,那大可不必带到高中来,毕竟实在太过幼稚;如果还有别的什么私人矛盾,那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解决问题,甚至到最后用那样的语气、那样的态度跟他谈起过去给她造成的伤害。

    “停手吧。”刘思锐闷闷地开口。“难怪靳羽嘉不愿跟我说,而且反应那么激烈,我现在也知道大概的原因了。过几天我去找她谈谈吧,就还是要跟她道个歉什么的……”

    程俊只是在兄弟的肩膀上轻轻拍了几下,转身走出奶茶店。

    靳羽嘉按照电话里的约定,准时到达咖啡店,注意到那个早就已经坐在角落里的男生,冷着脸走上前,在他面前坐下。

    “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女生有些不太明白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程俊找他妹妹问到了当初的事情,程碧涵给我的感觉是好像完全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似的,就是用开玩笑地语气把那些事都说出来。我之前不应该那样问你的,知道之后,觉得应该跟你道个歉。”

    靳羽嘉的表情又冷了几分:“她都说了些什么?”

    “就……说怎么欺负了宋泽一,还拍了视频发给你。之后宋泽一跑出去了,但是是另外那个方向,他们也没追上去,一路上都是……”

    靳羽嘉的冷笑直接让他闭嘴。

    咖啡店里没有其他人,周围弥漫着的寒意甚至让他从头冷到脚,还有些微微颤抖。哪怕是悠扬的钢琴曲,也还是没能舒缓他心里的不安。

    “说得倒是真云淡风轻,毕竟她又不知道松松躺在医院里是什么样子。那些画面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我也实在没法对那那些人心软。”

    “她当时的情况……怎么样?”。

    女生突然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