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掘金游戏 > 第58章 黄鹂痴情
    天狼不是狼。

    一头小牛穿越喧嚣的丛林,来到了一株巨大的榕树前。

    榕树的枝桠倒垂下来,扎进地面,宛如一面瀑布。

    小牛盯着榕树上的两只黄鹂,摇了摇头。

    与小牛同行的梅摘星端详着两只黄鹂,若有所思。

    那两只黄鹂依偎在一起,很是恩爱。

    其中一只黄鹂道:“天狼,你不开心吗?有什么烦恼,说出来。”

    黄鹂的声音很清脆。

    但梅摘星依然听出来其中残留的嘶哑。

    两只黄鹂,其中一只的嘴巴一张一合,说着嘶哑而又动听的语言,语气沉郁低缓。另一只则紧紧挨着说话的这一只,寸步不离。

    梅摘星笑了。

    他记得一心大师之前是用一只乌鸦代言的。

    他还记得,那只乌鸦的叫声相当嘶哑。

    “一心大师,换了新的代言人?”梅摘星微笑道。

    “哈哈。如你所见。摘星兄,别来无恙?”两只黄鹂中的一个开口说道。

    “一心大师别来无恙。”梅摘星双手合十。

    一心大师知识渊博、而且天赋异禀,是梅摘星相当尊敬的人。不像某头牛,见面就发动飞剑刺杀他!

    这个时候,小牛不自觉地打了个喷嚏。

    “摘星兄还是如此优雅,相当有贵族气息。”两只黄鹂其中之一说道,语气沉郁低缓。

    “哎~”梅摘星拖出一个长音,并给了一个否定的语气,“不敢当。在下怎么比得上一心大师呢?”

    “哈哈哈哈……”两只黄鹂的其中一个夸张地笑着,依然不改那种沉郁低缓的调子。

    “你们可以停止这种无聊的互吹了吗?”一旁的小牛听不下去了。

    “这位是……”两只黄鹂中的一个问道,声音嘶哑而动听,但是有略微音色上的差异。

    这种差异没有逃脱梅摘星的耳朵。

    “哦。这位就是我向大师提起的小牛。据说,还是大师的一位老朋友。‘很熟很熟的那种’。”梅摘星说道。

    当然,梅摘星的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引自小牛。

    “哦?有意思。老夫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一位‘很熟很熟的’朋友?”一只黄鹂嘶哑而动听的声音缓缓响起。

    “一心,不要故弄玄虚。快滚出来见我!”小牛的脾气上来了。

    “哟!摘星兄这位朋友的脾气蛮大嘛。”又是一阵嘶哑而动听的声音。

    “……”

    小牛显然被这不紧不慢、十分奇特的语调气得不轻。

    “咳咳。话说一心大师,你为什么要换代言人呢?那只乌鸦都跟了你那么久了。”梅摘星听着黄鹂口中的乌鸦腔,浑身不舒服。

    “唉——是啊,我也很想念那只乌鸦呢。可惜,人家跳槽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不能阻止那只乌鸦另谋高就。是故,便有了今日之局面。”

    黄鹂的语气颇为无奈,但是偏偏有一股乌鸦腔,生生把这种无奈变成了滑稽。

    这种幽默实在是天下无双。

    “咳咳。”梅摘星终于没有笑出来。

    “如今,买卖自由。一朝卖身,终身为奴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这些植物人,想要进行正常的交流,就不得不依赖鸣禽作为代言人。没有了乌鸦,还有黄鹂。只是一种口音说久了,短时间很难纠正过来。这是更换代言人唯一的后遗症。”

    梅摘星注意到,在说完这段颇长的话语后,黄鹂有些气息不稳。

    或许是这只黄鹂对业务还不够熟悉,也或许是代言本身的限制。

    “可是,换就换了。为什么还要养两张嘴呢?你如果开的起这么高的价,还会被那只乌鸦甩了?”梅摘星按捺住内心的幽默问道。

    “注意,我纠正一点。虽然你看到的是两只黄鹂,但是我只雇佣了其中一只。”一只黄鹂又开始了浓重的乌鸦腔。

    “这是何意?”梅摘星迷惑了。

    “就是,我只出了一只黄鹂的钱,就让你看到了两只。够明白了吧。”

    “扯淡!”

