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僵尸混迹高武世界 > 第六十二章 秘法
    城内,长街的血战越来越激烈,几乎是在用人命换时间。

    狼骑兵几乎被斩杀殆尽,却依然有无穷无尽的鞑子军队加入战场。

    数百北城勇士先后死在长街,仍然坚持奋战的人不足五十。

    玄甲铁卫重伤了两个,只能由小金娃和小怪兽补缺梅花枪阵。

    值得庆幸的是,金兀术似乎不愿意再出手,只是命令鞑子兵全线压上。

    所以,尽管大家都已经精疲力尽,主要的战力人员并没有出现死亡,南长街依然被众人死死的守着。

    只不过他们也只能守住这一条街,鞑子兵早就从各个小巷中穿插到了身后,许多平民已经被控制起来,屠杀很快就要开始。

    也正在这时,东城墙上燃起一排篝火,几千人的呐喊声从城头传过来。

    “突围!突围!突围!”

    然而城内还有如此多的民众未及撤离,将士们为什么会在这时呐喊?

    所有人都意识到,金兀术说的消息是对的,土默王的大军已经将东城包围,他们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将士们的呐喊,是在呼唤铁公子,他们在等待铁公子回归,带领他们突围。

    “铁公子,将士们需要你,快走吧,我们为你断后。”

    王振威撑着重伤的身体杀到铁幕身边,长枪横举,格挡住一排长矛,对铁幕喊出了这句话。

    哇呀呀呀呀!

    庞豹浑身染血,咆哮起来像一个猛张飞,双锤舞动如旋风,将一圈的长矛砸断,终于力尽,铜锤脱手飞出去,又砸死两个鞑子兵。

    庞豹一个猛扑,终于脱离战圈,他嘿嘿笑起来,老子又活下来了,等爷爷恢复些力气,再去干鞑子。

    “格老子,铁公子你咋子还在?城墙上的人在喊你。”

    庞豹看到依然在奋战的铁幕,大声叫了起来。

    突然,一支箭矢贯穿他的后背,箭头从胸前露出来。

    庞豹呲牙,疼的一张大黑脸都有些扭曲。

    拐子三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挥刀格飞又一支射向庞豹的箭矢,再一刀将庞豹背后的箭尾削断。

    “拔吧。”他言简意赅。

    庞豹双手握紧箭头,缓缓的将箭杆从身体里拔出来,鲜血顺着箭杆滴落,汗珠滚过他的浓眉,滴入那双铜铃大眼。

    “走啊!”庞豹忍受着剧痛,对着铁幕大吼!

    铁幕视线扫了一圈,没有看到观音娘娘的人,也看不到他的尸体。

    眼眶突然被泪水蓄满,悲伤的情绪在心中酝酿。

    他们不该死在这里,他们完全有能力逃走,这些人都是因为相信自己,愿意将性命托付给自己。

    还有那个很烦人,又很甜的姐姐,她的金盔早已不见,散乱的头发随着越来越慢的身法飞扬,她也杀红了眼,只要弟弟不退也绝不后退半步。

    一名铁卫被数杆长矛同时刺入身体,鲜血从眼耳口鼻中涌出,很快就咽了气,尸体被长矛举到空中,梅花枪阵被破。

    宋金洲也是自顾不暇,他早已打不出大威力的掌势,只能捡来两把大刀,对着鞑子疯狂砍杀。

    便宜大哥呢?

    铁幕的视线四处寻找,终于看到铁钺的身影,他脸色乌青躺在地上,是煞气入体又耗尽了内力,让他站不起来。

    抬头之间,铁幕又看到狼女,她悄悄地躲在一个房檐下,既不叫也不逃,只将琥珀色眼睛看着他。

    铁幕从狼女的眼中看到了人性,想必她观战这么久,也看懂了狼与人的区别了吧。

    再看长街的方向,地上铺满一层厚厚的尸体,数里之内的鞑子都是踩着尸体在前进。

    而金兀术依然虎视眈眈,阴沉着脸看向自己……看你嘛比!

