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岙抵达码头的时候已近凌晨四点。

    码头上挺热闹。

    这些都是民间自发组织起来的救援渔船, 不仅免费, 还倒贴油钱。

    尽管如此, 码头上依旧停了好几艘待开的船。

    码头上乱哄哄,有落水的渔民家人也上了船, 正在哭着诉说最后接到的电话,试图提供更多的信息。

    很快, 一艘艘船往海上出发。

    陆岙上了其中一艘。

    接他来的涛哥跟船主很熟,对他也很照顾。

    一上船,涛哥就给他拿了水跟晕船药来,“先吃点, 今天这个浪太频繁了,就算再大的船,怕都要晕船。”

    陆岙接过, 往嘴里倒了两片, 问:“现在情况怎么样?找到几个了?”

    “一共找到六个,直升机已经将人送医院去了。”涛哥道, “还有十九个没找到。”

    船沉时,渔民们一起跳船,抱着网箱,穿着救生衣漂浮在海上。

    刚开始,渔民们力气还充足时, 会漂一段游一段,尽量待在一起。

    人多比较能保障安全,同时也有利于大规模营救。

    据救回来的渔民说, 今天浪比较大,哪怕他们有意识靠在一起,不过一会功夫,大家便已力竭,没办法保持在同一片海面上,只能随波漂流。

    救上来的几个渔民都说了一下他们看到同伴飘走的方向,然而海实在太大了,天又黑,哪怕知道初始方向,也不知道人现在飘去哪里了。

    陆岙吃完晕船药,站在甲板上,往某个方向仔细观察。

    船上其他人也都在甲板上观察。

    风慢慢又大起来,船晃得厉害。

    已经有好几个帮忙的志愿者吐了。

    船上生活就是这样,哪怕再有经验,超过了人体适应极限后,该吐还是会吐。

    有些远洋捕捞的渔民,遇到大风大浪时,在海上一直漂着,能吐到躺在床上一连好几天都爬不起来。

    出海是一件辛苦事,从来都是。

    陆岙感觉还好。

    他看着海面。

    眼睛适应了之后,海面倒不完全是一片漆黑,而是带点雾蒙蒙的光亮。

    头顶上可能有雨云,今天看不见月亮也看不见星星,能见度非常差,这给救援带来了很大难度。

    除了陆岙之外, 大家只能看清百米之内的海域。

    陆岙知道这种情况,便观察得更认真了些。

    很快,船只抵达目的海域。

    他们现在还在近海,手机有信号,船老大们便一直用手机沟通,时不时调整船只航行方向。

    目标海域上,直升机一直在附近搜寻,陆岙看到了好几次,看了之后又收回目光。

    海上救援其实很累。

    陆岙一直盯着海面,看得昏昏欲睡。

    不知道看了多久,他忽然觉得海上有片东西,不知道是杂物还是人。

    船靠近了些。

    陆岙明显看到一个圆圆的脑袋。

    他忙提高声音,喝道:“在那边!那边有人!”

    大家一下振奋了,纷纷涌到陆岙旁边看,“哪边?!”

    “哪里有人?”

    “我怎么没看见,是不是看错了?”

    “船老大,船老大呢?我们往那边开就知道了。”

    一片乱哄哄的声音中,他们这艘渔船掉了个头,慢慢往陆岙指的方向开去。

    三百米,两百米,一百米,五十米……

    大家都看见了有人仰飘在海面上,只有半个头颅跟一小片肩膀露出来了。

    “操操操!真特么有人!”

    “快,快叫直升机,我们也找到一个人了!”

    “快艇,开快艇过去看看!”

    “人还活着吗?”

    船上的人很快放下快艇,几个经验丰富的渔民靠近。

    他们吃力地将人捞到船上,很快就探到了这人的呼吸。

    他们赶忙朝大船上的人喊:“真是人——还活着——”

    “快快快,捞上来。林医生,你过来看看。”

    落水渔民很快在大家的帮助下回到了大船上。

    随船医生过来看,很快判断道:“身上有大面积撞伤,目前没法判断有没有内脏出血,生命体征比较平稳,需要尽快送到医院去。”

    他话音落下,船上大家一阵欢呼。

    涛哥用力拍拍陆岙的肩,夸奖道:“好样的!”

