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之我是剑齿虎 > 第六十四章:虎狼大闹伦敦塔(二)
    显然,他们不可能一直把罗根和维克多关在铁处女里,而且这个用来关住他们的铁处女也并不是那种用来行刑的刑具,而是一种内部有尖刺,防止犯人挣扎逃脱的关押用具。

    虽然运送途中导致的颠簸会让内部的尖刺时不时刺伤犯人,但是这样的伤害却并不会致命。反而犯人会因为这个过程不断失血,从而变得虚弱不堪,最后在关进属于他们的牢房时没有力量进行反抗和挣扎。

    并且,一般用这种道具来进行关押运送的都是些穷凶极恶的重犯,即使在运送过程中失血过多死去,也不会有人追究责任,甚至还能省掉很多事情。

    这样就导致了士兵们在运送过程中不但不会小心翼翼避免罪犯受伤,反而会故意制造颠簸好‘解决麻烦’。

    而此刻,维克多和罗根就享受了这种被‘解决麻烦’的待遇,不过对于拥有自愈因子的他们来说,这些不过是些毛毛雨罢了。

    最后,他们分别被丢入了伦敦塔底层的牢房之中,在这里的每一个犯人都是单独关押的,并且一直有狱卒在这里巡逻。

    “哟!新来的两个不错啊!居然是用铁处女关着送进来的,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狠人!”

    对于维克多和罗根的到来,本层的犯人们用自己的方法表示了欢迎。但两人无心理会就是了,因为他们还没有找到此行的目标:纳撒尼尔·埃塞克斯博士。

    不过好在,他们并不需要漫无目的的去寻找,因为维克多的脑海中有纳撒尼尔·埃塞克斯博士的照片。

    所以,他们只需要出门左拐或者右拐,然后一层层找过去就可以了。与遭到进攻不同,对于监狱内部的暴动,监狱很少会选择转移犯人,而只会选择镇压。

    “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维克多和罗根虽然被扒了个精光,只留下一条白色的内裤,但是这并不能夺走他们最具杀手力的武器。

    维克多先是一脚踹榻了自己房间中一面拥有数百年历史的石墙,和隔壁的罗根取得了会师,随后又像扳橡皮泥一样把牢房的铁质栏杆扳弯了。

    直到维克多和罗根从其中钻出来,震惊的狱卒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在他掏出武器准备阻止两人的时候,旁边的牢房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服。

    在经历了这短短的一瞬间耽误之后,罗根已经冲到了这名狱警面前,给了他一个痛快。

    “嘿!哥们,看在我刚刚帮了你们的份上,放我出去如何?”

    在罗根处理完狱警之后,刚刚那名在牢房中伸手帮助罗根他们的犯人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罗根看了维克多一眼,在得到了维克多的点头示意之后,他从狱卒的尸体上掏出了钥匙,丢给了那名犯人。

    “谢谢兄弟!”

    “把其他人也放出来吧,另外,你认识一个叫纳撒尼尔·埃塞克斯博士的人么?”

    罗根在将钥匙丢给那名囚犯后又问了对方一句关于自己此行目标的情况,而得到的回答让他振奋。

    “纳撒尼尔·埃塞克斯博士?好像有点印象,我们这一层最左边的那件牢房里,关着的就是一个叫纳撒尼尔·埃塞克斯的家伙,他经常自称是博士。”

    在回答罗根问题的同时,这名囚犯已经利索的用钥匙打开了自己牢房的铁门,然后开始在地上狱卒的尸体上扒拉起来。

    维克多和罗根并没有理会这名囚犯的行为,事实上这里的囚犯都没有穿衣服,都被扒的只剩下一条白色裤衩。

    因为被关押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十分危险的囚犯,他们中曾经有人用衣服拧成短绳,然后杀死了巡逻的狱卒。

    在那次之后,每一个关押在这里的囚犯全身上下都被扒了个精光,只留下一条白色的棉裤衩。本来监狱长是准备连裤衩都不留的,但是考虑到可能会有某些狱卒对一丝不挂的男犯人做出一些不好的行为,比如大白天走旱道什么的。

    因此最后囚犯们得以保留最后的尊严:一条白色遮羞裤衩。不过这样一来,囚犯们再也没有了和狱卒对抗的能力,而狱卒被杀的事情也没再发生过。

    “纳撒尼尔·埃塞克斯博士?”

    当维克多到达本层最左边的牢房时,看到的是一名骨瘦如柴的长发男子。他蜷缩在牢房的角落中,全身上下也只有一条裤衩,垂落的长发遮挡住了他的面貌。

    “谁?谁在叫我?我已经不是什么博士了,但我的理论是正确的!皇家科学协会那群庸人,他们迟早会为他们的傲慢付出代价的!”

    对于维克多的试探,纳撒尼尔·埃塞克斯博士却絮絮叨叨的说出了一大堆抱怨和牢骚。但是维克多却并没有因此而不耐烦,反而感到一阵惊喜。

    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找到了任务的目标,那么接下来就是去这一层最右边的楼梯口和罗根汇合了。

    是的,在打探到了纳撒尼尔·埃塞克斯博士的位置信息之后,维克多就和罗根分开行动了。

    维克多前来救援纳撒尼尔·埃塞克斯博士,而罗根则负责解决这一层其他的狱卒,并且帮助更多的囚犯越狱出来。

    他们需要制造混乱,这样他们才好浑水摸鱼,找到机会从这个牢笼之中逃出生天。

    当维克多把纳撒尼尔·埃塞克斯博士从牢房中救出来的时候,博士并没有太多的反抗,当然也没有多少欣喜。他只是麻木的被维克多扛在了肩上,朝着这一层的出口走去。

    “这老哥够狠啊,越狱都不忘了带一个走。不过为啥不选个眉清目秀一点,选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呢?”

    当一个男人只穿一条内裤扛着另一个只穿内裤的男人的时候,其他围观者的思维不可避免的就往着哲学的方向滑去。

    “好了,目标已经到手,想办法准备脱身吧。”

    就在维克多和罗根汇合之后,准备从楼梯往上一层进发的时候,一名狱警突然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哟,两位,你们带着纳撒尼尔·埃塞克斯博士准备去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