    这一次,不等梅摘星回话,小牛就接茬了。

    梅摘星听着那话从黄鹂的嘴里说出来,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两只黄鹂,当然要收双份钱。然而,一心大师只出了一份报酬?

    (这是为什么呢?)

    “告诉你们吧。

    “我雇佣的这只黄鹂,是黄鹂中的美少女,而且是美少女中的美少女。旁边那位,则是这位美少女的追求者。目前,两者正在热恋中。我能够允许他们占用工作时间谈恋爱已经相当开明了。那小子还对我感恩戴德呢。

    “宁毁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现在,像我这般以鸟为本、体谅鸣禽切身需要的雇主可是不多哟!”

    这段话显然有些长。梅摘星已经察觉到负责代言的黄鹂几乎累得口干舌燥。

    这个时候,两只黄鹂非常自然地进行了一个相濡以沫的动作。

    梅摘星看得呆了。

    居然还可以这样!

    也是难为这对黄鹂眷侣了。

    为了生活,即使是在热恋中,这一对儿也没有停止工作。

    这份敬业精神,这份纯真的爱情,这份美好的生活,实在美不胜收!

    看到代言人黄鹂工作的辛苦,梅摘星默默为这一对双宿双飞的黄鹂眷侣献上了真诚的祝福。

    为植物界大佬代言,这个工作也并非看起来那么轻松啊。

    然而,梅摘星的心思立马就被戳破了。

    已经相当疲惫的黄鹂再次开口:“摘星兄,我懂你的意思。你这个人相当优秀,甚至说是出类拔萃也不为过。只是,你太多愁善感了。如果你有缺点的话,那么这,就是你最大的弱点。”

    一口纯正的乌鸦腔,直击梅摘星的心灵深处。

    一心大师,就是一心大师,不经意间,就指出了梅摘星的弱点,让他未雨绸缪。

    罢了,又欠一心大师一个人情。

    “一心大师的善举,日月可昭。摘星佩服。”梅摘星献上了自己诚挚的敬意。

    “呵呵。摘星兄客气了。你我的关系,不用如此见外。”黄鹂的乌鸦腔更重了。

    “一心,你就没有什么话对老朋友说嘛?”小牛已经被冷落很久了。

    “呵呵。如果你也像摘星兄这么优雅、这么有气质,相信会有很多人愿意和你多说几句的,而且会多到让你目不暇接。”

    这一次,黄鹂的乌鸦腔中明显添加了戏谑的意味。

    梅摘星没有笑,他只是在心里忍不住大笑。

    “……”

    小牛遭遇了劲敌,一次次被黄鹂那口乌鸦腔挫败。

    “罢了。请带我们去见你吧,一心大师。”

    梅摘星想要适可而止地中断这次热烈而友好的交谈。

    “看看,这就是摘星兄。你要学习的地方还多着呢,小牛。”

    临走,黄鹂……不!一心大师,还不忘教训小牛一下。

    这简直让小牛浑身颤抖。

    两只黄鹂并排飞行,后面跟着梅摘星和小牛。

    两只黄鹂飞得不快不慢,眉目传情。

    梅摘星悠闲地欣赏美景。小牛郁闷地一言不发。

    他们走得并不慢,两边的枝枝蔓蔓飞快地向后退去。

    两只黄鹂不愧是当地人,路熟得很。

    之前,梅摘星和小牛经常要粗暴地扯开拦路的藤蔓。但是在两只黄鹂的引导下,他们再也没有被藤蔓拦住去路。就仿佛是两只黄鹂在这盘根错节的丛林中凭空开辟了一条路。

    梅摘星知道,这就是熟能生巧。

    不论是统兵作战,还是修炼武道,熟能生巧总是一个不变的法则。

    走了很长一段路,两只黄鹂逐渐放慢了速度。

    梅摘星知道,他们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

    “好了,你们的任务结束了,去玩吧。”前面的两只黄鹂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显然,这句话不是对梅摘星和小牛说的,而是对那两只黄鹂说的。

    用黄鹂的口对黄鹂说话,真是有趣。

    “我猜,我们距离一心大师你相当近了。”梅摘星举目四顾。

    “对,近到你们可以直接听到我说话。”一个颇有气势的声音回道。

    这个声音没有乌鸦腔,也没有黄鹂动听的音色。这是一心大师本尊的声音。

    “一心,出来见我呀。”小牛呼唤到。

    对方静默了。

    “一心,你都不理我的?”小牛有些幽怨,“还有,现在你怎么可以不需要代言人了?”

