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绿谷出久碍于规则限制,没有使用出他的最大威力,轰焦冻在挨了他一拳以后很快就恢复了过来,重新站直了身子。

    而绿谷出久虽然击退了轰焦冻刚才的进攻,不过他在进行反击的时候,不慎让轰焦冻的指尖擦到了他的左臂,作为代价他的左臂上面覆盖了一层薄冰。

    因为这一层薄冰冻坏了绿谷出久手臂上的神经,所以直到比赛比赛结束,接受治愈女郎的治疗之前,他都没有办法在使用他的左臂了。

    此时轰焦冻和绿谷出久之间由于两个人重新进入了僵持状态,轰焦冻的体表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一些冰霜,显示出他已经是即将到达他的极限,而绿谷出久更是连站都站不稳了,就凭他那副跌跌撞撞的样子,哪怕是一个三岁小孩都能够看得出他就快要倒下了。

    两个人之间脆弱的僵持持续了一阵以后,状态稍好一些的轰焦冻发动了攻击。

    这一次他吸取了教训,没有冒险上前,而是站在远处对绿谷出久发动了攻击,打算就这样凭借着体力优势,利用不间断的攻击一点一点的把绿谷出久磨死。

    绿谷出久知道自己不管再怎么努力的无视疼痛,能够使用个性的个性次数还是有极限的,因此在面对轰焦冻速度和威力都降低了很多的冰川攻击时,能避则避实在是对不过了才弹动手指,将冰块击碎,但就算是这样他的每根手指使用了不下两回。

    坂本沙看着绿谷出久那出血、变形的手指感慨道。“绿谷估计是抱着‘反正恢复女郎可以治好自己的伤’这样的想法才这样肆无忌惮的伤害自己的身体。”

    “虽然我怀疑恢复女郎能不能治愈那么严重的伤,不过雄英校方没有叫停比赛就说明他目前所受的伤势,还在治愈范围以内。”

    “这样几乎是同归于尽的打法是唯一能够让绿谷,能够击败比自己强大的轰的唯一办法,”坂本沙摸了摸他的下巴,“这种为了获胜,可以不惜忍受剧痛的精神正是让人敬佩啊。”

    俗话说十指连心,疼痛等级一共有12级,而手指骨折的疼痛等级是10级,仅次于阑尾炎痛等内脏痛。但绿谷出久受伤的所有手指都受伤了,他实际承受的疼痛早就到达了12级。

    虽然绿谷出久能够继续战斗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因为他身体分泌了大量的肾上腺激素,让他忽略了痛楚,但就算是这样,这也是十分了不起的事情了。

    坂本沙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他蒙心自问如果自己和绿谷出久交换位置,他能够像绿谷出久那样的拼命吗?

    他得出了结论,内心是是一个成年人的自己,虽然具备远胜于绿谷出久的人生经验,但也因此失去了少年的热血。如果自己的个性和绿谷出久一样,并且现在是他站在台上和轰焦冻对战,他或许会为了胜利千方百计的思考能够打败轰焦冻的方法,但绝对不会采取这种自残型的方法。

    坂本沙自嘲一笑,“看来我的觉悟还是不够啊,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绿谷,让他能够这样奋不顾身的战斗。”

    时间流逝,轰焦冻和绿谷出久之间的战斗又持续了一会儿,绿谷出久还是那副摇摇晃晃的样子,但他始终坚持着没有倒下,反倒是轰焦冻体表的冰霜范围已经大幅度扩大了,轰焦冻为了防止他被自己的个性冻住,轰焦冻被迫停下了消耗巨大的冰川攻击,而是和绿谷出久打起了近身战。

    轰焦冻在又一次进攻失败,被绿谷出久击飞的时候脸色狰狞的问,“这仅仅是一场比赛,为什么你会如此奋不顾身的战斗?”

    “为了不辜负.....那个人的期待!”绿谷出久断断续续的说,“而且我想要成为....能够笑着拯救别人的...最强的英雄!”

    绿谷出久的话触动了轰焦冻的心,让他产生了片刻的失神,绿谷出久乘机一个头槌顶在了轰焦冻的肚子上。

    他声嘶力竭的大吼道,“不管是丽日同学、饭田同学....大家都是全力在拼.....我没有办法原谅你只用一半的力量...就想成为第一。”

    “所以我要赢,我要超越这样的你!”

    随着他的话,绿谷出久狠狠的在轰焦冻的肚子上打了一拳。而轰焦冻则应声飞了出去。

    坂本沙皱起了眉头,“这一拳的威力不像是一个手臂骨折的人能够打出的。难道说绿谷使用了他的个性吗?”

    “但以绿谷个性的威力来看,如果他使用了个性的话,轰已经死了。”

    这时坂本沙脑中灵光一闪,“难道说绿谷现在能够做到控制自己的个性了?”

    但他随即有陷入了疑惑,“如果绿谷能够控制他的个性的话,为什么刚才不打击轰的头部,而是打击腹部。如果刚才他打头的话,刚才那一拳的威力足够让轰到底不起来。”

    还没有等坂本沙想出一个结果,对战场中的局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之前靠着自残的方式压着轰焦冻打的绿谷出久,在击飞了轰焦冻以后,并没有选择乘胜追击把轰焦冻打到场外,而是站在原地对着倒在地上的轰焦冻大喊,“你身体里的火焰能力,难道不是你的力量吗?使不使用这个能力和反不反抗你的父亲有什么关系。”

    轰焦冻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像是想通了什么,从他的左半边身体里放出了惊人的火焰。

    坂本沙见状苦恼的闹了闹头,“想不到轰居然在绿谷的刺激下放下了心结,使用了他的火焰个性,轰本来就很难对付,这下更加的难办了。”

    轰焦冻身上的冰霜在左半边放出的火焰的影响下,逐渐的溶解,他很快就恢复了行动能力。

    绿谷出久虽然面对着重新恢复完全状态的轰焦冻却没有露出绝望的表情反而,露出了笑容。

    坂本沙看着正在微笑的绿谷出久恍然大悟,“绿谷是为了让轰放下心结,才采取这样的打法,一点一点的压迫轰,让他不得不使出自己的全部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