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掘金游戏 > 第155章 霞客山之战
    这一道拳锋,宛如天外星河,贯穿茫茫时空,疾速俯冲。

    魔圣帝君已经没有还手之力,整个人都被澹台雪的拳锋笼罩。

    拳锋倾泻,世界在这一刻终结。

    所有人睁大了眼睛。

    澹台雪太过强大。

    澹台雪的强大,不仅仅是其单击力量的强大,还在于其能够连续输出、持续输出。

    实际上,澹台雪的攻击并非无人能挡。

    早在交手的刹那,魔圣帝君就发现澹台雪的一击,还不足以轰杀他这个魔宗老大。

    然而,澹台雪的可怕之处在于,他能够无限攻击!

    一拳不够,那就两拳!

    三拳、四拳……直到永远。

    这就是傲世。

    傲世武技!

    攻击无限,无限攻击。

    拳锋散去,出现了魔圣帝君疑惑的脸。

    澹台雪竟没有杀死他?

    难道……澹台雪已经到达那种难以企及的境界了吗?

    “打死他!打死他!”

    仙圣教主发现魔圣帝君还活着,立即朝澹台雪大喊起来。

    然而,澹台雪已经收起了攻击力量。

    “打死他!打死他!”

    正义教的门徒们嘶声裂肺地大声呼喊,催促澹台雪处决魔圣帝君。

    “哼!”魔圣帝君冷笑一声,“正义教的匪徒们,澹台大侠悲天悯人,岂是尔等宵小能够比肩的。尔等在此狺狺狂吠,真是丧心病狂!”

    “澹台雪,快结果了他!”

    仙圣教主几乎是怒吼了。

    澹台雪依然背身而立,无动于衷。

    “哈哈哈哈,枉你自封仙圣,统领一众门徒,却是一副小人嘴脸!”魔圣帝君忽然大笑,在部下的簇拥中缓缓后退。

    仙圣教主气得不轻。他瞪向高空的澹台雪。

    魔圣帝君没有走远,在这种距离上,如果澹台雪想杀他,那绝对没救。

    就算跑得更远,澹台雪的拳锋也能瞬息而至。

    逃跑,还不是时候。

    魔圣帝君同样看向澹台雪,试图确认澹台雪是不是真的要放过他。

    此刻,仙宗和魔宗两边的最高大佬皆望向澹台雪,期待一个满意的回答。

    四周再次安静。

    “此次仙魔大战,到此为止!”澹台雪淡淡道,“各回各家,各走各路。若尔等不服,千年之后再战!”

    澹台雪虽然是面朝魔宗方向说的,但同样也是给仙宗方面说的。

    他的意思很明显。

    他决定,结束这场战争,两边各自解散。

    如果换个人这么说,恐怕早已被仙魔各自阵营的大佬撕成了碎片。

    可惜,说这话的人是澹台雪,身怀傲世武技的澹台雪!

    正义教的人怏怏不服,魔宗方面也有些不甘心。

    仙圣教主对魔圣帝君相当忌惮,他断然不会放过这次斩草除根的机会。

    如若今天放走魔圣帝君,无疑是放虎归山。

    然而,这是澹台雪的意思。

    傲世绝技的威力,仙圣教主自认不敌,所以他很不愉快!

    仙圣教主的脸色很不好看。

    “澹台雪,魔圣帝君太过邪恶,我们要斩草除根,还这世界一片朗朗乾坤!试想,如果魔圣帝君卷土重来,又有多少生灵涂炭?澹台雪,万万不可有妇人之仁!”仙圣教主打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然而,仙圣教主的最后一句话激怒了澹台雪。

    “什么叫妇人之仁?”澹台雪始终没有转过身,他的声音犹如凛冽的寒冬,“教主难道不认同‘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教主难道不信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魔圣帝君没有说话,他觉得在如今这微妙的局势下,还是不发言为妙。

    毕竟,他魔圣帝君现在是弱势群体啊。

    仙圣教主:“……”

    澹台雪猛然转身,伸手向外,指向魔宗一边。

    “正义教的诸位,你们看,对面可还有人兵刃在手,可还有人负隅顽抗?”

    “……”

    “他们,已经放下屠刀。”

    “……”

    “想必这代表着什么,不用我说。”

    “……”

    “你们若再动杀机,便是伤害成佛之人的邪恶举动。堂堂正义教,岂会自甘堕落?”

    “……”

    这一刻,魔宗中的不少弟子都对澹台雪生出了浓浓的敬佩之情。

    澹台雪,有大侠风范!

