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木叶之最强嘴遁 > 272.给风中天苍做嫁衣
    她当即也有些怀疑,风中天苍说的是不是真的。虽然不太相信一个星主的话,但是当外面的星主是一大群都这样说的时候,子约星系之主就不得不忌惮一下了,万一是真的,岂不是很可悲。

    金脚星系之主心理咯噔了一下,他看向风中天苍的眼神当中出了最初的杀意之外,已经多出了一种恐惧,不过最后转变成为更强的杀意。

    “他是怎么知道我的过去的?不可能,我已经将所有的过去都抹除了,为什么他会知道?”金脚星系之主的曾经,可是充满了黑暗,一点儿也不光彩。

    风中天苍是怎么知道的?风中天苍当然是调查过金角星系之主的过去的。并且顺藤摸瓜还真的调查到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东西。

    这个金角星系之主,背后居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他贪财好色,曾经组建过一个组织,用来打击星皇。

    当初,金脚星系之主和星皇都只是普通的星系之主,因为皇族血脉纯正,因而同样是下一任星皇的继承者候选人。不过那已经是无尽岁月之前的事情了。

    星皇所处的组织首领并非星皇,而是某个上古皇族后裔,其实力更是在星皇之上,一开始金脚对付的也不是星皇,而是那个上古皇族后裔。

    结果,那个上古皇族后裔没想到那么好对付,稍微舆论一压迫,他就垮了。之后,星皇所处的组织经过领导人调任,星皇当上了组织的首领。

    金脚星系之主的下一个目标,当然变成了击垮星皇。他知道,击垮了星皇,下面就再也没有可以胜任的了,因而这一次他就能够胜利。

    只是,事与愿违,星皇并非那么好击垮的,因而,长期以来,这个金脚星系之主,处于不断摸黑星皇的地下工作当中。

    星皇的存在,告诉了他,只要足够贱,再怎样的摸黑对他都没有一点卵用。毕竟星皇原本给人的印象就是强势、厚脸皮、不要脸,如果这样的家伙成为了最后的继承人的话,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因为这样的人比起那些愣头青更能够做出大事情来。

    星皇越阴险黑暗,看起来反而是给他积攒优点。这个金脚星系之主彻底崩溃了。为什么这天底下还存在这么不要脸的家伙,而且舆论攻击对他无效啊,这要怎么办?

    于是,金脚使用了更加阴毒的招式。他成立了一个更加黑暗的组织,这个组织别说买凶杀人,就算是更加阴毒的事情,都能够做出来。当然组织带来的利益,已经足够的可观。

    金脚星系之主领着这可观的收益,心里却是笑着说道,“现在那家伙还不够黑暗啊,那就替我背锅吧。”

    每一次组织作案,矛头都会指向星皇,而星皇却一无所知。金脚星系之主将金光身边一切牵扯利益的所谓敌人,一个个接连的抹除了。

    既然星皇不够坏,却要装出一副真正坏蛋的样子,那么他就顺水推舟一把,让星皇成为彻彻底底的坏人。

    于是,当星皇发现和自己存在矛盾的人渐渐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时候,一开始他还觉的是好事,以为有人在帮他。这还真是可笑的想法。

    在之后,宇宙检查会找到了他,作为母宇宙安排在子宇宙的检查会,他们有必要核查一下这个星皇的候选人,是否合格?

    “他们都是你杀的?”检查会质问道。

    “他们都阻碍了我,因此触犯了天意,因而都死了。那些没有得罪我的人,还活的好好的,他们很可爱,上天不会带走他们。”这就是当时星皇的回答。

    监察会大眼瞪小眼,不明白这个星皇说的是什么鬼哦。

    不过后来检查会才明白,原来这就是军权神授的思想。没有想到这个星皇居然还懂的用这种套路,看来很有才能啊,一定会将宇宙给治理的很好。

    毕竟,在当时,宇宙里可还没有不能杀人的规定,因而底下的人们对星皇敢怒不敢言,万一乱说话,下一个死的就是他们。因而星皇即便表面上劣迹斑斑,但是也没有受到什么威胁。

    原本,金脚星系之主打算用这种极度摸黑的方法彻底将星皇变成一个大魔头,从而让正义的势力消灭他,但是正义的势力似乎并不不存在?

