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你好,请将我遗忘 > 第一百二十七章:又重逢。
    “江湖救急!”

    下午五点,季娆忽然间收到这样一条讯息,是燕新松。季娆看到这信息颇有些意外,然后手落在键盘上,打出一个问号,就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过了五分钟再看手机,发现发过来一张问卷调查。还有燕新松发过来的一句话:“简单的说就是这份问卷调查需要填,是需要天天填的,但是我这边的网络总是打不开,你能每天这个点钟帮我填一下吗?”

    “这有何难?答案告诉我,你们这些专业术语的问题,我可回答不来。”季娆也不含糊,给了回应之后,就取出来自己随身带的笔记本,翻到新的一页。等着他的答案传过来,然后又定了一个闹钟,每天这个时候提醒自己,填送问卷调查。燕新松的答案也很快的发了过来,多多少少可能有十几条。而记完这些内容,季娆才重新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认认真真的分析客户,考虑每一个人反馈回来的信息。燕新松似乎也知道他工作了,所以一直没有多说什么,有事情找他就直白地发来要做的事情,没事情找就没有一句废话。

    但是这样子的安静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季娆的手机就疯狂震了起来。看过消息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竟然又要返校。

    “真是令人头秃。”一边念叨的这一句话,一边去请假。然后拎上的自己的东西,向C大出发。今天要交的是实习报告,又或者说是开始实习的证明,用老师的话说,其他的人都不必亲自到。但是班里的班团干部是必须亲手交到学校的,因为在这一项任务过后,还有一个大会,每个班的班团干部作为代表,都需要去参加这个会议。每次到了作为代表开会的时候,季娆都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想不开了,所以竞选团支书。因为,每一次需要班团干部参加的会议,团支书、班长和学习委员总是必须都在的,其他的班团干部就会有一些场次的减少。

    虽然,心里头抱着这样哀怨的想法,但是并不能不参加。她最终能做的就是蹦蹦跳跳的过去,仿佛自己很开心一样,然后参加会议。

    当然,在这种时候也有很开心的情况,比如知己重逢。此时此刻,看着迎面走来的女孩子,季娆眉眼弯弯笑了起来,然后冲上去有一个大大的拥抱。一边抱着还一边说:“啊!小鹿,好久不见!我好想你啊!”这样的表现形式有些浮夸,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目。但是对于季饶来说这是无所谓的,开心的情绪,就要此时此刻、大大方方的表现出来。

    “好啦,我也想你。走吧,我们该进去了。”相较于季娆,鹿书珺整个人都显得比较从容。但是,那样的喜悦也是很明显的,其实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说:“娆娆,我看见你前一阵子在朋友圈儿发了小朋友,最近的工作和孩子有关吗?”

    “对啊,我现在就是带娃一把好手,如果你愿意的话,等将来你有了孩子,我可以帮你带娃!”面对提问,季娆也并不含糊。开完玩笑,还又一本正经的向鹿书珺传达带娃细则,以及在工作的过程中和孩子们发生的趣事,甚至还时不时的拿出手机,给鹿书珺看孩子们的模样。整个过程听得鹿书珺不停的笑,也不得不感慨,季娆这份工作找得十分欢乐:“这我一个人说了老大半天儿的,太尴尬了,小鹿你呢?我前几天瞅你那动态,好像离家挺远的。”

    鹿书珺点点头,也并没有隐瞒什么。两个人就好像突然间的谈心,也突然间就在此时此刻,意识到他们所聊的内容真的不再是学校里的话题。原来,他们距离步入社会,真的只差一步之遥了。忽然间有些感伤,但两个人的谈话并没有停止,依然在继续。

    “是不近,每天上下班可能需要半个来小时吧?没太仔细算过,要是遇见堵车就麻烦了。”鹿书珺稍微思考了一下才说,毕竟对于她们来讲,刚刚工作,所有的一切都是新奇的:“对了,我前一阵子还看见尤卓了,好像最近他有什么事情正在连城呢。”

    “是吗?有可能是家里面的公司吧!我老师跟我说,他最近接手他们家公司了,挺忙的。应该是有业务在往这边跑,毕竟他跟咱们不太一样嘛,他已经毕业了,而且实习那一段时间就接触这些东西,现在的话,应该自己家公司也比较好了吧?我是说他在公司里面的熟悉程度和工作,不过这种东西咱们也不知道。”这一次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季娆只是想了一想,然后就简单地说道。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可以想象,其实应该是挺忙的,不过这样也好,两个人都忙起来,自然而然的就不会操心太多事情了。由很多伤口,好起来也就快了些吧?

    鹿书珺观察着眼前的女孩子,然后苦笑起来。其实看上去是没有问题的,她的语音语调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很正常,就连情绪的起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她说这句话之前有短暂的失神。应该是还没有放下吧?不过确实是没有再纠结了。

    “你可真厉害,还真是公司的事儿。我们俩当时聊了几句,也没有多说,不过看得出来,他这段时间压力挺大的。老天爷也真是公平,咱们吧,家里面没有矿,工作其实也不是很费力,状态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其实还挺懒散的。像他的话,明明刚毕业就要考虑很多事情,如果他这份工作做不好,后果应该挺严重的。就我们两个那几句话的过程,他就接了好几个电话,最后我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扰他接电话了。”一边是说起来故人,一边又是感慨他们的人生。在听鹿书珺说的过程中,季娆忽然间想起以前他们说过的话。他家里面,可是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而且他兄长的年纪长于他有将近十岁。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日子怎么可能好过呢?夹缝里过生活罢了,又怎么可能会有悠闲。

    “很佩服他的勇气,我这个人肯定承担不起他这样子的责任,应该会压死人了吧?”

    “我也觉得这压力太大了。”

    话说在这儿,会议室的台子上忽然间坐上了人。鹿书珺与季娆两个人也噤声,一边听着会以一边记录要点,虽然觉得这样子的要点可能也没有什么用,但是,用来应付检查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