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三百五十五章:你只是我的妻子
    林歌儿打开喜帖,满心欢喜看着那上面的字,不过三秒,嘴角就已经耷拉下来了,好吧,这古代的字,她还是得适应适应。

    秦司墨一看她那个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是又没看懂上面说的是什么,不由得觉得好笑。

    歌儿给他写过他们那个世界的字,有一些跟这个世界的一样,有一些不一样,但他能勉勉强强认出来,不过还有一些完全就是少胳膊少腿,他确实不知道。

    林歌儿解释说那是简化了的,他当时还觉得稀奇,一度觉得他们世界的人真的很懒,多写几笔都不愿意,非要简化。

    林歌儿淡定的将喜帖合上,对着高方白和邱云拱了一下手,“写的很好,一看就是有文采的人写出来的,那妹妹也祝你们俩白

    头偕老,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了!对了,你们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

    “那喜帖上不是写的有吗,你没看?”刚才她不是把喜帖打开看了好几遍吗,上面就那么几行字,一眼就看的完了。

    “哦,是,是吗,我没注意。”

    林歌儿尴尬的把眼睛放在了别处,她能说她除了喜帖两个字,其他的字都不怎么认识吗?

    习惯了现代的日期记法,现在突然给她来个天干地支记年法,她是真的还不太会啊。

    高方白不疑有他,没放在心上,随口说了一句,“下个月十五是个好日子,就那天,你们大家都在。”

    林歌儿点点头,“不是说还要给其他人送吗,快去吧,啊,”林歌儿适时的打了个哈欠,“秦司墨,刚吃饱了饭,我这困劲上来了,快扶我去休息一下吧。”

    说完,拉着秦司墨的手,走远了,秦司墨笑笑,也不揭穿她,任由她拉着自己走了。

    高方白和邱云两人面面相觑,彼此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高方白小声嘀咕了一句莫名其妙,转身也拉着邱云走远了。

    “呼,吓死我了,幸亏我们走得快,要不然就露馅了。”

    回到房间之后,林歌儿拍着自己的胸口,还有些神惊未定,要是让高方白知道她不认识喜帖上面的字,还不得笑死。

    秦司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这个样子,眼中满是宠溺,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你是怕被人知道了你的身份,还是怕高方白笑话你不识字?”

    “秦司墨!”林歌儿低吼,“你说谁不识字?”

    秦司墨看着她一副要咬人的样子,失笑不已,无奈的双手举起,“好好好,是我不识字,错怪歌儿了,我的歌儿可厉害了。”

    说完,还冲她眨眨眼,那个样子,好不欠揍。

    “别笑了!”林歌儿看着他那样就来气,不过语气严肃了几分,“说真的,我的身份要是真让他们知道了,会不会把我当成妖怪抓起来?”

    要知道,可不是每个人都像秦司墨一样心那么大,她怎么样都能接受。

    林歌儿的语气很轻松,说完这句话看着秦司墨的眼睛也闪着光,像是开玩笑,但秦司墨就是知道,她在不确定,她在担心,她在害怕。

    他轻轻的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声道,“别担心,我知道你是谁就够了,你来到我身边,没有我的同意,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他才不管她是不是鬼是不是神,“你只要知道,你是我的妻子,是我孩子的母亲,是陪我一起到老的人,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用担心。”

    林歌儿的手放在秦司墨的腰上,圈住他的腰,他的怀抱让她心安,在他的怀里,再大的困难都不用担心。

    “你的话我可记住了,我已经死过一回了,你要是再不保护好我,我肯定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秦司墨勾唇,温柔一笑,亲了一下她的耳朵,“其实你可以这样理解,这是你的上辈子,我是你上辈子的情人,我们说好生生世世不分离,可是你却先我而去,阴差阳错之下,你又回来找到了我。”

    林歌儿忍不住,听着他胡言乱语,笑出了声,“你怎么不去写书,要是你写书肯定大卖。”

    这描绘的,太有想象力了。

    “你想让我写吗,那我就把我们的故事写下来,当做传家之宝,只给我们和我们的后代看,怎么样?”

    秦司墨冲她眨眨眼,坏笑着。

    悲伤的气氛就在这笑闹之间消散了。

    “对了,你那个皇帝侄子呢,死了吗?”

    秦司墨拧眉,抬起林歌儿的下巴,语气很是不高兴的道,“在我面前,不许想其他男人。”

    林歌儿无语的白了他一眼,“我就是突然想起来,提了一句而已,你至于吗。”

    “提也不行!”

    “不提就不提吗,真是霸道。”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林歌儿换上一张笑脸,心想,她刚才就小声的嘀咕了那么一句,这都能听见,是长了双顺风耳吧。

    “他昏了过去,现在暂时被关押着。”

    “啊?什么?”林歌儿刚刚心里还在吐槽,没听清他说了些什么,就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随即反应过来。

    “被关住了?那山幺现在不就没皇帝了?怎么办?秦司墨,我可告诉你,那个混蛋玩意可不是个好东西,就算不杀了他,也不能再让他当皇帝了,人品还不如秦子玄呢。”

    “他不会再当皇帝了。”

    踩着自己父亲尸体坐上的皇位,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为一国之君。

    “你打算怎么做,还有皇子吗?”

    “没有了,先皇只有两个皇子,一个已经封了王,是不可能再成为储君的,秦子肖到现在虽然已经娶妻但是没有皇嗣,只有两位公主。”

    “那就麻烦了。”林歌儿皱着眉,“难不成你去当那个皇帝?”

    她不想让秦司墨去争那个位置,但是要实在没有人的话,也只能他上了,有句话不是说得好吗,国不可一日无君。

    秦司墨笑笑,将她紧皱的眉抚平,“你不用担心,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山幺的王爷,不会看着山幺的江山败落的,你就好好养着身体,参加完高方白他们的婚礼之后,我们就启程回家吧。”

    “这么说,你有办法了?”

    秦司墨点点头。

    “就知道你聪明,听你的,参加完他们的婚礼,我们就走,出来那么长时间,我都想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