    然而,正义教绝不会善罢甘休。

    所谓趁你病,要你命!正义教不可能错过千载难逢的机会!

    魔宗,太可怕了。

    不斩草除根,正义教决不答应!

    “澹台雪,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有了这些想法。”仙圣教主仍然执着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要清楚,魔宗是最邪恶的,是我们的敌人,全民公敌!必须彻底清除!”

    “不,”澹台雪冷冷道,“依我看,魔宗还有存在的价值,至少可以达成一种平衡,可以催促仙宗弟子奋发向上。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有仙必有魔,仙魔是既矛盾又统一的整体。”

    “澹台雪!”仙圣教主急得跺脚。

    “你吼什么?对面不过区区几个残兵败将,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我看你是安逸太久了吧。”

    澹台雪不急不躁地帮助仙圣教主控制情绪。

    仙圣教主也真是的,都执掌正义教这么多年了,公认的智商、情商、武商三高大佬。现在怎么这么冲动,这么没有情商?

    这个时候,魔圣帝君确认了澹台雪的意思,知道自己可以走了。

    “澹台大侠,我赞同你的观点。仙魔就是天平的两端,谁也离不开谁。不过,我不会感激你放我走,但我尊敬你!千年之后,我魔宗会再来!到那时,仙宗的家伙们,再与吾等决一死战!”

    魔圣帝君说完,就招呼部下们撤退。

    仙圣教主双眼冒火。

    他不能容忍澹台雪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绝不允许!

    “澹台雪,你看看这是谁?”

    仙圣教主的慈眉善目已经消失不见,瞬间变得无比丑陋。

    “放开我!”

    正义教后方传来几声争吵,接着,一个一身红妆的女子便被押到阵前。

    “红袖!”

    澹台雪睁大了眼睛。

    “还是教主深谋远虑!高!实在是高!”有弟子赞道。

    “这下,就不怕澹台雪叛变了吧。哈哈哈。”

    “这女人是澹台雪的唯一弱点。看看天上那个家伙,变成了什么德性!哈哈哈哈。”

    正义教的仙圣教主面无表情,淡淡道:“我也不想的。这都是你逼我的。澹台雪!马上把魔宗余孽赶尽杀绝!否则……”

    仙圣教主在红袖颈前做了个抹脖子的虚招。

    澹台雪的表情早已扭曲。

    “对,赶紧把那帮魔头杀干净了!否则,你的女人就要受苦了!嘿嘿嘿。”有弟子发出了淫荡的笑声。

    “你们!你们……”

    红袖说不出完整的话,但她还是勉强说出了一句,“澹台雪为你们浴血奋战,你们就这样对待他吗?”

    “澹台雪?不过是一颗棋子,就算他因此而死,也是应该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澹台雪,是可以牺牲的。”距离红袖最近的一个正义教弟子说道。

    仙圣教主压下了弟子们的议论,稳操胜券道:“澹台雪,杀光他们,你就还是有名的澹台大侠。难道你不想在自己的恋人面前展现男子气概?难道你不想给你未出世的孩子树立一个英雄的榜样?”

    澹台雪握紧了拳头。

    仙圣教主的语气更稳了:“澹台雪,你放心,我会看护好你的女人。但若你执迷不悟,我就不能保证……”

    言至于此,仙圣教主左右张望了一番。立即有弟子发出淫邪的笑声。

    “好,如你所愿!”

    澹台雪双拳爆发,傲世绝技再度炸裂天空!

    魔圣帝君随即骂了一声:“×!”

    在被傲世绝技的拳锋淹没之前,魔圣帝君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正义教,天下邪恶之首!”

    言毕,魔圣帝君就连同一帮部下灰飞烟灭。

    傲世绝技,斩尽了魔宗!

    “好!”

    仙圣教主愉快地喊了一声。他现在心情舒畅,别提多开心了!

    “澹台雪,好样的!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人!”

    然而,仙圣教主嘴上自夸,却丝毫没有放人的意思。

    红袖依然被控制在正义教手中。

    澹台雪没有收敛拳锋。

    傲世拳锋在他身侧翻腾,不断将周遭的霞客山切割成生鱼片状。

    可以想象,澹台雪的愤怒正在不断刷新上限。

    澹台雪一言不发,他没有要求放人,只是瞪着正义教的众人。

    “……”

    许多正义教的弟子都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然后双手抚上脖颈,向身边人确认“我的头颅还在否?”

