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是老婆脑残粉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像狗一样
    锅里是黄澄澄的小米粥,喷香的氤氲着热气,早餐不宜太过油腻,各种馅料的包子做起来,方千凝不擅长面食,就积极在旁边调馅料,甜的咸的荤的素的,简直都能去开个包子铺了。

    等小朋友们吃完饭,方千凝又带着他们做游戏,给他们唱歌、讲讲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郦妃传》男女比例本来就不协调,女人对孩子们本身就有一种亲和力,众人很快就和孩子们打成了一片。

    因为并不是一档很正式的综艺真人秀节目,贾晓峰只让人准备了两台机器,悄悄的藏在角落里,尽量不要影响孩子们的正常生活。

    其余的几个工作人员也没让在现场围观,拽到保姆车上一起看实时的镜头。

    秦臻臻盯了一会觉得车里有些闷,到了一边的树底下蹲着刷手机。

    小桃从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两瓶水回来,见秦臻臻正盯着角落看,小桃胖墩墩的个子也不高,踮起脚来才勉强看见,福利院的铁艺栏杆外面鬼鬼祟祟的站了个人,小桃惊呼一声,秦臻臻睨了她一眼,小桃才冷静下来。

    秦臻臻既然已经看了这么久了,想必肯定是确认这个人对她们没有威胁,不然早就报警让人抓了去了。

    男人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面容,不知道是不是盯着他看久了,小桃总是觉得这人好像有点眼熟,但是想想她认识的人里面好像没人会干偷窥这种事情。

    “小桃,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诶……”

    小桃白了秦臻臻一眼,诚恳的问她。

    “臻臻姐,你昨晚是不是又看大话西游了?”

    秦臻臻是《大话西游》迷,反反复复看了至少得几百遍了,平时等方千凝工作的时候,秦臻臻就猫在角落里一遍一遍的看,开始小桃还凑过去一起看,后来连小桃都把台词一字不拉的背下来了,秦臻臻还在一遍一遍的刷,所以小桃常说秦臻臻偶尔偏执的几近病态。

    两人笑骂了一会,再看过去栏杆外已经没人了。

    *

    肖天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是多事之秋,却偏偏丢了一切跑来这么个鬼地方,甚至在来这儿之前,肖天泽都不知道他收到的情报是不是准确的。

    不知道站在栏杆外面愣神了多久,肖天泽看见方千凝牵着一个小姑娘从房间里走出来,女孩儿也就两三岁的模样,走起路来都是颤颤巍巍的,方千凝微微弯着腰,把她的小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里,又俯下身抱起她,举着小姑娘闻高处的花香。

    明明只隔着一个简易到有些简陋的栅栏,但是肖天泽第一次清楚的感觉到,他和方千凝之间仿佛是隔了千山万水一般。

    面对一群稚嫩的孩童,方千凝甚至都不敢用力握住他们的小手,哪里都是软绵绵娇嫩嫩的,让人疼进心坎里。

    可他却想要扼杀一个鲜活的生命,因为对一个女人的迁怒,就要剥夺他来这个世界上看一眼的权利。

    季晓蓉埋怨肖天泽冷漠,肖天泽厌恶季晓蓉的算计,可这一切不应该让一个孩子去负责。

    肖天泽回帝都了,让人重新拟了一份协议,暂时不会终止和季晓蓉的婚姻,不仅没有离婚,甚至连该给季晓蓉的钱,都会一分不少的给她,但是条件是,在孩子十八岁成年之前,所有资金、财产由基金打理,季晓蓉无权支配。

    这便是强制季晓蓉尽好一个母亲的责任了,季晓蓉原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现在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只要能保住这个孩子,季晓蓉就不怕没有让肖天泽回心转意的一天。

    眼下已经无暇思考钱的问题了,先保住命才好,再者说,肖天泽既然保留了她肖太太的名分,该有的脸面必定会给她,她自己又没有娘家要贴补,也没有多少花销,等孩子成年了,该是她的全都是他的。

    肖天泽无心子嗣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会有那么多的私生子来和季晓蓉肚子里那个争抢家业,等将来孩子从肖天泽的手上接过权柄,季晓蓉的风光都在后面。

    有了孩子做桎梏,季晓蓉不敢再冒任何一丝一毫的风险,天天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连让肖天泽回家这样的要求也不再提了。

    肖家族老哪里聊到季晓蓉会虚晃一枪,眼看着到嘴的鸭子飞走了,这场关于继承人的没有硝烟的战争,以严肃处置了那个窜等季晓蓉假怀孕的佣人阿姨作为句号。

    而肖天泽也悄无声息的坐上了肖家家主的位置,甭管权力收回来多少,反正名号是有了。

    *

    “你这几天怎么比之前还要闲啊?”

