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 轮回恐慌 > 第十六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下)
    却被聂小倩一把拉住”敢问公子贵姓?”

    “在下宁采臣,不知姑娘…”宁采臣有些踟蹰的问出了一直憋在心底的问题。

    “聂小倩,公子喊我小倩便可”聂小倩面带复杂的看着眼前人。

    “小倩?那我明天去小亭找你”说完便径直远去。

    只留聂小倩在原地,有些感动…有些哀怨…

    燕赤霞老远便看见湖上火光冲天,还不等赶过去,火就迅速熄灭了,处处透着不正常。

    想起那个穷书生呆呆的,燕赤霞不由脚下加快了速度,但愿不要那么快被吸成干儿。

    一路急赶,等到达凉亭的时候却已是人去楼空。

    燕赤霞沿着残留的鬼气,一路寻找,追入密林当中。

    几次搜索,都没看到那害人的鬼物,燕赤霞心里愈加烦躁,拔出背上的宝剑,一剑便将身旁一颗臂膀粗的树枝砍倒。

    “夏侯打不过燕大侠,就跑过来欺负一个弱女子?还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剑,是贱吧!”宁采臣听到挥剑劈砍的声音,不由心里吐槽着。

    也是天黑看不清楚,加上先入为主,让他对夏侯愈发鄙视。

    不过都是熟人,等会知道是自己把他引的团团转,应该不会一下子想不开,直接劈了自己吧?

    可是想想刚才的手感……不对,是自己把人家亭子点了,这是报答她呢!

    宁采臣抓起手边的石头,使劲向远处一抛,跟遛狗一样把燕赤霞吸引了过去。

    趁着机会,宁采臣弯腰起身,又准备转移到下一个地方。不料一脚踩到枯枝上面。

    “咯吱……”

    “终于逮住你了!”燕赤霞口中一声怒喝,双手提剑,反身飞向宁采臣待的地方,对着就砍了下去。

    聂小倩感动了不到一会儿,就看到宁采臣快将自己玩死了,

    也管不了太多,心底还未彻底磨灭的善良以及不知名的情愫驱使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宁采臣就这样死去。

    从藏身之处飞出来,故意弄出了很大的动静。

    燕赤霞一看,好嘛,总算抓着正主了,看你还往哪里跑!

    双脚在树叶上轻点几下便换了方向,单手回鞘,一摸怀里,直接掏出一根噬魂针来,注入法力后,散出柔和的暖光。

    反手一抛,噬魂针便朝聂小倩飞去。你不是飞的快嘛!看我的法针快还是你快!

    就在即将刺中聂小倩的时候,一直守这附近的姥姥忍不住出手了,马上就是给黑山姥爷上贡品的时候了,这会她可不能出事!

    将自己的一根妖须从地底拔起,横在聂小倩的身后。

    “砰”

    法针和妖须方一碰撞,便爆起刺眼的火光。

    毕竟今天它已经受过一次伤,再毫无防护的硬接一根噬魂针,让姥姥也忍不住发出来痛苦的嘶嚎。

    聂小倩借着机会,丝毫不敢停留,身影几乎瞬间就消失无踪。

    “臭道士!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要跟我过不去!真以为我怕了你不行?”不阴不阳的声音混合着愤怒从四面八方传来。

    受伤后姥姥立即收起妖身,没入地底,此刻也是凭借妖力,将四周的树木充当了传声筒。

    “呸!谁跟你过不去啊?”燕赤霞又掏出宝剑横在胸前,防备着随时可能出现的袭击“你杀其他人我不管,可是你要杀他?信不信我灭了你!”

    不知是被燕赤霞给震慑到了,还是等着以后再算总账,空气中的妖气逐渐消失无踪,又一次连个场面话都没留就开溜了。

    宁采臣虽然迟钝,这会却也是反应过来,刚才明显是燕赤霞的声音,自己还以为是夏侯呢!可是燕大侠怎么会对一个弱女子穷追不舍……

    “燕大侠!燕大侠!”宁采臣从刚才躲藏的地方爬出来,今天他差点都被劈了三四回了,不知道是心大还是命大。

    “想死滚回家死去,少在这里碍人眼!”一看到宁采臣,燕赤霞就气不打一处来,一路被跟狗一样溜,还浪费自己一根噬魂针!

    “刚才要不是我来的及时,你早被鬼害死了!”一把抓住满脸疑问的宁采臣就往回走“回去睡你的觉,明天早上趁早滚蛋!再在这儿住下去,神仙都救不了你!”一连串的训斥外加恫吓,将宁采臣的疑问硬是堵在嘴里说不出来,

    只能顺从的跟着燕赤霞往回跑,可是眼神却止不住的来回打量旁边这个大胡子,燕大侠按理来说不会为难一个弱女子才是,难道小倩是江洋大盗?怎么可能!宁采臣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跟真相只差一张嘴了,不过,谁让他喜作死人又怂呢。

    继续奔跑,可是这脚怕是要废了吧……

    在没人注意到的一方,一片儿写了字的白绸,被一根细小的树杈勾着,慢慢缩回地底。

    一路被绕的晕头转向的张腾飞和吴迪,瞅着眼前影影憧憧的林子发呆。

    早就看不到宁采臣和聂小倩的影子了。

    “飞哥哥,要不你闻闻看,他们到底在哪儿?”吴迪作死的对着张腾飞说道。

    “你才闻,你全家都去闻!”张腾飞真想掐死这货“老子特么是吸血鬼!又不是狼狗。”

    没能参与到这段剧情,两人虽说颇有些遗憾。

    可他们暂时也不用太过在乎宁采臣的安危,燕赤霞追来的方向,可是比他们俩刚才待的地方离宁采臣还要近,等他们开始追的时候,燕赤霞都在他们前边跑了好远了。

    虽然宁采臣习惯性作大死,可这剧情才开始,又有燕赤霞护着,总不至于第一天就噶屁儿了。

    毕竟,空间是逼着他们去进化,又不是要他们去死,否则直接一开场就关门放黑山老妖,那多利索的。

    索性两人就准备回去休息,在路过凉亭的时候,吴迪把下午在城里买的画拿了出来,放到被烧的面目全非的亭子里,用案板压住,省得被风吹跑。

    “剧情虽然现在有些乱,但大致还在轨迹上,给那家伙来个助攻,明天晚上我们说不来能看一场活春宫嘞。”吴迪贱贱的样子惊呆了张腾飞。

    还可以这样操作?你特么忘了明天晚上这亭子里全是姥姥的舌头,还活春宫?自宫吧你!

    “作死也不是你这么作的,明天晚上直接拿去给宁采臣不就行了”张腾飞也不解释,直接给定了调子。

    吴迪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路上不时的还蹦蹦跳跳真可爱一番,看得旁边的张腾飞想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