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联盟之最强选手 > 第一百八十五章:剑光飘忽,一步一回首!
    不懂就看,不懂就学。

    观众们盯着屏幕,都想知道会发生什么。

    李子秀控制剑魔重回上路,一路有技能就放技能,把鲜血储存在魔井之中,从而获得被动上的攻速加成。

    等回到线上,通过破败和W的吸血,很快又把血量回复了上来。

    没有控线,直接把兵推到塔内。

    Smeb算是被军训怕了,望有些漆黑的上半部野区,又看了看进塔的小兵,他非常谨慎地往后退了退。

    而且,在点开剑魔装备的时候,Smeb感觉自己有些牙疼。

    这种伤害超越时间的剑魔,即便盲僧不来,自己一个小人马在塔下也不安全。

    不止是Smeb,蓝色方的其他人也意识到了。

    如果任由剑魔发育的话,后排在他面前就和摆设一样,中期团战根本没法打。

    这个剑魔,必须杀一次!

    于是,打野Santorin发出信号,西门夜说立刻回应,Smeb在剑魔身上打出的标记如雨点一般密集。

    上中野三个人都恨透了这个剑魔。

    他偷袭了西门,搅的Santorin野区鸡犬不宁,还把Smeb吊起来打。

    在剑魔越过塔,断兵线的刹那,蓝色方所有人都知道机会来了。

    “放马过去吧!”

    人马在低吼声中,四蹄冒风,朝着剑魔奔了过去。

    豹女也来到了蓝区,抬起自己的标枪。

    如果豹女和人马的伤害不够的话,加上西门夜说的卡牌,足以在黄牌控制的时间内一套灌死剑魔。

    输出再高,改变不了是脆皮的事实。

    最先冲上来的是Smeb,毁灭冲锋的瞬间,回身召唤出幽魂骑兵发起冲锋,这是人马的大招,有着魔法伤害和恐惧效果。

    “我要让这些家猫们见识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爪子。”

    一束冒光的标枪,直接刺在剑魔身上,Santorin反应很快,直接控制豹女冲了上去。

    虽然剑魔有魔抗,等级全场最高,但两人一套下来,剑魔也被打掉三分之二的血量!

    恐惧结束,李子秀控制剑魔,开始华丽的走砍,能够听到魔剑兴奋的声音,每次戳出一剑,都会发出畅饮鲜血的特殊音效。

    并不想给剑魔反手的机会,放弃一波小兵的西门,走到了中路二塔的位置,同时开启了自己的大招。

    “一切尽在卡牌中。”

    代表命运的卡牌在旋转,他的落点就在剑魔的不远处,选牌开启。

    蓝牌、红牌...

    ——黄牌,选定!

    这张黄牌只要打在剑魔身上,无法吸血的剑魔会被打断攻击节奏,然后被蓝色方三人直接打杀。

    西门没有犹豫,直接朝着下路飞了过去。

    他选中的位置,是靠近二塔的地方,也就是剑魔边打边退的后路。

    但是,就在卡牌大师顶着黄牌飞下来的一瞬间。

    痛苦利刃瞬发的血色剑气直奔卡牌落点,剑气尚在窜动,魔影却是比剑气来的还要迅疾。

    “伤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

    暗裔剑魔振羽凌空,黑暗之跃猛踏大地。

    非常极限的时机,西门卡牌被震飞到天上。

    剑刃扫过,切割了卡牌的血量。

    大招开启,猛地将卡牌吸掉一截血量。

    破败再吸一口,魔剑先斩在被击飞的卡牌身上。

    待西门落地时,平A尚未打出,便被豁然一剑直接打到黑屏!

    11级的剑魔,在技能全部集火的情况下,卡牌如同一片枯叶,轻易地被夹着风势的雨点瞬间打下枝头。

    人马和豹女扑上来,倏忽间只见卡牌躺在面前。

    Santorin无比震惊,剑魔的爆发如此恐怖,明显可以瞬秒自己。

    也就是说,这个人在大约两秒内没有释放技能,就是为了等卡牌落地。

    一套爆发,直接剁死西门,让他没有打出控制的可能。

    Santorin一边思索,一边配合人马朝残血的剑魔输出。

    但是,恐怖的画面出现了。

    开了大招的剑魔,和之前的战斗力完全是两个档次。

    50%的攻速加成,175的攻击距离加成,被动的攻速加成,还有破败提供的40%攻速,此刻的剑魔,宛如一个怪物。

    走A、走A、走A!

