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赏金侠客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张发财连续三把都没有下注,和不戒和尚吃着花生喝着小酒,看着众赌客下注,这群赌客输输赢赢,觉得没意思有两位赌客就换桌了,

    中年男子道:“这位爷,您已经有三吧没押注,这把还不押,您可就要起身了。”

    张发财拨开一颗花生,抛进嘴中:“知道了,要骰子吧!”

    这张赌桌还快有人坐了下来。

    中年男子盖上骰盅盖,拿起骰盅摇了起来,后三前二。

    “各位爷,请下注吧!”

    不戒和尚瞟了一眼张发财,又环视一眼众赌客,骂道:“看你他娘个球啊!自己玩自己的,再看,洒家扣出你们的双眼拿来下酒。”右手握着一锭银子,不戒和尚怒喝一声,手中的银子居然在变形了,“在看,洒家把你们的脑袋给拧了下来当酒壶,扣你们的眼珠子当下酒菜。”

    中年男子心想:“这是高手啊!居然能将一锭银子给压变形,看来这两人不是什么善类。”

    被不戒和尚这么一下,赌客们纷纷下注,不敢多看张发财。

    不戒和尚骂道:“都下好了没,可不许在动!”又望着张发财道:“财爷,这把,咱押那个?”

    张发财指了指“大”,说:“就它吧!”

    “押多少?”

    “不能押太多,咱就押个......五百两。”

    不戒和尚正想押银子,中年男子打断道:“这位爷,我们这儿的规矩,单注最大是三百两。”

    张发财皱着眉头,不戒和尚骂道:“你这是什么狗屁规矩?那个王八蛋想出来的破规矩,一注最多能押三百两,洒家何时才能装满这一麻袋。”

    张发财缓缓道:“这是人家赌坊的规矩,居然来玩,我们就要遵守。”推着三百两银子到“大”上。

    不戒和尚也跟着下注,“爷爷我这把必定赢你!”

    中年男子并不搭理,只是冷冷地看着不戒和尚下注。

    “买定离手!”

    不戒和尚大喊道:“大,大,大...”

    “开!”中年男子拿开骰盖。

    “五五四,十四点,大。”

    不戒和尚哈哈大笑:“赶紧把爷爷的银子赔来,我都说这把必赢,你们还不信。”

    中年男子阴着脸,对着旁边的助手道:“给他银子。”

    不戒和尚笑呵呵地将赢来的银子丢进麻袋里,看这样子,是真的要赢上一麻袋银子。

    赔完了银子,中年男子盖上了盅盖,拿起骰盅,这回他的摇法力度很大,后五。

    “各位爷,请下注。”中年男子盯着张发财,这一把他很有信心赢。

    张发财却没有看他,只是低着头吃花生。

    不戒和尚又骂道:“赶紧下注,看什么看。”左手抓住旁边的一位赌客的肩膀,捏得他哭叫不停:“疼!爷,不看了,再也不看了。”

    众赌客这回都知道眼前的这个肥头大耳的大胖子并不好惹,而且他的武功很高,至于有多高,他们不清楚。

    等到众赌客都下完注,不戒和尚才问张发财:“财爷,这回押什么?”

    张发财嘿嘿一笑:“这回我们就玩小一点,就押三百两‘小’。”

    “却是是挺小的!”不戒和尚也是嘿嘿一笑,推了两百两银子到“小”。

    中年男子脸上闪出一丝笑意,但很快就没了,没有人看到他在笑。

    “买定离手。”

    不戒和尚已是等不急:“快开,这把爷爷我一定赢。”

    中年男子默不作声,慢慢地拿起盅盖。

    “五五五,豹子,通杀。”

    不戒和尚顿时脸就拉了下来,整个人坐回道椅子上,摸着大光头,谁都没有想到,居然开出豹子来,自然张发财和不戒和尚到了这赌桌上,都没有人买过豹子。

    中年男子心想:“你也只是运气好罢了,看来我高看你了。”

    张发财往酒碗中倒满了酒,笑道:“秃子,用不用这般摸样,咱不是还赢了两百两银子吗?”

    不戒和尚道:“是赢了两百两银子不假,可是如此下去,我这大麻袋何时才能装的满啊?”

    中年男子又是小小地笑了笑,心想:“还想从我手中赢满一麻袋银子,不出五轮,老子让你输光裤裆被人丢出去。”

    张发财道:“这把比赢,你尽管放宽心吧!”

    中年男子有盖上骰盅,拿起骰盅摇了起来,这回的摇法,很是轻盈,前二后二。

    不戒和尚迫不及待问道:“财爷,这把押什么?”

    “容我再想想。”张发财盯着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并没有和他对上眼,低头看着骰盅。

    不戒和尚手中已是握着三百两银子,这回他要把上一把输掉的银子给赢会来,“还没想好吗?”

    张发财嘿嘿一笑:“这把我们就买.......”张发财起身推着三百两银子慢慢地往中间的豹子去,“就买他娘的豹子。”

    中年男子那三角眼猛地一缩,死死地盯着张发财。

    不戒和尚望了眼张发财,有望了眼骰盅,“奶奶的,洒家今晚就跟定你了,管他娘的是死是活,不就是几百两银子吗?”

    不戒和尚双手握着那三百两银子,“啪”,“啪”,重重地放在豹子上,“洒家有佛祖保佑,怎么可能是我会输。”

    赌桌上押了六百两在豹子上,这群赌鬼惊呆了,他们可是才没有见过有人敢押这么大的赌注在豹子上,更是没见过连开两把豹子的。

    众人带着怜悯而又嘲讽的目光看着这两位不知哪儿来的傻子,不知道是不是那位地主家出来的傻儿子,净干混事。

    张发财喝着小酒吃着花生,不戒和尚双手捧着大肚子,皱着眉头盯着骰盅。

    众位赌客也不知道如何下注,稀里糊涂的随便押了。

    “买定离手。”

    中年男子正想伸手去拿开骰盖,张发财急喊道:“瞒着!”

    中年男子冷看张发财:“这位爷,有何事?”

    张发财指着一旁的助手,“让他开!”

    不戒和尚可是老江湖,虽然不怎么进赌坊,但是这赌坊里把戏他还是清楚的,喊道:“没错!你不许动骰盅,让这小子开。”

    中年男子倒吸一口凉气,盯着张发财和不戒和尚,“两位是什么意思?”

    “你管爷爷什么意思,只要你别动这骰盅就好。”指着助手喊道:“小子,你来开。”

    旁边的助手看着不戒和尚,又望着中年男子,一时间不知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