    “铁公子快走啊!”

    又是数人冲过来,以同归于尽的打法,为铁幕分担压力,他们只希望铁公子能顺利脱离战场。

    铁幕深深地吸了一口这人间的血腥气,感觉脑袋有点晕。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该做决定了)。

    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就算自己放弃普通民众,只带走八千将士,也根本闯不出去。

    何况,他铁幕怎么说也是僵尸至尊,他可以舍弃别人的性命(僵尸本无情),却不能容忍别人心甘情愿为他牺牲(铁幕的傲气)。

    ‘那就让鞑子见识一下本座的亡灵天灾吧!’

    铁幕有一法,可使死者复苏,不俱普通刀枪,不惧阳光普照,可吸血强大自身,可传染无尽尸毒。

    但此法代价极大,极有可能让自己陷入蒙昧,永世不能觉醒灵智。

    没错,那就是燃烧千年灵魂,将灵魂化作数十万颗真灵,真灵附于死尸,附于白骨,使它们起死回生。

    这便是亡灵天灾。

    这样的亡灵,每一个都有僵尸的特性,也有铁幕的特性,它们嗜血,它们没有思想,但不会攻击铁幕不愿意攻击的人,除此之外,任何活物都是它们的攻击目标。

    这样的天灾,如果不能得到抑制,足以扩散到灭世的程度。

    不过铁幕早就留了后手,也幸亏何绿华的出现,让他灵光一闪––可以留下一点真灵,借母体重生。

    到时候等自己的孩子长大,再将散播在外的真灵收回来,既可以消灭亡灵天灾,还能让他恢复记忆,以至于变得更加强大。

    铁幕唯一不敢确定的,就是何绿华到底能不能怀孕,万一她有暗疾,万一不孕不育呢?

    不过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自己曾向着群星发誓,一定要将这一城军民带出去,死了又怎么样?难道因为知道会死就退缩吗?

    铁幕失笑摇头,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留恋人间了(怕死)。

    灭世又如何!

    消亡又如何!

    我铁幕要做的事,就算九霄之上的仙神也休想阻拦。

    ……

    “宋金洲,带上我姐去东门,一刻钟内守住东门不失,能不能做到?”

    铁幕对姐夫下了最后的命令,也是最后的嘱托。

    ‘我曰你姐哦,这个小舅子越来越过分!’

    宋金洲将怒火发泄在鞑子身上,双刀不停挥砍,唰唰唰唰唰,倒霉的鞑子兵成了案板上的牛肉沫。

    “小舅子,你别坑我。你不走,你姐哪里肯走?”

    宋金洲其实也有劝小舅子离开的想法,事情发展到如今的态势,已经非人力所能挽回。

    真的要与城同亡吗?

    那是傻子才干的事儿。

    活下来不好吗?至少将来还有机会报仇。

    宋金洲早已想好,找个机会将小舅子打晕扛着就走。

    至于将来小舅子会不会怪他?小舅子又不是亲弟,怪就怪吧,老子还不想见这个小舅子呢。

    然而,当宋金洲又将一个鞑子兵剁碎,转头望向小舅子的时候,小舅子身上的变化再次将他惊呆!

    只见铁幕双手紧扣在胸前,食指并拢指天,周身被一股奇特的气场笼罩,拖着他的身体缓缓漂浮起来。

    不管是刀枪还是箭矢,都被气场阻挡在外,无形的气场甚至将附近街道的人排开,并渐渐扩大。

    “小舅子,你在干什么?”宋金洲有种不好的预感,从丹田中压榨出最后一份内力,施展轻功向着铁幕冲去。

    但没起到什么卵用,宋金洲也一样被气场排斥在外,不仅被反弹出去,还感觉大脑一阵刺痛。

    这到底是什么?

    铁凝芷的脑海里冒出来一个猜想。

    天魔解体大法!

    “小木不要啊!”铁凝芷悲呼。

    她的脑袋瞬间变得空白,不行,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小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