    其他人也都过来,友善地拍陆岙的肩。

    在附近救援的直升机很快过来,带伤员过去急救。

    船上有人喊:“大家快继续寻找,说不定还有别的船员流落到了这片海域!”

    救援都是要争分夺秒,越早找到落水的渔民,他们活下来的几率就越大。

    涛 哥拍着陆岙,“你快看看。”

    陆岙点头,继续认真盯着海面。

    没一会儿,船已经到救援范围的边界了,他们需要换个方向,继续寻找。

    船前有人保持瞭望。

    陆岙见船随意选了个方向,走过去跟船老大沟通,“要不然我们西北方向找?”

    船老大看出他是刚刚发现落水渔民的人,倒也没觉得冒犯,解释:“我们西北方向已经有船只过去找了。”

    陆岙点头,又问:“过去找的船只多么?现在风往西北边刮,我感觉落水的渔民可能会飘到那一块。”

    “咦,今天不是刮东南风吗?”

    有经验的人站到甲板上感受了一下,立刻道:“风的方向确实变了!现在已经在刮东北风了。”

    “牛啊!这都能看出来?”

    “要不我们也往西北方向开?”

    “对!常老大,你要不跟其他船说一声,我们往西北方向开,成功率会更大一些。”

    船老大想了想,没有拒绝,“那我跟他们说一声。”

    船老大打电话问过公安那边的人后,将船又换了个方向,这次往西北开。

    往西北方向开的思路是对的,还没开出五分钟,陆岙又看见了一个人。

    大家更加振奋了,连晕船的那几个都顾不上晕,他们嘴唇苍白着,颧骨上却涌起了一团兴奋的红晕,目光灼灼地盯着漆黑的大海。

    大家纷纷挽起袖子帮忙。

    很快,落水的渔民被救了上来,医生看后,发现他手臂骨折了。

    现在只要还有气,情况就不算太糟。

    大家赶紧打电话给救援直升机,让对方快来。

    落水的渔民被送走后,船继续开。

    陆岙陆陆续续又发现四个人,其中三个活着。

    这几个小时下来,大家都知道了,陆岙视力远比一般人要好,感觉也更敏锐一些。

    天还只是蒙蒙亮,今天又是个阴天,能见度更加差,很多人远远看到阴影,根本察觉不出来,陆岙却能清晰地分辨出那是人类还是杂物。

    船上其他人报错过好几次,陆岙却一次都没错。

    凌晨一共救上来的六个人,都是陆岙发现的。

    慢慢地,大家都听他的意见。

    他说要去哪边就去哪边,他说要停就停。

    涛哥忍不住过来跟他 说道:“我以前就听说了,你打鱼最厉害,潜水也最厉害,总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鱼。之前我还觉得可能是运气,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运气,你这就是实力啊!”

    旁边有人接了一句,“说句牛|逼就完事了。”

    “对,陆岙牛|逼!”

    “你这是真的牛,哥们我算彻底服气了。”

    “陆哥,我们加个微信呗,有空一起出来喝酒。”

    “我也要加一个。”

    陆岙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家纷纷涌过来,要加他微信。

    连船老大也拿着手机过来,“以后用得上的地方,你尽管说。”

    陆岙一边道谢,一边加他们。

    天渐渐亮了,大家都累得不行。

    尤其风浪比较大,人在船上飘着,晕船晕得很难受。

    他们在这一片海域来回犁过两次,陆岙凭一己之力发现九个落水的渔民,救援船队里其他船发现十三个。

    还有三个没找到。

    在这种天气下,找了一晚上还没找到,剩下的这三人多半已经凶多吉少了。

    他们是民间救援船,天亮了大家大多要工作。

    剩下的三人实在找不到,只能交给救援队继续找,其他民间救援船则返航。

    台风还没过去,大家回去途中又下起了小雨。

    风浪变得更大了些。

    船上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晕船,各自回舱室休息,也就陆岙跟几个老渔民好些。

    陆岙不晕,他只是饿。

    饿得头昏眼花,心慌气短。

    老渔民给他煮方便面,几个不晕船的船员在驾驶室小心驾驶船只。

    陆岙顾不上讲究,分到一大盘面,道过谢后就开始吃。

    其他人也过来捞面吃。

    这面是正宗的海鲜面,大家吃得津津有味。

    船老大坐在陆岙旁边,刚吃了两口,便见陆岙快速而安静地干掉半盘,忍不住搭话,“我听说你也买了条渔船,以后出海吗?”

