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从海贼开始猎杀主角 > 41、祢豆子:变成鬼,报仇
    透明丝线缠绕,化作尖锐吸管仿佛有生命一般捅向富冈义勇的心脏,不出意外的话富冈义勇会变成跟行冥一样,彻底被王旭榨干成为养料。

    “唰”

    电光火石之间一条修长白腿抽爆空气,带着强烈风压扩散全场。

    王旭双眸一凝,单手举在面前抵挡,下一刻脚下地表龟裂塌陷,方圆二十米裂缝蔓延,巨大力量致使王旭右手轰在脸上,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和服裙摆飞舞,露出那垂柳状纹路修长双腿,绝对领域若隐若现,往上雪白凶器上下晃动,一张满是血管凸起,额头长有一只鬼角的愤怒秀脸露了出来。

    一双粉色蔓延着血丝的眸子,此刻尽是冰冷。

    “祢豆子。”

    富冈义勇身躯摇晃,脸色煞白向着地面倒去。

    祢豆子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下一刻坚定的提着富冈义勇,转身跳跃在巨树上快速逃离着。

    “我可不能让你走了。”

    王旭如炮弹一样飞射出去,脸上带着势在必得。

    他可是一直在找祢豆子。

    他之所以能克服阳光,还是上次汲取了祢豆子的血液,第六感告诉他,只要把祢豆子全部吃掉,将会是大补。

    现在祢豆子自动上门,他岂会放过。

    “祢豆子,丢下我吧”

    被祢豆子提着,富冈义勇满身是血,生命力正在快速流逝。

    他的胸膛已经被贯穿,死亡是迟早的事

    “变成鬼,报仇。”

    祢豆子提着富冈义勇,感受到身后紧追而来的王旭,双脚突然暴血如喷气一般,强大力量轰在地上形成五米大坑。

    她使用了血鬼术。

    通过血液爆炸产生冲击力,在一瞬间加快速度。

    富冈义勇仰头,看着祢豆子沉默了。

    他能感受到现在的祢豆子已经变了。

    不单单只是气质和性格,还有成长。

    比如阳光。

    祢豆子也不怕阳光。

    “好。”

    富冈义勇虚弱着脸竟然答应了祢豆子的提议。

    他要变成鬼

    只有变成鬼他才能更强大,等报完仇杀掉所有鬼以后,他会自我了断。

    祢豆子指间划破,鲜血如水流一样注入富冈义勇口中,随即快速钻入森林飞奔着,专门往阴暗处逃离,怕富冈义勇会照射到阳光。

    身后王旭还在紧追。

    每当王旭快追上的时候,祢豆子都会使用血鬼术暴血,在一瞬间拉开距离。

    一追一逃,双方快速消失在崇山峻岭中。

    不知不觉黄昏降临,鬼杀队总部耀哉趴在榻榻米上,脸色煞白口鼻喷血,气若游丝仿佛随时会咽气。

    他已经收到消息。

    前往吉原的宇髄天元、蜜璃、蝴蝶忍都死了。

    行冥也死在了狭雾山,还有鳞泷。

    富冈义勇失踪。

    整个鬼杀队几乎被团灭,最顶尖战力只剩下蛇柱伊黑小芭内一个,他们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连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北原,一座繁华热闹的城市。

    一处富商庄园中,一个大概十岁左右的男孩,手中书籍被捏的粉碎,面目狰狞如厉鬼令人惊悚。

    “黑死牟竟然死了。”

    小男孩阴沉着脸,有些措手不及。

    黑死牟是他手底下最强的鬼,现在竟然死了。

    他能清楚感受到黑死牟的死亡。

    那个家伙的威胁越来越大了。

    恍惚间,二十天就这么没了。

    某处深山老林中,山川河流蜿蜒

    一颗大树枝叶婆娑,把空中的阳光完全挡住。

    魇梦的脑袋被狗腿刀钉在树上,面色凄惨的看着不远处草地面向他盘腿而坐的恶魔。

    尽管对方已经进入梦境,可他连逃都不敢逃,只能老老实实的待着。

    以大树为中心,方圆二十米烈日在烘烤,彻底断绝了他逃跑的可能。

    这二十天魇梦想过很多办法,可最后都失败了。

    他只能听那个恶魔的命令,利用血鬼术制造出各种噩梦帮他修炼。

    前几次他通过噩梦想要让对方永远迷失在梦境当中,到那时他就可以逃跑甚至是杀死这个恶魔了。

    可对方知道他血鬼术的弱点。

    只要一不对劲就会自杀,然后清醒过来开始毒打他、威胁他、伤害他

    这二十天魇梦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实在是怕了。

    此刻梦境中,唐安正在与噩梦厮杀。

    这个噩梦不是别人,就是唐安自己。

    他拥有的能力对方都拥有,有句话说的话,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

    这二十天他已经不知道和自己交战多少次了,每次差不多的时候他就会自杀,然后清醒过来。

    第一次这样做后,唐安能明显感受到他的精神、五感、意识,也就是灵魂这方面灵敏了很多。

    就连“气”也在不断提升。

    从那以后,白天唐安就开始在梦中与自己战斗,晚上就锻炼身体,**和灵魂两不误。

    之所以白天才在梦中修炼,就是因为怕魇梦起幺蛾子。

    就像现在,把这家伙钉在树上,四周阳光照耀连逃都没地方逃。

    晚上就不行了,所以为了以防万一白天梦境修炼,晚上**训练。

    唐安现在都佩服自己的机智,幸好没有杀掉这个家伙。

    否则去哪里找这么好的陪练

    现在让他冥想,身心放空一整天他都可以

    这是唐安在这二十天内取得的最大成果。

    还不算上梦境与自己厮杀所产生的回报等等。

    临近黄昏,唐安双眸睁开意识开始清醒,当看到魇梦老老实实待着后伸了个拦腰。

    等夜幕彻底降临后,草地上篝火燃烧,唐安狩猎了两头野猪和三头野鹿,还有一头黑熊。

    自从修炼气后,他的食量更加惊人了。

    坐在篝火旁狼吞虎咽,一头野鹿两三分钟就被吞下肚。

    旁边魇梦再生好身体,规规矩矩坐着目不斜视,要多正经就有多正经。

    只因为前几次也是这个情况,他仅仅只是偏偏头,然后就被对方毒打了一顿。

    仿佛他连呼吸都是错的,这个恶魔总会找到理由殴打他。

    弄得他现在跟惊弓之鸟一样。

    与此同时,紧挨吉原的荒山野岭之中。

    透过那不是很明亮的月光,森林中血迹斑斑,四具无头躯体倒在血泊中,每个心脏处都有一根丝线尖锐吸管,正在汲取躯体的血液。

    “可恶。”

    这四具无头躯体不是别人,正是辘轳、牛哞、零余子、釜鵺四位下弦,现在四鬼的脑袋滚落一旁,只能恐惧的看着自己躯体逐渐干枯。

    他们一直都在寻找祢豆子和累,也就是王旭的下落。

    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王旭,双方发生大战后,显然王旭更胜一筹。

    “累,你不可能这么强。”

    辘轳有些不敢置信,他们这边四人,对方一人。

    可他们却被秒杀了。

    这不是累该拥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