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黑暗的降临 > 第0038章
    “你没觉得他们的行李特别沉嘛?”棍子又指着三菱车,车顶上搭了一个行李架,上面也放着不少东西。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旅游者。行李架上的帆布下,露出金属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这些人的面相就不是好人。尤其那个女的,你可被人家的颜值给骗了,依我看,这个女的眼神很特别。可能杀过人。”棍子突然说道。我吓了一跳,这真的是神棍啊,看长相能看出杀没杀过人?那刑警大队咋不把他请过去啊。难道这小子真的是刑警队的特别人才?

    不过,棍子这么一说,真感觉这女的眼神挺犀利的,而且她身上那种气质让人感觉很奇怪,怎么说呢,反正看上去不是普通的良家妇女。她跟那群日本人低声说着什么,想必也是一个日本人。

    “行了,我们也走吧。”棍子拍拍我的肩。

    坐到车里,发现里面的车况还不错,至少挺干净的,没什么异味,我发现后座摆了一大堆东西。我看了一下,有烟有酒还有不少饼干之类的东西,简直就是一个小杂货铺了。

    “不会吧!买这么多?我们得吃多久,再说有必要嘛,这什么世界了,去个地方还要随身带点战略储备?”我说。

    棍子冷冷笑道,“你想多了,不是给你的。”

    “不是给我的?那给谁的?”

    “去了你就知道了,我要去看一个老朋友。”棍子发动车子。车子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好在正常启步了。

    棍子把车开出吉首市,又走了一会省道,转到一条山路。

    “够熟的啊。”我说道。

    “GPS!”棍子一指手机,手机正导着航,看来是做过功课的,一路上,棍子跟个话唠似的,跟我聊我老家的事情。感觉比我还要兴奋。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他。一边朝着窗外看,那些东西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我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普通的游客,而不是一个归乡的游子。

    公路不断的盘旋攀升,左边是峭壁,右边是防护隔离带。下面就是十多米深的溪谷,能听到流水的声音。路窄得看上去只能开一个车的样子,但时不时对面还有车开过来。棍子还要把车往旁边开一下,车技还可以,有两回,我还以为过不去了,棍子轻踩油门就过去了。

    开了一会,从山上转了出来,路平缓了不少。

    我一边听棍子有的没的说事情,一边眼皮打架,坐了一晚的火车,也确实有点受不了。渐渐地,就睡了过去,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那个梦里,我老爸听说我回老家了,脸色吓人,一直对我喊,“你赶紧回来,赶紧回来。千万别去老屋。”

    正当我想问问为什么。整个世界突然摇晃起来。我猛的醒过来,发现车子停了。

    “怎么停车了?”我问道。

    “塞车了。”棍子说道,熄了火,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瓶酸奶慢慢悠悠在喝。听到我问,一只手往前一指。

    我揉了揉眼睛,乐了,“猿粪啊。”

    前面停着的正是我们在火车站看到的三菱越野车,不知道什么原因停了下来,难道抛锚了,那就搞笑了,我们五万块的二手五菱面包车还跑得欢,小几十万的日本进口车难道坏在半路了。再一看,好像不是。车子前围了一大群的人。那个美女司机已经下了车,正跟一群人说着什么,气氛似乎有点对。

    我大概猜到了,这绝对是出车祸了。这就麻烦了,也不知道是撞上什么了。

    “走,下车看看!”我说道,却发现棍子一动不动。“你不下去看看?”

    棍子摇摇头,“不去,这种麻烦事,我不想靠得太近。”

    这人怎么逻辑嘛,失火车祸人跳楼,向来是吸引人的三大事。好比你要被人抢了,千万别喊打劫了,就喊出车祸啦,保证一大群人冲出来看。好奇心,人之常情。

    “你就不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我就奇怪了。

    棍子这会一改话唠的本质,简单两个字,“碰瓷。”

    碰瓷?我看了一下,还真像。不然,普通的交通事故,这又不是什么集市,只是一条小乡道,怎么会聚集这么多人?我发现那群日本人竟然还坐在车里,只有那个美女司机站在外面,伸着大长腿正跟那群人理论什么。

    “棍子,你看到没?那群日本人都躲在车里呢。这什么人嘛,出车祸了,让一女的到外面顶着,自己躲起来。”

    棍子依然很淡定,“这很正常,他们是日本人,要是一开腔,让别人知道他们是日本人。事情不是更糟糕。”

    我点头头,说的有道理。我推开车门,“那我更要去看看了,咱不能坐视不管,要不是咱们的车差点,说不定摊上这事的就是我们了。”

    棍子还没下车,我也不管他,这公务员就是为人谨慎,咱是混社会的,管他呢。我倒要看是真车祸还是碰瓷。要真车祸,这个事情我也没办法,要是碰瓷,那就不要怪我路见不平,拔刀,刀没有,拔电话打110报警总是没问题的。

    走到车边,车里的日本人低头在轻声说什么,门反锁着,看来是打定主意不出来了。我又看了看上面的车架,确实有一些比较奇怪的东西,绝对不是旅游的人会带的。大概因为撞东西,上面的袋子破了,有一个怪怪的东西露出来,像一根长管子。

    我又转到车前,乐了,前面一条黑色的土狗躺在地上,大概是被撞了,一动不动。

    撞了条狗,这能有多大事?还好意思堵在这里阻碍交通!

    那美女司机看到我,就跟看到亲人解放军一样。上前拉住我,愤愤不平。“兄弟,你来评评理,我都说赔他们五百了,可他们就是堵在这里。”

    她一开口倒把我吃了一惊,我以为她也是日本人,竟然是个中国人。

    大概是看到有了第三方,姑娘有了底气,“别以为我外地人就好欺负,老娘也不是好欺负的,要真动手,我数三个数,他们全得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