    而且,宇宙监察会这是什么情况啊喂,居然这样还认同了星皇。

    然后,宇宙监察会居然选择了星皇,而金脚最后没能成为星皇。

    从那以后,金脚星系之主开始变得癫狂,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便是只要不要逼脸,就能够活的很好。能够横行霸道的,也只有坏人,而能够治坏人的,只有更坏的坏人,这叫黑吃黑。那些所谓的好人,因为他们内心积极向上,很少会去追寻正义的手段,因而也没有什么力量。

    而有了力量,多半会将内心变得黑暗。

    毕竟,力量是很难进行控制的。当手无缚鸡之力的时候,杀鸡都是很难的事。而当获得了足够力量,甚至可以杀牛。

    金脚星系之主通过摸黑星皇,虽然没有看到星皇因此而灭亡,却看到了星皇成功背后的真相,那便是利用力量,征服整个宇宙。没错,这种力量本来是应该属于他的。

    金脚星系之主内心开始扭曲起来,他时不时对着空气嘶吼,“星皇算什么!他只是一个强盗,他抢走了本来应该属于我的淫威!”

    这种为别人做嫁衣的感觉,让他感到痛苦,同时他也在后悔,为什么当初自己要选择沉默?哪怕是当一个坏人,也比沉默强太多了。

    所以,在这种扭曲的认知之下,金脚星系之主开始变得更加**。

    没错,他要开始变得更黑了。

    金脚星系之主的罪恶组织并没有因为自己落选了星皇而解散,他知道这个罪恶组织是他真正的价值,如果没有了组织,他便没有能够打垮星皇的力量。

    罪恶组织开始精英各种罪恶行业,任何见不得光的事情,百分之就是都有罪恶组织的插手。

    罪恶组织,轻易的就占有了一个隐晦看不到的市场,并且其他任何组织想要进入这个市场,都是很困难的事情,因而他已经垄断了。

    显然,垄断某个行业获得的收益都是非常巨大的,更何况是这种原本就是处于黑暗之中的产业,不说资金链不透明,从中能捞到多少油水,也没有人能够监督。

    几乎每一次宇宙中发生的传送门爆炸时间,宇宙飞艇沉默毁坏事件,某著名星系之主突然暴毙事件,接连的发生,都和罪恶组织有关。

    并且,在漫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星皇发现,所有和他作对的星系之主,开始一个个的暴毙,似乎,这还真的是上天在帮他?

    “我就是天命所归的星皇,我就是上天的意志!”星皇的虚荣心也膨胀了起来。

    但是他不会知道,这是已经被金脚星系之主安排好的。

    “即便成为了星皇又如何?你的力量是看得见的力量,和看不见的力量比起来,不值一提。”金脚星系之主已经明白,看得见的力量会受到监督,天生畏手畏脚的,看不见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强大。

    而受到监督的力量,一旦不可控起来,势必会被监督机构重视。而宇宙监察会,就是这个监督机构。

    一旦他们发现星皇坏到极点,难以控制,那么就会选择换人。

    到那个时候,便是自己上位的时候了。到那个时候金脚星系之主便会选择以一定坏的手段,给监察会留下一个好印象,从而接替星皇的位置。

    “膨胀吧,星皇!”金脚星系之主已经彻底的疯狂。

    在反对星皇的星系之主统统死光之后,金脚星系之主开始选择那些星皇一直觊觎却不敢动的女性星系之主下手。

    金脚星系之主伪装成星皇的样子,然后挨家挨户的敲门。

    一时之间,星皇绿了一大片的宇宙,为宇宙的生态创造了价值。到处都出现了星皇的血脉遗传。

    当然,因为如此,更多不纯净的物种便出现了。这件事情几乎完全触动了上户皇族。

    当初上古皇族还存在着,对于星皇四处留情的行为,感到了愤怒,因为这样只会让皇族权威,随着血脉的混杂和不纯净而逐渐消失。

    因为这事情,星系之主们对于血脉的纯净更加看重。

    上户皇族大发雷霆,决定降罪星皇,一脸吃瓜群众样子的星皇,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一边和上古皇族这些老祖宗们交代,一边还要忍受着那些莫名其妙出现的星系之主们,那些星系之主说自己为星皇戴了绿帽子,问星皇怎么解决这事情?

    星皇哪里知道怎么解决,因为这事情他根本不知道。不过,他也突然想到了那背后一直帮着他的人,莫非是那个“神”,想要给他开后宫?

    星皇当时就很愤怒了,对这些前来找他麻烦的“老公”们吼道,“滚!赶紧滚!要不然我派人杀了你们!”