    方千凝擦着头发问正在打游戏的明宴,难道不应该是‘趁他病,要他命’?

    在肖家乌烟瘴气的时候再来个釜底抽薪?

    明宴百忙之中空出手来把方千凝抱到自己的腿上坐好,方千凝正要去吹头发的,扭着身子挣扎,明宴目光紧盯着屏幕,皱眉嘶了一声,方千凝不敢动了。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不管是工作、做饭还是打游戏……

    “那是你男人本来就长得很帅,肖家这潭死水不知道憋了多少年了,没摸清底之前动手,是很容易吃亏滴。”

    屏幕上出现胜利两个字,明宴接过方千凝手上的毛巾给她擦头发,动作不知道比方千凝轻多少。

    明宴说的没错,算起来肖家的历史怕是要比明家还有久远,又不想明家男人已经洁身自好,私生子、外室不知道有多少,就像是一团草丛,其中不知道藏着多少毒蛇吐着鲜红的信子蓄势待发呢,恐怕连肖天泽自己都摸不清楚。

    眼下权柄交接,多少藏匿多年的老狐狸蠢蠢欲动,现在贸然掺和一脚,很容易被误伤。

    肖家和明家可以说是两个很极端的对比了。

    肖家子嗣众多,上了家谱的没上家谱的,都想在肖家分一杯羹,更有野心的想要占有一隅之地;而明家,净出轻重,明家男人自始至终都是守着一个女人过,也就导致了如今人丁凋零,只余下明宴和明曳,但凡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出现任何一点意外,都是明家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

    “你这么说会让我觉得压力很大。”

    方千凝艰难道,无形之中她真的背上了为明家传宗接代的重要任务。

    明宴笑着俯身啄啄她的唇。

    “我至少还能再工作三十年,只要这三十年里能有一个孩子,你就满分完成任务。”

    明家明宴一家独大,董事会也有人唧唧歪歪,都被明宴毫不客气的堵了回去,所以,方千凝现在生不生孩子还真不是最要紧的事情。

    明宴又何尝不知道明家人都着急着要孩子呢,他自己又何尝不想和方千凝有一个小宝贝,能每天甜甜的叫他爸爸,但是但凡方千凝有一丁点的不情愿,明宴都舍不得为难她。

    左右方千凝现在还年轻,他也还不算老。

    方千凝心里感动,眼里的爱恋简直都要溢出来了,明宴忍不住泼她冷水。

    “先说好,我过几天可能会很忙,不能陪你可不能跟我发脾气,不让我回房间睡觉。”

    明宴这会说什么,方千凝肯定都能一口答应下来。

    肖天泽既然已经拿到了肖家家主的称号,必定是伺机而动呢,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明宴也要提前在他发动进攻之前,做好预案和准备工作。

    而且最让明宴焦心的是,如今他们还面临这一个藏得很深惹敌人……

    flag是不能随便立的,明宴前脚刚说完‘可能会很忙’,紧接着第二天就开始不着家呢,当初是方千凝忙着在外面东奔西跑,明宴天天跟个怨妇一样在家里等门,如今方千凝总算是下定决心在家休息一段时间了,明宴又忙于应酬了。

    这是他的工作,明宴都已经那么累了,方千凝怎么舍得再说他什么,知道他忙,连电话都不给他打了,每天追着严肃问他明宴的行程,大多数都是不能回家吃晚饭的。

    方千凝若是有空,明宴也刚好有午休时间的话,会到公司陪他一起吃午饭,但是晚饭确实是很久没有一起吃过了。

    “千千不等先生回来了吗?”

    芳姨带着喜色从厨房端了最后一道清炒西兰花出来,就见方千凝已经悻悻的戳着碗里的米饭,垂头丧气的吃起来了。

    “明宴刚刚打来电话,说临时有事,不能回来吃晚饭了,芳姨,坐下一起吃吧。”

    芳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要知道这是两周里明宴头一回说可以回来吃饭,方千凝下午午觉都没有睡,光是面前这碗鸡汤就小火慢炖了四五个小时。

    眼看着时间逼近十二点,明宴还没有回来,方千凝有些担心起来,之前明宴从来没有这么晚回来过。

    换了一身轻便的家居服,方千凝准备开车去接明宴,客厅里的灯已经闭了,方千凝不想兴师动众的也就没开,芳姨听见有动静出来查看,方千凝已经在门口换鞋了。

    “这么晚了你自己去不安全,等我两分钟。”

    芳姨很快换了衣服,方千凝也已经问清明宴的位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