    “这是因为……”梅摘星正要解释,就被一心大师抢断了。

    “这是因为我的实力太强了。”一心的语气越来越有气势。

    听得出来,一心对自己的实力那是相当骄傲。

    “……”

    小牛哑口无言。

    梅摘星笑而不语。

    “你以为,我是那些低级的穿越者?真是愚蠢!”一心劈头盖脸的声音砸来。

    这里,是一心的主场。

    身在主场,就要有主人翁的意识。

    一心,已经毫无保留地彰显了自己的主场优势。

    接下来,这场平等的对话相当自然地演变成了一心的自吹自擂……不!是单方面压制!

    “在我们植物界,一般来说,要实现流畅的语音交流,就要借助某些媒介。这些媒介大多就是栖息在我们身边的鸣禽。就像你们刚刚谋面的黄鹂,当然,还有摘星兄见识过的乌鸦。这还只是我的代言人,其他植物人的代言人更是五花八门。”

    “那么……”小牛刚想说话,就被一心打断。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在疑惑,疑惑我现在为什么给我的代言人放了个假。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这正是我作为它们的雇主,最伟大的地方啊。”

    一心的声音透露出相当程度的自恋。

    “……”

    小牛完全处于下风。

    梅摘星虽然对一心的自恋有些不屑,但是不得不承认,一心所说的确实是对的。

    一心没有立即说下去,而是稍稍停顿了一会儿,仿佛是给这里的一人、一牛留出一些仰望和膜拜的时间。

    片刻之后,一心继续。

    “当然,你的疑惑不止于此。我可以离开自己的代言人亲自讲话,这显然说明我不是一般的植物人。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你真是头蠢牛!你的思想充满了奴性,你以为我会被植物界这种一般的规则所束缚?呵呵。”

    一心的骄傲扑面而来。

    小牛继续懵逼。

    梅摘星立马发现了一心的新乐趣,虽然看到小牛很受伤,但是一心毕竟是一个植物人,比起小牛不知要寂寞多少倍,所以他并没有介入的意思。何况,小牛说过一心是它最好的朋友。为了最好的朋友,做一点牺牲又有何不可呢?

    梅摘星没有介入一心与小牛的会谈。

    毕竟他和一心的关系很熟。现在,小牛是一心很熟很熟的朋友。他自然要让这两位很熟很熟的朋友拥有完整的友谊时间。

    一心和小牛的热烈会谈还在持续,虽然小牛一句完整的话也插不上。

    “难道摘星兄没有告诉你,我的实力已经强到可以脱离代言人而亲自讲话的地步了吗?

    “哦,你当然不知道。你从一开始就认定魂穿的植物人无法说话,你的奴性已经深入骨髓!我可以亲自说话,摘星兄觉得这很自然,但是你,却是连想一想的意识都没有。还看不出你和摘星兄之间的差距吗?”

    梅摘星觉察到,从小牛方向有复杂的眼神投射过来,实在哭笑不得。两位久别重逢,本该剪烛西窗,为何偏偏要牵扯到他呢?

    “我的那位至交,对我的实力可是再清楚不过。区区植物界的一般规则,岂能奈何得了我?即使我魂穿成了一种植物,也动摇不了我的王者地位!而你,居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直到现在,你还能底气十足地、说是我很熟很熟的朋友吗?”

    一心的语气虽然缓慢,但是更加得无懈可击!

    小牛露出了羞愧的神色。

    “你——不——能!”一心一字一顿道。

    一心完美收官!

    梅摘星向来佩服一心大师的语言天赋和论证能力。但是看到小牛在一心面前毫无招架之功、还手之力,实在有些于心不忍。

    现在,一心打出了一记绝杀。这段单方面的屠杀该画上终止符了吧?

    梅摘星此次前来,就是促成小牛和一心的伟大会见,更重要的,他想请教一心。

    关于初七俱乐部这一次的火锅宴会,他有些困扰。

    他相信,充满智慧的一心大师,定然可以轻松答疑。

    这一次的火锅宴是由快活林的高老大主持。

    按照惯例,宴会上将审判一个人的生死。

    梅摘星已经收到了关于被审判者的信息。

    而这,正是他的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