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一尾锦鲤 > 第370章 承诺永远
    听了黑衣的问题,言奕眸光微动,“我大概知道她一身魔气是怎么来的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言奕心中为之前的怀疑内疚,也终于明白菩星为何不回去。

    她定是害怕带着一身魔气回去的,所以才来这般险境寻求解救之法。

    菩星所在的洞口很大但不深,一眼就看完了,空空如也。

    菩星便蹦蹦跳跳又换了两个洞口,都没有东西,遥望对面的洞口也是如此。

    若是有妖物的存在,菩星这般动静早该出来吃她了。

    菩星挠了挠脑袋,喃喃自语,“难道这里的妖物都赶集去了吗”

    菩星有些丧气,这要让她去哪里找食魔蜥。

    菩星站在一处洞口插着腰,拧着眉,一时也没了主意。

    “陛下看岩壁”

    黑衣突然惊道。

    言奕眼睛眯了起来,也发现了危险的存在。

    就在菩星脚下,岩浆突然攀附着岩壁悄无声息地往上游,就像是有眼睛一般朝菩星靠拢过去,速度极快。

    岩浆赤红,虽没有声响但菩星眼四周光的改变让她敏锐地发现了不同,一低头便看见了那逆流而上的岩浆。

    菩星瞬间做出反应,手一勾一跃翻身而上,踩着一个个洞口作为支点往上攀。

    然,那岩浆像是有灵智一般,突然朝菩星激射而来,菩星侧身一滚,那一股脱离出来的岩浆便击中菩星刚刚所在的位置,而菩星因为突然翻滚,一时脚下没有着力点,身子突然坠落。

    就在菩星以为自己要送入岩浆中灰飞烟灭时,腰间突然出现一条坚实的臂膀,将她紧紧地揽入怀中。

    突然整条河的岩浆如同海浪一般激荡起来,拍打着岩壁顺势而上,非要将出现在这里的人吞噬一般。

    言奕脚下银剑拔地而起,转瞬飞上岩壁。

    菩星跳着脚躲开溅到崖上来的岩浆,吓得小心脏怦怦直跳,两条胳膊牢牢抱着身边的人。

    那脱离了本体溅上来的岩浆仿佛失去了生命力,变得寻常,而岩壁下的岩浆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言奕看着抱着他不撒手也不抬头的菩星,眉心尽是无奈,“抱够了吗”

    菩星心虚地放开手,讨好地笑了笑,看到言奕一张黑脸后,耷拉了眉眼。

    “你、你怎么来了”

    言奕撇了一眼岸上岩浆,语气生硬,“不自量力”

    菩星嘟嘟嘴,不敢反驳。

    “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自己有多么重要”言奕眉心尽是带着无奈的气愤。

    菩星睁着大大的眼看他,眸子一如既往的清亮。

    我,很重要吗

    言奕看她这呆样心里的火烧的更旺了,“你不知道你自己什么实力吗你不知道这儿多危险吗为什么为什么不来找我难道我在你心里这般不值得依靠吗”

    “没有,正因为危险”所以才不想你去犯险嘛。

    瞄见言奕目光骤冷,菩星识相地刹住了后半句。

    “你有没有想过,你突然消失,我我很担心你。”言奕目光透出哀伤,以及对那段时间的惶恐不安的害怕。

    菩星第一次看到言奕如此不安,在别人面前展露脆弱的样子,一时心慌,忙解释:“我、我不是故意让你担心的,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你们都以为我死了,我就想着等我好了我在回去,免得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从未放弃”

    言奕想说我们从未放弃找你,从未相信你死。

    不光是言奕,蓝煦夫妇和鸟族夫人都没有放弃过寻找菩星。

    但言奕说着便又记起了,古朗从中作梗,怎么会把这些事都告诉菩星,他巴不得菩星和天界完全断了联系。

    显然,菩星并不清楚古朗所为。

    言奕叹了一声,哪里忍心真的责怪菩星,轻轻将她抱在怀里,“我还有你的亲人,我们怎么会那么轻易就相信你死了,你这么蠢,我该怎么惩罚你才能让你长点记性”

    菩星的脸埋在言奕的胸膛间,鼻间全是他身上凌冽的味道,一直燥乱漂浮的心渐渐安定下来,仿佛终于回到了归所。

    菩星不傻,言奕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说明他们一定一直在找她,而菩星曾多次问过古朗天界的人可还在找她,古朗给她的回答是在她心里直接找过,后来渐渐就放弃了。

    今早吃饭时,说起种菜一事,摊贩大叔只字未提自己的名字,可整个魔尊府的人都知道菜是菩星种出来的。

    大叔不知,只有一个原因,是有人故意不让外传的,能做到只有古朗。

    当时菩星还想无所谓,如此一来,古朗的声威更高,对他以后同意魔族更好,可现在看来他只是为了不让自己还活着的消息传出去。

    加之菩星已经察觉到古朗对自己的感情,古朗会这么做菩星哪里还能猜不到。

    菩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叹一声,还好,已经及时说清楚了,否则当面扳扯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菩星手指轻轻揪着一块衣服,闷声问:“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言奕眸光闪了闪,轻声道:“一直找就找到了,不管你去了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永远。”

    这承诺太重,让菩星不敢认真的深思。

    “那你还生我气吗”菩星趁机弱弱的问。

    菩星背后言奕柔得能滴出水来的眼神陡然一冷,“你有做什么让我不生气的事吗”

    有啊,看我这会儿多乖

    菩星腹诽,当然仅限于心里说说。

    “先老老实实把你最近在魔界的行为一五一十地告诉我”言奕又加了一句。

    菩星眼睛一亮,这简单啊,而且她可是做出了好大成绩呢

    不过,菩星苦着脸从言奕怀里钻出来,一头的汗已经把言奕的衣服都打湿了。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言奕抬手将菩星额前和脖子上打湿的头发顺了顺,恋恋不舍地放开自己的怀抱。

    此处确实不是说话的地儿,但这火山岩的怪异之处值得探究一番。

    言奕走到岩壁边缘,望着沸腾的岩浆,眉目有些凝重。。

    “这火山岩与传闻大不相符,看来是发生了变故。”菩星跟着往下看,凝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