    结果,一语成谶,那些“老公”们,第二天全体暴毙身亡。星皇彻底懵逼了,这一次事情真的闹大了。

    那些“老婆”们,因为害怕星皇的淫威,因而不敢吭声,担心吭声之后,她们也会死。于是只能等着星皇自己给个说法。

    结果,迫于压力之下,星皇随口一说,“你们的老公真的不是我害死的,不过,对于你们的损失,作为星皇我也应该给你们补偿。这样吧,以后我养你们。”

    于是,星皇开始有了后宫……

    没错,这就是后宫故事的由来,不过,这个后宫,可不只是星皇一个人的哦。

    风中天苍看着躲藏在星系里面的金脚星系之主,冷哼一声说道,“你的后宫之术可真是厉害啊,自己爽了,还要别人负责?”

    金脚星系之主开始浑身颤抖,因为他根本不认为,曾经的这些事情,会有人能够知道,毕竟那已经是无数岁月之前的事情,并且所有的痕迹已经被消除,不可能会在现在被调查出来的。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金脚星系之主唯独只能选择否认。

    风中天苍是怎么知道的?答案很简单,因为风中天苍已经入侵了罪恶组织内部,随便抓几个重要成员,通过搜索记忆的忍术,就得到了曾经的这一段隐情。

    当然,现在星系之主当中,能够对付风中天苍的存在,几乎已经没有了,风中天苍是轻而易举的就入侵了罪恶组织,只不过要将罪恶组织给找出来,难度大了很多而已。

    “你污蔑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金脚星系之主声音也开始发颤。他越想越觉的可怕,这个星主看起来也不强,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种事情?

    “我污蔑你?可笑,你的后宫现在都是星皇在给你照顾着的,还说我污蔑你?人证可是还在的。你当初创造出来的那些孽种,通过基因比对,也能够确定和你的血缘关系,怎么,有自信和我做一个实验吗?看看这些后人当中,是不是都有你的基因?”

    “我,我没有!”金脚星系之主彻底脸色苍白,他已经被风中天苍的攻势完全击垮,哪怕只要说出一点儿真相来,都是对金脚星系之主的巨大打击。哪怕,这些真相已经足够多,已经泛滥了。

    不过风中天苍依旧一字一句的继续道出了金脚星系之主曾经做的恶行。

    “当初你看上了一个女性星系之主,哦,貌似那个星系之主还是星系之花。你向她表白,结果被拒绝了,之后,你又用你的那些骚操作玷污了她?结果你猜怎么了,那个星系之主最后也被星皇收编了,听说还被好好的宠爱着。”

    风中天苍说完,金脚星系之主瞬间愤怒,吼道,“住口!星皇根本不配,他只是个小人!星皇分明也是继续她的美色,却假装正人君子,夺走了她!”

    金脚星系之主的表现,让旁边缠绕着他的子约星系之主感到了心寒。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没想到这个自己认为可以依靠的男人,内心如此污浊!

    子约星系之主当即远离了金脚星系之主,开始在心中感到恶寒并且充满了敌意。突然,她记忆深处的一些想法浮现,为什么当初她会选择跟随这个占领她领地的入侵者,还帮着对付本应该是伙伴的人?!

    子约星系之主似乎醒悟了,或许金脚星系之主用了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迷惑了她。这让她恨的牙痒痒。

    风中天苍冷笑着看着金脚星系之主,说道,“怎么,就你这一点心性个承受力,怎么和星皇一个样?人家星皇虽然也猥琐,但是至少敢做敢当,哪像你,只会躲藏在黑暗中,连自己是谁都不敢承认。你装扮成星皇的样子到处抹黑,最后你也将自己当成了星皇,认为自己就是真正的星皇。你塑造了星皇罪恶的影像,但是其实那本来是想给自己准备的,反而成了别人的嫁衣。你喜欢的女人最后进了星皇的后宫,你却自我欺骗,觉的应该重新发展一股势力,和星皇分庭抗礼,所以你决定对这个土著星座动手了……”

    “够了!!!”金脚星系之主一声大吼,“你给我闭嘴!”

    突然,金脚星系之主从口中喷出鲜血,那血都是黑的。

    黑血就像是五毛钱特效一样,不停的井喷,反正也便宜。

    风中天苍身旁的同盟们,各个都像是吃瓜群众一样,从刚才到现在,她们都完全没有搞懂风中天苍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让金脚星系之主吐血的。为什么他们怒骂了那么久一点儿作用也没有,而换到风中天苍这里,三两句就让金脚星系之主吐血?