    按常理来讲,在澹台雪如此可怕的威压下,正义教早该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然,正义教就是正义教,很刚!

    仙圣教主虽然微微颤抖了一下,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几乎就是一瞬间,仙圣教主有了决断“此人不可留!”

    他以准备置澹台雪于死地。

    仙圣教主并不认为这是恩将仇报,理由有三。

    其一,澹台雪属于人类正义阵营,尽管长期处于社会边缘,也不能逃避天下兴亡的责任!故,澹台雪有义务去铲除魔宗。

    其二,澹台雪的信念不够坚定。就在刚刚,他甚至差点临阵反戈!这种行为实在太过危险,几乎等同于背叛!故,澹台雪存在重大过失。

    其三,澹台雪最后的出击,完全是受迫于正义教的压力,并非其本意。澹台雪虽强,却没有坚定的信仰,甚至已经一脚踏入魔道!故,澹台雪必须死。

    红袖依然被正义教牢牢控制,不存在逃脱的可能。

    澹台雪周围的山脉已经被切碎,这一刻,他比魔圣帝君更可怕!

    “大家注意!澹台雪已经堕入魔道,千万不可让其活着离开!诸位,我非常感谢澹台雪之前所做的一切,但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大家,澹台雪,已经不是之前的澹台雪了!”仙圣教主表现出悲痛的深情道。

    “是我把澹台雪请来的,都怪我!”仙圣教主竟掩面而泣!

    “虽然很不忍心,但我不得不下令,诛杀澹台雪!诸位同道,请务必竭尽全力!对面的魔头已经不逊于魔圣帝君!”仙圣教主恢复了大将风范。

    正义教的弟子们面面相觑。

    他们虽然还搞不太明白,澹台雪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魔头,不过……既然仙圣教主是这样说的,那就应该是事实吧?只要按着仙圣教主的意思办,就一定可以维护正义吧。

    念及魔圣帝君的恐怖威能,正义教弟子们紧紧团结在了仙圣教主周围。

    此时,仙圣教主再也不是刚刚那副怂样了。

    刚刚,嚣张的魔圣帝君企图拿下最后的胜利时,仙圣教主的态度是多么真诚!面对嚣张的魔圣帝君,仙圣教主恳求澹台雪力挽狂澜。

    但此刻,面对澹台雪,仙圣教主却显得大义凛然,展现了磅礴大气的领袖风范。

    能屈能伸,仙圣教主可算是情商非常高了。

    他知道,此时澹台雪已经消灭了魔圣帝君,并且在对拼中消耗不小,正是一举镇压澹台雪的好机会!

    “澹台雪,觉悟吧!”仙圣教主大手一挥,无数正义教弟子蜂拥而至。

    “哼!”

    澹台雪仅仅冷哼一声,傲世拳锋出,正义门徒碎。

    这一次,澹台雪换了个方向,依旧血染苍天!

    正义门徒前仆后继,众多的尸体给霞客山上了一层厚厚的肥料。

    “哈哈哈哈!”

    魔圣帝君的笑声突然响起。

    澹台雪并未理会,仍在扑杀蜂拥而来的正义教门徒。

    他并不想杀正义门徒,但他别无选择。

    他不杀,就只有自己死。

    他并不惧死亡,他所害怕的,是红袖受到伤害。

    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不,爱情并没有力量,有力量的是澹台雪。

    澹台雪很强,所以显得爱情很有力量。

    傲世拳锋,就像屠杀魔宗部众一样,斩杀这仙宗弟子。

    “澹台雪!”仙圣教主已经退后了很远的距离,他挟持着红袖,虚张声势道,“澹台雪,你再不住手,我就让你的女人死在你面前!”

    澹台雪的眼神突然有火光射出,傲世拳锋一刻也不停歇。

    一个社会边缘人士,本就没有太多的信任。即使他愿意相信别人,别人也很难相信他。

    “你若敢动手,我一定会把你送上天堂!”

    澹台雪的话一字字轰进了仙圣教主的脑海。

    “哈哈哈哈,澹台雪,看看你帮了一群什么东西。”魔圣帝君的话音又响,“你以为杀光魔宗,就能重新回归仙宗的阵营吗?你错了!

    “你,澹台雪,永远也回不去了!

    “你太强,太强。仙宗那群家伙是畏惧强者的懦弱分子,他们绝对不允许有比他们更强的存在。

    “而你,不仅太过强大,还太不听话,太不乖。你这样的人,很难被控制,所以仙宗一定会消灭你!你的结局,在我预料之中。哈哈哈哈!”