    剑光飘忽,一步一回首!

    “卧槽!这剑魔是什么鬼东西。”

    “走砍,无敌走砍!”

    “人傻了,人马和豹女马上就要完蛋了。”

    “严丝合缝,一刀不少,每时每刻都在输出!”

    “Nice,太燃了!”

    ……

    剑魔的血量越打越多,李子秀平A中开出W,于第三下衔接出去,迎着人马劈去。

    Smeb一时不察,直接被一剑劈死。

    剑魔根本打不死,Santorin哪里还敢战,直接闪现过墙,逃到蛤蟆处。

    Q技能还在CD,李子秀也按出闪现追去。

    一直打到蓝Buff草丛处,豹女也在魔剑下饮恨。

    至此,AHQ西门夜说、TSM打野Santorin、GeTiger上单Smeb,中上野三人联动,喜提三杀。

    但是,剑魔的杀戮并没有结束。

    因为厂长的到来,下路也打了起来。

    一直在搞事情的李瓜皮,终于打出了大魔王该有的风度。

    牛头闪现WQ二连,击飞了塔下的男枪,盲僧摸眼进塔一瞬间,李子秀直接传送在盲僧的眼睛上。

    厂长老年人闪现R,精准踢中女坦,并且击飞男枪。

    金克斯放出自己的夹子,可怜的真男人一直在被控制,等他按出治疗,刚从束缚中解脱的时候,剑魔传送了下来。

    黑暗之跃击飞男枪,E技能接一发普攻,便收下了残血男枪的人头。

    Yellowstar虽有挣扎,但开大的牛头在扛塔,四人围攻下路,在被先手控住的情况下,根本没有操作空间。

    带着W的主动一刀,完成了最后的斩杀。

    “Pentakill!”

    暗夜剑魔,拿下了五杀!

    从上路杀到下路,几乎没有停歇。

    这时,剑魔的低吟传入了每一位观众的耳朵。

    “这不仅仅是杀戮,而是我的杰作!”

    这句台词听过不少次,但此时听来,却大有感触。

    亚托克斯的暴力美学,暗裔远古种族硕果仅存之一,于杀戮中展现了优雅的一面。

    或许,每一位剑魔的钟爱者,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会怦然心动吧。

    “Perfect!完美至极!”

    “一进来就看到五杀,我新来的,不懂就问,这是哪位大神?”

    “这是最秀的那个崽。”

    “呜呜呜,剑魔是我的信仰啊,为什么秀儿的走A那么美,我自己玩就像卡带一样,真的是同一个游戏吗!”

    “燃烧了,来一首激情四射的战歌吧!”

    ……

    不止是观众嗨了,便是李子秀自己也相当畅快。

    厂长的脸上则是一股欣慰之色,同时还有一丝如同老父亲一般的笑意。

    剑魔儿子,总算是养大了啊。

    Hideonbush:“666666。”

    李子秀也是回应了一句:“Cowverygood。”

    周围的几位外国友人,甚至是对面的选手,也发来了一丝Nice,good之类的称赞。

    Westdoor:“EDG、LookingforwardtoseeingyouintheMsi。”

    因为是韩服,只能这样交流。

    西门的意思是:希望能在Msi遇见你们。

    西门的战意,李子秀自然能感受到,他显然是想在大赛上找回面子。

    他还没有回话,旁边的厂长就啪啪啪按动键盘。

    Clearlove7:“Iwillpulloutthecardandfish.”

    ——我会扳掉小鱼人和卡牌。

    西门:“.........”

    ……

    比赛打成这样,李子秀的剑魔已经无解肥了。

    Smeb作为韩国顶级上单,他也是要面子的人,这一把打得如此憋屈,再上线给剑魔送人头那是做不到的。

    二十分钟的时候,蓝色方果断选择投降。

    对于李子秀来说,无疑是完成了一场完美的直播首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