    楼兰星主震惊的看着风中天苍,难以想象,这个看起来帅帅的小伙子,没想到还是一个人才?!她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提拔他。

    楼兰星主给了风中天苍一个赞的手势,说道,“阿布,以后跟在姐身边发展,姐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每天都有辣条吃。”

    风中天苍眯起眼睛撇撇嘴,他可没有吃辣条的嗜好,要知道辣条的生产环境是很脏的,你无法确定吃下去的辣条里面有没有屎。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金脚星系之主双眼圆睁。风中天苍一看,就是要对他们动手的样子。

    只见金脚星系之主恶狠狠的盯着风中天苍,吼道,“你太可怕了,你这种人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金脚星系之主瞬间出现在风中天苍面前,而风中天苍也瞬间出现在几公里之外,想要比速度,风中天苍可不会输。

    金脚星系之主伸手去抓,抓了一个空,他顿时更加愤怒。

    他已经完全癫狂了,火气之大,就像烈火焚身一样,急需要发泄出去。

    而此时,那个带领大部队的首领,楼兰星主,当然是除了风中天苍之外给他最大仇恨值的目标。

    当即一个闪身,金脚星系之主已经出现在楼兰星主身前,直接掐住了楼兰星主的脖子,然后抬起来,当场就像撕纸张一样,将楼兰星主给撕碎了。

    血花飞溅,一切发生的非常快。星主在星系之主面前,这力量差距太悬殊了。

    而此时彻底被风中天苍激怒发狂的金脚星系之主,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什么星皇的规定,什么应该做不应该做,金脚星系之主已经彻底的抛之脑后。

    原本楼兰星主带领过来的星主们,一个个看到这个景象,肝胆剧烈,哪里还有抗议的气势,一个个做鸟兽散。在绝对的力量碾压面前,生命往往比其他一切还要宝贵。

    烈风星系之主看到惨死的楼兰星主,也动容。不过他并非是惋惜,而是庆幸。庆幸他聪明,没有当这个首领,而是将楼兰星主捧起来当了首领,成了替死鬼。

    而金脚星系之主,在杀了楼兰星主之后,并没有消气,而是再次向着风中天苍飞去。

    一路上挡道的星主们,全部被金脚星系之主击杀。

    风中天苍看着这个癫狂的金脚星系之主,说道,“我想解决你,简直轻而易举,不过我不会这样做。毕竟这是星皇的宇宙,那就让星皇来解决你。你们狗咬狗,关我什么屁事?”

    风中天苍直接进入神威空间,金脚星系之主顿时失去了目标。

    失去目标之后,他只能继续残杀周围的星主。而这个时候,烈风星系之主也聪明的选择逃跑。这个时候,就是考验脚速的时候了。

    “我苦练了那么多年跑步运动,不就是为了这一刻的逃命吗?”

    虽然金脚有金脚,但是也没有说脚的颜色能够决定速度天赋?这一点,烈风星系之主还是比金脚略胜一筹的。

    这附近,一时间化作一片血海,全是金脚星系之主造的孽。

    瞬间杀了那么多的星主,罪孽之可怕,当即就引起星皇注意!

    一道金光突然降临这里,一身光鲜亮丽的星皇,带着一群执法人员,出现在这里,看到了正杀的起劲的金脚星系之主。

    金脚星系之主倒是在星皇面前曝光了。

    星皇看着,觉的这个金脚星系之主好像很面熟,不过时间过去太久,他根本想不起来。

    “没想到,在这种偏僻落后的地方,也会出现这样的狂徒?!”执法队的人胆寒说道。

    星皇冷哼一声说道,“自古都有狂徒,特别是山高皇帝远,以为我星皇伸手触碰不到了,就可以肆意妄为。”

    “带走!”星皇一声喝令!

    执法队甩着锁链瞬间捕捉了金脚星系之主。

    这些锁链都是特制的,专门对付星系之主。只要是星系之主,都别想挣脱这种锁链。

    星皇带走了金脚星系之主,而这个金脚已经彻底癫狂。风中天苍明白,等待金脚的命运,只有死路一条。

    数天之后,金脚星系之主的派系,全部被顺藤摸瓜找了出来,并且一并的给全部剿灭了。

    也便是这时,星皇才真正知道金脚的身份。原来当初坑自己的就是这家伙!

    而风中天苍,依旧在土著星座里面,说道,“这个星座已经没有了一股大势力,剩下两个垃圾星系之主,应该很好敲诈。”

    星皇不会想到,他也给风中天苍做了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