    澹台雪并未会话,这仅仅是幻觉。

    因为他过于愤怒,所以才把某种思想通过某个已死的载体说出来。

    “澹台雪,不敢承认吗?看看这帮家伙,都是什么货色?”

    “他们挟持了你最爱的女人,你唯一的爱。”

    “他们先利用你,然后再将你杀掉。”

    “啊,用你的女人来要挟,真是不错的谋略呢!连我都不禁要佩服仙宗那群弱智了呢。”

    “澹台雪,你如果像我一样,花心一些、流氓一些,就不会有今天这种困境了。当你拥有的女人足够多,你将不再陷入今天的困境。”

    澹台雪突然咬紧牙,道:“你够了!”

    “哈哈哈哈,不!远远不够!我才刚说了个开头呐!试想,绑架一个红袖容易?还是绑架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红袖容易?”

    “如果你的女人足够多,就算损失了一个红袖,你也不会太过伤心,毕竟还有很多爱你的女人。可现在呢?你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岂非作茧自缚!”

    澹台雪目光锐利,道:“你算什么东西?对我指手画脚。我最厌烦的,就算你这种外强中干的家伙了。”

    “哈哈哈!”魔圣帝君肆无忌惮地大笑,“我就是你的心魔。你恐怕怎么也想不到,你那所向披靡的傲世拳锋,会附上我的意志。哈哈哈。”

    澹台雪突然冷静下来:“哼!你是什么东西,有资格做我的心魔?”

    魔圣帝君:“……”

    澹台雪继续屠杀正义门徒:“你以为你是魔圣帝君?你错了。你,就是我的一部分,是我创造出来的。就算你想自封心魔,不经过我的同意,你以为你能办到吗?”

    魔圣帝君哑然,他发现他竟然不能说话了。事实上,在他要自称澹台雪的心魔时,就说不出话,仿佛有股巨大的力量扼住了他的喉咙,阻止他发声。

    澹台雪冷笑一声:“现在你该明白,你的位置在哪里。我想让你成为心魔,你才能成为心魔。就算你成为心魔,也只是被我养在猪圈里的一头猪。你注定要在砧板上挨上一刀。”

    魔圣帝君恐惧了:“你真是个可怕的人。这个世界上,竟有心魔控制不了的人吗?”

    澹台雪捕鱼捉虾般地收割了最后一批正义萌兔,淡淡道:“心魔,是我无聊时的宠物。在你之前,已经有无数你的前辈身陨道消。他们像你一样,企图与我叫板,可惜他们并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勇气。”

    “你给的?”魔圣帝君弱弱道。

    “问出这种愚蠢的问题,可见你比你的前辈差上不少。”澹台雪面色冷酷。

    “……”

    “你叫魔圣帝君,是因为我超度了一个外强中干的家伙,而你,居然自鸣得意地认为那家伙能与我相提并论……”澹台雪顿了顿,继续道,“你,不堪一击。”

    魔圣帝君的声音彻底消失了。

    以上魔圣帝君与澹台雪的对话仅仅存在于澹台雪的意念之中,整个过程中,澹台雪都在收割正义门徒。那些话,澹台雪并没有说出来。

    用澹台雪的话来说,区区心魔而已,不堪一击。

    像他这么强的人,岂是心魔能够撼动的?

    不过,这也能够看出,澹台雪有多愤怒!

    他是真的喜欢红袖,真的爱红袖!

    他脑中满是和红袖在踏浪梯上划水的情景。

    正义教,仅剩仙圣教主一人。

    仙圣教主:“……”

    此刻,仙圣教主立马换了一副面孔,恳切道:“大侠饶命。澹台大侠饶命。刚刚的一切,都是误会!是老夫判断失误了。你并没有堕入魔道……”

    澹台雪一言不发地斩去了仙圣教主的头颅,把惊魂未定的红袖拥入怀中。

    又有大批帝国士兵赶到,将澹台雪和红袖团团包围!

    “大胆魔头!屠杀如此众多正义门徒,血债累累!今番就是你的死期!”领头的大将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战前演讲,群情激愤!

    澹台雪捋了捋红袖的秀发,微微一笑。

    傲世拳锋出,帝国兵团倒。

    风景奇秀的霞客山脉,尸骨滔天。

    无论是魔宗、仙宗,还是帝国兵团,全部葬身于此。

    这场仙佛大战,最终竟以如此惨烈的结局收场。

    霞客山,最终只有澹台雪和红袖两人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