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长刀逆天传 > 第74章 往事
    “从此这片大陆将不会有武修一脉了,圣门也得给我消失掉,”商于浮于扶风郡上空,一脸得意自言。手中一柄七星琉璃剑散发着暗红血光“死吧,杂碎们。”正欲引雷,只见一秃顶还油腻的中年男子现身他身前,穿着邋遢。

    男人眯眼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琉璃宗的商于大仙啊。失敬失敬!”

    商于定眼看清来人“噢……原来是你,怎么成了这副落败模样了?”

    男人苦道“哎……一言难尽,不提也罢。”

    商于心中小算盘打了一遍“羡涛兄难道未曾想过拿回本属于自己的一切么?”

    男人名叫班羡涛,与班羽父亲班羡城是一奶同胞的兄弟。班羡城是长兄,班羡涛是次弟。只因百年前,班羡涛酒后良成大错,被逐出家门,所以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当年班羡涛还是个青头少年时,因酒后与三长老的小妾发生了男女关系。事后不想被人发现,后那人告知三长老此事。三长老一怒之下竟要杀了自己小妾。

    那小妾慌了分寸,装着一副楚楚可怜样子,哭言“夫君要杀要剐我悉听尊便。只是奴家是被那族长之弟强迫的!奴家自知做了对不起夫君的事儿,无脸苟活于世。夫君动手吧!”说完眼一闭,坐地上假装头往前伸,一副求死模样。

    三长老又怎下得去手,这可是他最爱的一小妾啊。举起来的手缓缓放下,言“你如实告知我,真是那族长之弟强迫你的?”

    这小妾见生机来了,哭得更加动人“奴家怎敢有半句欺瞒,族长之弟班羡涛那日喝醉了酒,竟打晕奴家虏到城外山林间,等奴家醒来时……奴家醒来时……”说到这儿,小妾呜呜呜呜的哭丧起来。

    三长老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破口大骂“好你个班羡涛,看老夫不杀了你。”

    小妾接着道“奴家当时就与他说要将此事告知与你。怎料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你倒是快说。”三长老怒吼。

    小妾道“他说我要是告诉了你,他就让我们一家全部滚出扶风郡城。最后奴家想着会连累到夫君您,所以奴家只好从了他很多次。”说完后那个伤心啊!

    “妈的……仗着他修为高就目中无人是吧!真是欺人太甚,我倒要去问问班羡城该怎么处置。”说完夺门而去。只留下小妾一人瘫坐大厅地上。

    这小妾本就是个红尘女子,但生得一副好皮囊,三长老才为她赎了身,娶她入门做了妾。

    嫁三长老后,除了班羡涛,其他的也不知道绿了三长老多少回。这种事儿,谁也没去细数。

    哐当一声,班氏族长府邸大门被一掌拍开。三长老手持长枪入院破口大骂“班羡涛,你个小杂毛给我出来。敢做不敢当,你算什么男人!小杂毛出来。”

    班羡城走出大厅看着如同疯狗一般的三长老道“三叔您这是怎么了?涛弟是何事开罪您老人家了?”

    “哼!何事……你叫他出来,让他自己说,老夫难以启齿。”三长老是头发都绿了一半。

    班羡城看了眼身后的杨超,轻声道“去吧羡涛叫过来。”

    杨超拱手轻言“我这就去,”说完瞬移而去。

    “三叔您这是干嘛,先消消气。”班羡城挪了几步安抚着三长老道。

    谁想三长老衣袖一甩“这气怕是消不了。”

    “三叔您与我说说到底是何事?”班羡城依旧温和问道。

    “等那小畜生来了自会与你说个明白。”

    班羡城只好不作问。两人呆杵在院里。没多大会儿功夫,杨超将班羡涛带至院中。

    三长老一见班羡涛便破口大骂“你个小畜生,今天老夫誓要宰了你。”举枪朝班羡涛刺去。

    班羡涛本能反应,闪身躲开枪尖,单手一招《俘龙手》抓住三长老刺来的长枪枪把,喊道“你这老头吃多酒了?敢拿家伙事儿刺你小爷?”

    奈何三长老动弹不得,只好作罢,言道“哼,行啊!我知道我斗不过你兄弟俩,”说罢,双手丢开自己的长枪,看着苍天道“老天啊!你睁眼看看,看看这无恶不作人是如何欺负我的。”

    班羡城喊道“羡涛!你干嘛?想造反了不成?”

    “不是……哥,你没看他想杀了我?”班羡涛一脸无辜看着自己哥哥。

    三长老眼神一转,看着班羡涛言“哼……我想杀你?我杀得了你么?你是何人,我杀得了你?”接着自答道“你可是班氏千年一遇的天才。年纪轻轻已达御武阶修为的天才。所以你就为所欲为,你就借着酒劲侮辱我的小妾是吧。”

    班羡涛一听,知自己做的龌龊之事败露,低头不敢言语。

    班羡城面容一变,严厉道“此事属实?”

    班羡涛怎么敢有言,与有夫之妇有染本就是下作之事儿,更何况那妇人还是自己理论上的婶婶。

    “怎么,敢做不敢当了是吧!不是还说要赶我全家出扶风郡么?”

    “羡涛你说!三长老说的可否属实?”班羡城怒问。

    班羡涛虽是与三长老小妾有一腿,但也是那小妾先眉来眼去勾引他的,民间下路话也有说‘草狗不摇尾,牙狗怎敢爬。’可自己绝对没说过要赶三长老全家出扶风郡的话。加之自己哥哥不信自己。

    一怒之下,班羡涛大喊“是又怎么样。”

    “好啊!你自己亲口承认的,那就别怨哥哥不顾及兄弟之情。你做错事儿了就得承担后果。”班羡城红着眼。

    闪身到班羡涛身前,只是一掌。班羡涛扑通倒地不起,当场晕死过去。

    看着三长老,班羡城眼中如有泪一般道“三长老看要怎么处置?”

    “哼!按照家法处置。”三长老是铁了心要宰班羡涛。

    怎料李子君几步从屋里走到三长老身前“什么叫家法处置?你那媳妇是什么玩意儿你不知道吗?给你戴了多少花帽子,你是自己没数,还是喜欢天天换帽戴?还呼呼啦啦没完了?”

    三长老气得“你……你……”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还告诉你,事儿就到这了了。再来胡搅蛮缠,可别怪我没先提醒你。”李子君怒言。

    三长老知道李子君是个说一不二的主,这个家、这一族。在加上自己那小妾着实不是什么好鸟。只好两手一甩,灰溜溜离开。

    但这一闹,整个扶风郡都传的风风雨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