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今夜盛放 > chapter17
    chapter17

    林初棠头也不转地就走了,璀璨的灯光将她的身影比例拉的很奇怪。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觉得自己像个炮仗,尤其是听到江起昀的那句爹里爹气的“这是你对我说话的态度?”的时候。

    她简直要炸掉了,差点儿没说出“我不仅就这个态度,我还想找人打你呢”的话。

    林初棠跑出4S店,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被拒绝的羞耻、朋友的糟心事儿、以及卖惨被抓包,这些事情交织在一起,全堵在胸口了,不上不下的,她用手掌用力扇了扇风,那股子燥郁依然没有褪去。

    ——没人敢拒绝我,尼古拉斯·棠棠的宠爱!

    你长了一双好看的眼睛只是用来装饰门面的吗?

    她自己气了一会儿,转念一想,先喜欢的人肯定是要卑微没地位的。

    人家凭什么被强制接受她的喜欢呀?

    又不是她爹,任她兴风作浪。

    不过,今晚他质问的语气倒蛮爹气十足的,还戴了副眼镜,好禽兽啊。

    车开到学校的时候,她下来,收到陈柯的短信:

    【棠棠,你去哪儿了?】

    糟了,她是去解决问题的,竟然把陈柯丢在那儿了。

    她给陈柯打了个电话过去,说自己已经回去了,陈柯也是没想到林初棠能任性成这样:“算了,对方见你走了,明显消气不少,你先别过来了。”

    ?

    “……”

    林初棠一口气没喘上来:“……你先看多少钱吧,到时候我转给你。”

    *

    江起昀看着那个雄赳赳气昂昂昂的背影,藏在镜片后的眼底滑过一丝浅浅的情绪,然后他被气笑了。

    店里的工作人员小声询问他处理意见,江起昀没听清楚,目光落在那个男生身上。

    一个很普通的长相,看得出来没怎么接受优质的教育,行为举止都充满了愣头青的傻气和无知,否则不会干出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事来。

    其实活到江起昀这个份儿上,无疑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对方这种人,他大概一辈子都没兴趣结识。

    但是他多看了那个男生一眼,要说什么优点,大概就是年轻吧。

    “江总,你看怎么处理?”陈慨见他微微出神,将工作人员的话复述了一遍。

    江起昀收回目光,手指滑过眼镜,无所谓地说:“你看着办吧。”

    随后他出了门,摸出手机找到林初棠的微信。

    【你去哪了?】

    【我不能说一句了,是吗?】

    *

    第二天的课不多,宋老师把林初棠和方若琳抓到一起去练习。

    这是方若琳最痛苦的时候,因为要和两个她害怕又讨厌的人待好几个小时。

    之前她还羡慕宋老师对林初棠期待高所以要求也高,事必躬亲地帮她安排。

    自从自己也晋级比赛以后,方若琳就跳进了宋老师的虎口,回回练习挖苦讽刺和臭骂是少不了的。

    方若琳不像林初棠那样,听习惯了脸皮也厚的跟城墙一样。说实话,她不仅佩服林初棠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有点怀疑人生。

    下课以后,宋老师把这间舞蹈室的钥匙丢给林初棠,交代:“林初棠,有时间你就把方若琳拽过来练习,不要让我催,要不要上进是你们自己的事儿。”

    林初棠挠挠后脑勺,吊儿郎当地说:“行啊。”

    又说:“老师放心,我肯定好好督促方若琳。”

    方若琳:“……”

    到底是谁督促谁啊?

    她对林初棠的讨厌是溢于言表的,偏偏这人跟看不见似的,亲切又有压迫感地勾着她的脖子,一副认了小弟的样子。

    妈的。

    林初棠看了眼手机,若有所思道:“复赛在下个月,没多久了。”

    她放开了方若琳,和室友们一起去食堂吃午饭,大家开始讨论起最近一些很红的选秀节目,pick小哥哥小姐姐C位出道。

    沈惟问:“棠棠,你pick哪个小哥哥?”

    林初棠戳着炖盅里的鸽子汤,说道:“我吃小鸽鸽。”

    沈惟说:“棠棠我发现你最近步调都不和我们一起了,和方若琳那憨批倒是走的挺近,你不是很讨厌她吗?”

    “讨厌说不上吧。”林初棠喝着鸽子汤说:“我只是感觉最近的压力有点大,我想要好好跳舞,还要准备四级,但是管不住自己,几乎没有自制力。找她算是可以互相监督一下吧。”

    努力最痛苦的莫过于这种不上不下,有目标却没有自制力,让野心悬于半空。

    “刚进入大学都这样,习惯一段时间就好了。”肖琪琪说:“但是方若琳真的不怎么样。”

    习惯一段时间?

    是习惯逐渐懒散吗?

    沈惟想了一会儿,说:“我觉得棠棠应该找一个很有执行力的男朋友管着她,如果她不听话就打她,听话就奖励她。郎朗这种天才的形成,少不了他爸爸妈妈几十年如一日的耳提面命呢。”

    肖琪琪说:“你说的不是男朋友,是让她找个爹吧?”

