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王者荣耀之蝶梦 > 第两百八十二章 明月指引你归家的方向(下)
    同样的月光下,百里玄策也在吃饼。

    不过他手中拿着的饼并不是月饼,月饼这种需要时间去制作的食物,在现在手头根本没有原材料的情况下根本完成不了,别说现在百里玄策还没有时间。

    他手里面拿着的,是简单到朴实与单调的食物,一块烧饼而已。

    烧饼这种食物,很好储存,也不会说变质什么的。就是没有在刚出炉的时候吃,放凉了味道便会差。再放久了,真正成为了干粮了,会变得硬邦邦的,拍人脸上都会带去疼痛,那时候也更别提味道了,填饱肚子已经算是超水平发挥。

    现在百里玄策手里面拿着的就是这类烧饼,是他在离开月牙泉之后在沿路的城镇中购买的,一下子把烧饼摊子上面的烧饼全买下当成沿路的干粮。

    好在离当初购买烧饼的时间也不过过去了几天时间,烧饼有些硬,却还没有到硌牙的阶段。真正硬的烧饼,都是需要用水先泡软了才能下口,不然的话哪怕是撕咬都会让人觉得像是对于烧饼有深刻的仇恨在咬牙切齿。

    百里玄策仔细的吃着手中拿着的烧饼,尽量不让一点烧饼的饼屑落在地面上。

    那家烧饼的主人家不错,还在烧饼上洒了芝麻,吃在嘴中的时候芝麻的香气扩散到整个味蕾,让烧饼也变得好吃了许多。

    还是一样,百里玄策连一颗小芝麻都不放过,都要仔细的不让它从嘴边溜走,都要将其纳进嘴里面,用牙齿将其咬爆,使其香味尽情的扩散出来。

    他是如此的贪婪。

    没有饿过的人当然不会知道饿得快要死的人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痛苦,那又是何等的滋味。

    那是一种煎熬,痛苦的煎熬,让人无法忍受的煎熬。

    进食作为活着的任何物种的本能,当本能无法得到满足,甚至于匮乏的时候,仅存下来的是一种生的残酷折磨。

    那样的煎熬,折磨,造就了百里玄策对于食物的贪婪。

    不管是怎么样的食物,他都不会浪费,哪怕是吃饱了,也会将最后的食物吃下,或者重新储存起来。即使到如今,他根本不用为食物而担忧的现在,依旧保有如此的习惯。

    如果不是他哥,估计他已经死了。

    砸吧着嘴巴,嘴里面虽然弥漫着芝麻的香气,但真要回忆的话,百里玄策也依旧能够回忆起草皮,树根的苦涩味道。

    那时候啊,连一块烧饼,都是他们兄弟两个眼中无上的美食。

    好不容易捡到的半块别人吃剩的扔在路上被许多人踩踏的变形,混杂着诸多沙石尘土的烧饼,都会如视珍宝的跑过去,生怕宝藏从眼前溜走。

    捡起来,拍拍上面的尘土,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还不舍得吃,郑重储存起来,留做路上几天的食物。

    他总会比哥哥分得要多一点,而他哥哥,每次都只是掰下来小小一块的烧饼,甚至都还没有拇指大小,放在嘴巴里面,又大口大口灌着河水,直到把肚子都灌得涨大了这才消停,美名其曰喝水也能够管饱。

    至于他?不管愿不愿意,每一次都要在“你还小,正在长身子,所以要多吃一点”的话语中,看着哥哥百里守约炫耀根本没有几两肉的“手臂肌肉”,被强迫着吃下更多的食物。

    但他知道,正在长身体并不能够成为他吃下更多食物的理由,因为他们两个之间的年龄差距也不过是一岁。真要论起来,他们两个人都是需要很多食物来长身体的年龄。

    可百里守约没有,满心对于他的爱护,总想着让他多吃一点。

    百里玄策突然露出笑容,他突然想到,要是现在百里守约看到他会是怎么样的精彩表情。

    虽然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但他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根本没有长什么身体。

    这也是灵狐一族常常出现的问题,比起人族来说,一部分灵狐族人的身体都会维持在十一二岁时候的体型。

    作为一名杀手,即使现在是退役的,百里玄策也很少笑。

    可在笑容之下,一块烧饼已经不知不觉的吃光了,虽然只有那种单调的滋味,却是一种充实的满足感。从身体到心灵的满足,大概这便是笑容的作用吧。

    坐在马上,吃喝拉撒睡都在马上完成的百里玄策还在向着长城赶去。为了不浪费时间,他只能够做这种在常人看来根本无法完成的事情。

    当然,常人无法完成是因为骑术的问题,可他身为灵狐一族,天生具有亲和万物的能力能够更好的去控制战马,达到精锐骑兵所需要五六年战场生涯才能够达到的骑术,与战马心意相通的境界。

    吃完烧饼,百里玄策又开始喝水,马鞍旁边挂着的水囊随时可以满足他的生理需求。

    这一路上百里玄策根本不停留,当一匹战马累了,他就换另一匹,在他骑乘的战马后面跟随着的是从路上遇到的马贼手中缴获的战马,让他可以随时更换。至于水与粮食,他是按照一个月的分量准备的,多出来的战马自然会将这些必备品的重量给分担过去。

    归家的心情是如此的迫切,以至于他无法让自己停留下来,对于周围的任何景致都漠不关心,一点多余的时间都会觉得是浪费。

    家,对于百里玄策来说,等于是百里守约。

    有百里守约的地方,便有家。

    在这之下,即使是堂皇的高楼,都不能够称之为家。

    他这世上唯二的亲人之一,他的母亲临终的时候抓着他们兄弟俩的手将他们手掌搭在一起,从颤抖着的干裂苍白的嘴唇里面吐出的话语。

    她说:“无论如何你们都要活下去,不管在怎么样的环境里面,即使是失散了,也要去相信对方一定在寻找自己,永远不要忘记了,你们是兄弟,是能够彼此依靠的家人。”

    是啊,家人,唯一的仅存的家人。

    那一些不等量的食物,那背着他快速奔跑的单薄身躯,那在寒冷冬夜中牵着他的手一起奔跑只为温暖身躯的手掌。

    他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在自己眼眶里面的泪水即将滴落的时候,会指着天空中明亮的星辰与月亮。

    他说:“别当个哭鼻子鬼,不然妈妈看见也该哭了。”

    他还说:“咱们离月亮越来越近了,也快到家了,只要跑到月亮下面就到家了,所以不要停下来。”

    百里玄策看到抬头看到的西边的月亮,“是啊,家就在那里,我要回家。”

    虽然然它远在天边,看着十分的遥远,也确实十分的遥远。但他知道,家就在那里,而他,终会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