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蒲苇戏珠 > 第九章 求雨
    安宁只负责帮忙抓紧口袋,四九跑来跑去的捉,很快就一大袋子。

    “现在有水,有食物,不会饿死了。”四九开心、满足的捣鼓他的美味,再也不想大包子之类的。

    院子里两堆火,四九左右开弓,烤的乌烟瘴气的,却莫名飘着香味,像卖炸果子的味道,还有肉味。看四九哼着曲儿边烤边吃,旁边的木板上整齐的摆着成品蝗虫。

    安宁的肚子终于坚持不住了,“你烤个好点的给我,不要那个翅膀。”

    四九得令,在他的蝗虫大军里精挑细选了一只,去掉翅膀,献宝到安宁面前,小眼神一挑,好像再说‘相信我,真的好吃。’

    安宁将信将疑的夹起来,转到一边,她以她心度四九之腹,怕她没准备好,四九也给她来个生米煮成熟饭。

    小心闻闻,确实香,用手捏了下,是酥的,闭上眼睛放进嘴巴里,“恩~恩~不错,不错。香而不腻,微咸,酥脆。”怎么会腻,饿了好多天了,给一勺子荤油都不会腻吧。

    四九目不转睛的盯着安宁,安宁优雅的起身,施施然飘到列队待吃的蝗虫边上,大块朵颐起来。

    “你省着点吃,这些都是我存的口粮。”四九在旁边只说却不阻止,一脸满足。

    天色渐晚,俩人吃饱喝足,还剩不多的蝗虫。

    夜晚,院子里有火光,蝗虫都扑过来,这可乐坏了四九,不用跑去捉,自己送上门,捡银子一样高兴,围着火堆收获战利品。安宁也跟着捡,直到夜深,蝗虫少了点,俩人也累了,进屋收拾了床铺,四九一脸满足的拥着安宁,同床共枕话来日。

    “明天我们烤了这些虾米,再提点水,准备好口粮就上路吧。”安宁还是接受不了蝗虫,美其名曰虾米。

    “好,让我睡到自然醒,好安宁。”迷迷糊糊俩人睡去。

    四九果然睡到日上三竿,安宁自顾自提了点水,坐在昨日的椅子上闭目养神。难得的静谧,偶有微风吹过,一点声音也没有,没有人声,也没有蝗虫的嗡鸣。

    四九起来没急着制作美食,收好东西。带着安宁从院子里出来,直奔酒肆,果然有葫芦,“借”了两个葫芦,回来装好水,烤好虾米,仍旧装在之前的米袋子里,准备出发。

    路上半个人影也无,蝗虫也无。

    找准方向,直奔正北,俩人食物不多,自是加快脚程,挑大路官路走,日夜赶路,以免饿死渴死在路上。

    再次见到人是十日后,俩人倒比先到这的人看着没那么骷髅。力气也好些。

    再往北就是大大小小的村镇,人仍然不多,稀稀拉拉,能走的都走了,剩下一些不愿意走或者走不动的人,殷殷期盼着下场大雨。

    至于为什么干旱,说辞不一。

    “定是天下有冤屈,老天爷才不降雨的。”

    “据说只有西南一带干旱无雨,莫不是这边的父母官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是旱魃,前村有个女子,被逼嫁给一个将死的老头冲喜,嫁人当晚穿着火红的嫁衣上吊自杀了,她头七当晚就发生了蝗灾,她是被逼死的,怨气太重,所以化为旱魃来报复了。”

    “据说当朝开国皇帝以杀戮立国,帝位不正,老天不保佑,才导致从开国至今,不是战乱就是灾害的。”

    “大逆不道的话,小心你脑袋,据说天子是拨了粮食来的,但是西戎国派了细作来捣乱,粮食才没有运过来的。”自有人阻止这种话,但避免不了大家私下传递。

    “天下是天子的天下,天子若非天选,上天自然不满。”

    后两种说法不知是不是敌国细作编出来捣乱的。

    归根结底,不是民怨就是有违天意。

    当朝纸贵,书本更贵,读得起书的人不多,在天高皇帝远的西南方,村里识得几个字,能念出皇榜的人就是有文化了。更别提有自然灾害的历史记录了。无史料可考,全凭前辈经验的口耳相传,关键是前辈们也不认识字。

    因为干旱的原因不一,就出现了不同的求雨。

    有父母官检查历年案卷明察秋毫的,有给红衣小女子修坟烧纸跳大神的,有私下胡说八道扰乱民心的,有没有私下组织农民起义的不得而知。

    最奇葩的还要属下边这两个。

    其一,给龙王写了篇文绉绉的文章,每天龙王面前诵读讲道理,反正百姓是听不懂,据说这位原来是帝都官员,得罪了人贬官至此,应是很有文化了,翻译过来,大概意思就是:龙王,你看,不下雨,百姓们受苦,吃不上饭,盗贼四起,这是我这个地方官失职,你作为守护一方的神灵是不是也算失职呢?当今天子圣明,敬天礼神样样周全,天子对你这么好,你给他的子民下点雨,对你来说不就是举手之劳吗?

    据说文章诵读之后真的打过雷,这位官员说这是龙王在提要求,至于要求是什么,他听不懂,他得写个奏折问问皇上,只有天子才能和神明沟通,于是真的写了封奏折发往繁城。

    安宁说,这不会是为了增加存在感,想再回帝都任职吧。

    恩……不是没有可能啊。

    其二,就是下边这位。

    掌管降雨的自是龙王,百姓们聚集在龙王庙前潜心跪拜。

    一个满脸胡子的壮汉,拨开群众走到香案前,“龙王!求你也求了这么多天了,怎么一点也不管用,莫不是白享受了这些香火,太舒服了,睡着了?”

    说着,拔了香,倒了香炉,推倒了香案,蹬着龙王底座跳起来给了龙王一嘴巴,“唉,醒醒,该降雨了。”

    四九倒是喜欢这莽汉,有趣的紧。

    连打了三个嘴巴,跪拜的百姓连呼不可,磕头如捣蒜,生怕得罪了龙王,“憨子,可不敢啊~”

    跪在前排的一个衣着讲究的老爷立刻怒了,抖着手,指着这莽汉连骂畜牲,“快给我拉下来!”

    众人才反应过来,上来几个壮小伙儿,压住了汉子。

    “给我捆了!畜牲啊!”那老爷气得跪也跪不稳了,疵牙咧嘴,嘚嘚瑟瑟的指着莽汉道“就用他给我祭龙王。”

    四九眼看汉子可能小命不保,欲上前搭救,安宁是知道四九性子的,连忙拉住四九,“等我想办法,祭龙王也得有仪式,不是现在就要命。你听我的……”耳语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