    沈惟不以为然:“找个爹有什么不好啊,不觉得年龄差很萌吗?亲爸爸不能满足的要求,小爸爸都来满足你。”

    林初棠糊里糊涂地听了一会儿,她对这些热门cp类型不熟悉,但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了江起昀的样子。

    认识的这段时间,他的爹言爹语,无时无刻不在教她做人。

    她忽然就没胃口了,将筷子插进米饭里,心里又涌起一阵酸楚。

    她从食堂出来的时候,接到奶奶的电话,让她周末回趟家。

    林初棠皱了皱眉,问道:“难道又是哪个家伙又欠收拾了,需要我来替天行道吗?”

    “……”奶奶很无语地说:“不是的。你还记得上次送奶奶医院的小江叔叔吗?你爸爸想请人吃顿饭,当做谢礼。”

    林初棠一想到要和林宏源和任红二人在外人面前演戏,窒息感扑面而来,“我不去,什么小江叔叔,我还有小河弟弟呢。”

    奶奶:“……行吧,以后总有机会见面的。我还想叫你跟小江叔叔多学学呢,人家十八岁都读完本科去美国留学了,你十八了还跟妹妹打架。大家都是吃米饭长大的,怎么就有扁有圆呢?”

    林初棠挠挠头:“……大家都是吃米饭长大的,怎么着难道他有四个眼睛两个鼻子吗?”

    杠上开花节节高,奶奶觉得自己跟她没法沟通,于是挂了电话。

    *

    林初棠最近在抓紧练习,又要忙着四级考试,几天没有联系陈柯了,自然也不知道他岸边的情况。

    不过陈柯没有打电话过来,林初棠自然不会上赶着。

    她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肝胆相照的义气她有,但进退得当的分寸她也在学习。

    周末,陈柯终于给林初棠发了消息,结果一点都不意外,陈柯辞职了。更加确切地说是被开除了,但是人家企业今后毕竟还要跟学校合作,让他自己写辞职申请。

    也算给了面子,否则陈柯以后工作都找不到。

    至于剐蹭的宾利和奥迪车,是要他自己负这个责任的。

    林初棠问:“那你要回家了吗?”

    陈柯说:“回什么家啊,我来开城两个月也认识了一些朋友呢,再找一份实习完全没问题。”

    “……哦。”

    林初棠点点头,手机还握着放在耳边。

    “就是,棠棠你能不能先借给我一点钱呢,这件事我不想告诉我爸。”说起来,陈柯也是蛮难为情的。

    林初棠灿烂一笑,“当然可以了,一万块钱够吗?”

    她是斟酌了一下才这样说的,这钱在开城可以付三个月的房租呢。

    “够了够了。”

    话都说到这里了,林初棠自然而然问起事情的后续。

    陈柯这才说:“对了,这件事我想拜托你。对方迟迟没有给答复,经理说你认识那个宾利的车主,估计你去谈一下,有人情在,这件事就很好解决了。”

    说实话,林初棠不愿意去求江起昀,这哪儿跟哪儿啊。

    别说她从来不求人,而且她哪有脸去求江起昀,人家跟她也没交情啊。

    林初棠问:“如果要赔的话,多少钱啊。”

    陈柯说了一个数字,xx万,林初棠一口气没喘上来,坐在椅子上掐住了自己的人中。

    没事儿开这么贵的车干什么?把她卖了也赔不起啊。

    “我知道了。”

    确认自己还魂了以后,林初棠在微信搜索栏里打了个“江”字出来,第一个跳出来的名字就是江起昀。

    她点开,发现最后的消息竟然是白色的气泡,还有两条。

    正好是见面的那天晚上。

    林初棠的微信消息很多,她有的时候练舞不带手机,经常遗漏掉一些。学生一般也没有什么没大事,微信消息那一栏长久下来,就有六百多条未读信息。

    江起昀的两条就混迹其中。

    她坐在凳子上思考了下:【你在忙吗?就我朋友那件事,我想找你谈一谈TAT。】

    只要脸皮够厚,尴尬就追不上我。

    那边几乎是秒回:

    江起昀:【我现在学校门口,五分钟后离开。】

    言下之意很明白,要来找我就抓紧来。

    装逼感还挺足的。

    林初棠不待他想,抓了背包就赶紧往学校门口跑去。

    校门口绿树荫浓,她远远地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商务轿跑停在路边,车窗降下来,里面的人抻了下手臂。

    林初棠出门的时候没扎头发,被风一吹,几缕发丝贴在脸上,她用手指将头发拨了下来拢到脑后,向那辆车走去。

    转念一想,自己的动作全落在他眼里了,她自觉乖巧绕到后门,竟然拉不开!

    江起昀看她一眼,指指副驾驶:“坐到前面来。”

    “哦。”林初棠拉上安全带,问:“我们去哪里呀?我待会还要去图书馆写作业呢。”

    江起昀推了下档位,手指搭在方向盘上,没看她,语言微讽:“你想跟我在这谈?”

    林初棠没说话了,耷拉着脑袋。随着车子的启动,她的后背落实在椅背上,有一股厚实的推力,随即又消失。

    眼前的景物一一倒退,穿过繁华的市区,这是往园区的方向吧?

    林初棠不自觉抓紧了安全带,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我家。”他侧头看了眼她略略发怂的样子,原来她也知道害怕,“怕了?那天晚上跟我吼的时候不是挺有胆吗?”

    啊啊啊!

    啊啊啊啊?

    这是胆子的问题吗?

    这个狗男人不会是把她带回家打|炮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