    “出。”陆岙抓紧吃了两口方便面,“不过我还没考到《适任证书》,想开船出海得过一段时间。”

    船老大来了兴致,“你要在哪里考《适任证书》?我给你介绍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我来啦我来啦!

    感谢在2020-06-29 19:46:06~2020-06-29 23:59: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噗噗君、苏頥瑿、与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苏頥瑿 95瓶;考试好难 40瓶;蜗牛本蜗 32瓶;橙子酱蜜糖 30瓶;倚栏听风、豆沙包 20瓶;白泽 17瓶;秋千-千秋、阿佳妮、庭院深深深几许、zz、哎呀全是坑 10瓶;傅於昔、左门樽 5瓶;Emma 4瓶;素时锦年、岩鹛 2瓶;千山月影、萃萃鸭、和名字一样霸气的、小珊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 使:噗噗君、苏頥瑿、与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苏頥瑿 95瓶;考试好难 40瓶;蜗牛本蜗 32瓶;橙子酱蜜糖 30瓶;倚栏听风、豆沙包 20瓶;白泽 17瓶;秋千-千秋、阿佳妮、庭院深深深几许、zz、哎呀全是坑 10瓶;傅於昔、左门樽 5瓶;Emma 4瓶;素时锦年、岩鹛 2瓶;千山月影、萃萃鸭、和名字一样霸气的、小珊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 使:噗噗君、苏頥瑿、与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苏頥瑿 95瓶;考试好难 40瓶;蜗牛本蜗 32瓶;橙子酱蜜糖 30瓶;倚栏听风、豆沙包 20瓶;白泽 17瓶;秋千-千秋、阿佳妮、庭院深深深几许、zz、哎呀全是坑 10瓶;傅於昔、左门樽 5瓶;Emma 4瓶;素时锦年、岩鹛 2瓶;千山月影、萃萃鸭、和名字一样霸气的、小珊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 使:噗噗君、苏頥瑿、与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苏頥瑿 95瓶;考试好难 40瓶;蜗牛本蜗 32瓶;橙子酱蜜糖 30瓶;倚栏听风、豆沙包 20瓶;白泽 17瓶;秋千-千秋、阿佳妮、庭院深深深几许、zz、哎呀全是坑 10瓶;傅於昔、左门樽 5瓶;Emma 4瓶;素时锦年、岩鹛 2瓶;千山月影、萃萃鸭、和名字一样霸气的、小珊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 使:噗噗君、苏頥瑿、与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苏頥瑿 95瓶;考试好难 40瓶;蜗牛本蜗 32瓶;橙子酱蜜糖 30瓶;倚栏听风、豆沙包 20瓶;白泽 17瓶;秋千-千秋、阿佳妮、庭院深深深几许、zz、哎呀全是坑 10瓶;傅於昔、左门樽 5瓶;Emma 4瓶;素时锦年、岩鹛 2瓶;千山月影、萃萃鸭、和名字一样霸气的、小珊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 使:噗噗君、苏頥瑿、与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苏頥瑿 95瓶;考试好难 40瓶;蜗牛本蜗 32瓶;橙子酱蜜糖 30瓶;倚栏听风、豆沙包 20瓶;白泽 17瓶;秋千-千秋、阿佳妮、庭院深深深几许、zz、哎呀全是坑 10瓶;傅於昔、左门樽 5瓶;Emma 4瓶;素时锦年、岩鹛 2瓶;千山月影、萃萃鸭、和名字一样霸气的、小珊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