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浮云平生记 > 平地突起风
    “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接下来就看父亲他们的了!”浮云坐在榻上,在屋里扫视了一圈。

    和她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少了服侍的人。

    赵瑾点了点头。

    他看着浮云,见她的脸上平平淡淡的,神色与往日并无不同,吃不准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心里想问出口,但是又怕问过了之后,得到了不是他想听的结果。

    于是,反倒一时犹豫不定。

    浮云把他的踌躇看在眼里,心中自有计较。

    “怀瑜!”她突然喊了他一声。

    赵瑾心中一个咯噔,突然一下子站起来,转身就要向外走。

    她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他!

    他想,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他又何必让她为难呢?

    早应该想的到的,不是吗?

    他捏紧了五指,脑海里一片彷徨,又有些空。

    浮云赶紧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衣袖。

    赵瑾的脚步一顿,他侧转了头,低下眼睑,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

    “赵府的提亲,我同意了。”浮云抬起头来望着他说道。

    赵锦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像是出现了幻听。

    她刚才说了什么?她是不是说她同意了?

    这是真的吗?

    刹那间,一股欢愉由心而生。

    “你坐下来,听我慢慢说。”浮云牵住他的袖子,往旁边的座位指了指。

    赵锦顺着他的话,在旁边坐了下来,视线一刻也没有从她的脸上移走。

    他心中激动万分,喜悦之情由内向外,片刻便浮现在眼眉之间。

    浮云吞咽了一口口水。

    这个情初懵懂的小子,目光过于赤裸裸,让她觉得自己即将说出口的话,显得那么卑劣。

    “我能问你一下,赵府之所以上门提亲,是你授意的,对吗?那么赵府对此事有没有意见呢?”

    赵瑾急忙摇了摇头,“他们没有意见,我和父亲一说父亲就答应了。”

    “那就好。”她说。

    她知道自己这是纯属于没话找话,那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她已经答应了。

    而赵瑾却如此明显的欲盖弥彰,可见此事定是他一人情愿,赵父又怎么会同意自己的儿子娶这样的一位外室之女呢?

    只是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些什么?竟然能让赵大夫同意了这门亲事!

    “只是,我还有一个条件,”浮云抬起头,硬下心来,“我可以和你定亲,但是我还不想这么早就结婚,我想给你,也给我自己,三年的时间,让我们两个人都考虑清楚,如果你在这三年当中,遇到了那个你真心想结为夫妻的女子,我们还可以反悔,解了婚约,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如果三年之后,你仍然决意要娶我,那我们就成亲。这个条件你能同意吗?”

    赵瑾刚刚还浮现在嘴边的笑意,立刻变得僵硬。

    他的心中弥漫起无限的苦涩。

    说到底,她还是不愿意罢了

    可是,此情已付,该怎么放手?又如何能放手?

    她既然答应了定亲,从此以后,她的身上就打下了他的烙印。

    不管她走去哪里,她的身上都冠着他的未婚妻的名义。

    即使是她不愿意,他还是想把她拘在身边,只要他一直对她好,又少了外界的干扰,也许她会慢慢的喜欢上他的,总有一日,她会答应和他成亲的!

    既然如此,有没有这三年都没有关系。

    他是不可能会变心的,而她在经过了这三年的认真考量,也必然会认定他才是她此生的良人。

    这样也好!

    思及此处,他笑了一笑,点点头,答应了。

    “如果你还没有想好,定亲的日子,也由你来定吧!”赵瑾说。

    她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么他不妨大度一些。

    “不必了,随时可以定亲,越快越好。”浮云道。

    想不到她竟然答应的这么痛快,赵锦心里也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

    她心里没有他,且迫于压力,答应和他定亲。

    但她终归是要和他定亲。

    这是一件好事,事情会向着好的一面,慢慢发展的。

    赵瑾又哪里知道浮云心里面的算盘?她是担心她还没有来得及和赵锦定亲,就传来入宫的消息,到时候她再后悔,可就太晚了。

    如此看来,赵瑾这是又解救了她一次呀!

    虽然她并没有想要和他结婚的意思,但是不妨碍她对他好一点,毕竟心中有愧。

    “那我以后就叫你怀瑜可以吗?”浮云说。

    “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只要你高兴。”赵瑾道。

    浮云听后倒是有一些不好意思。

    赵恒不是曾经说过直呼其名,是对人一种不尊重的表现。

    她虽然不在意,但是此时想来,她还是应该随大流。

    人前人后给予他该有的尊重。

    “我觉得怀瑜也挺好听的,我记得最开始的时候你就叫我喊你怀瑜,对不对?”浮云笑着说说道。

    赵瑾点点头,笑了起来。

    原来他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喜欢上她了呀!

    “对了,在这之前怎么没有听你们说起当朝的这位太子的事情呢?我是到了今日才知道,原来这位太子已经老大不小了,竟然已到了当政的年纪,难怪我之前总是百思不得其解!”浮云问。

    “毕竟是当朝最尊贵的皇储,又怎可如常人般挂于嘴边?”赵瑾说。

    浮云想了想,确实如他所说。

    只怪自己没有想到那一层去,还以为太子是一个幼子呢!

    于是,浮云就把她和徐侍郎他们商讨的结果告诉了赵瑾。

    赵瑾听后也是大为惊讶。

    “我已经把银华他们这些人留给了父亲,任凭他差遣。后面的事儿他们会看着办的。”浮云道。

    “这样也好,你也就能安心的养身体了,这段时间你瘦了不少。”

    赵瑾伸出了手,想摸摸她的脸,抬了抬又放了下去。

    此举,还是有些孟浪。

    浮云不以为意的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瘦了吗?好像也没有吧?

    对于二人的亲事终于有了结果,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但是对浮云来说,不过是多了一个挂职的未婚夫,对她的影响不大。

    可对于赵瑾来说,其意义就大为不一样了。

    浮云慢慢的发现,赵瑾对她的态度更加的亲妮。一言一行皆表现在举手投足之间,他总会若有若无的靠近她。

    较之以往更加的关心她,言辞间总是三句不离她。

    他会去城中淘换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讨好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在热恋当中一样。

    浮云只当作是视而不见,顺其自然。

    对于他送的小礼物,也都一一的收下了。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过去了两日。

    平静的日子很快就被打破了。

    “尘河洪水泛滥,堤岸崩塌,父亲,您说的这是真的吗?”浮云听闻后大惊失色。

    “此事不假,为父已经去看过了,上游尚且倒好,尤其是中段有好几处已经在渗漏河水,堤岸眼看就要被冲垮,下游的堤岸垮塌了两处,已有好几个村落被湮没了。这件事急待解决,如若不然,下面有数十个县城,恐怕都要被卷入这场洪水之中。”徐侍郎忧心重重地说道。

    “尘河水上涨,并非这两日才出现上涨的态势,那些官员怎么没有早些发现?”浮云的语气中不乏充满了愤懑。

    “纠结那些人的过错已经没有意义了,当前是要解决这件事情,我们和这里的官员已经商量过,唯有将尘河的水引流至其他处,再则加固崩漏的堤坝,如此方能保住下方数十个县镇的安宁。只是即使是将尘河水引走,也非一日之功。没想到这次巡查不仅要无劳而返,反而还会惹来大祸。这事若是不能妥善解决,不仅是当地的官员会受责,我们作为巡查的御史官员也会遭受牵连。”徐侍郎道。

    这下,不仅徐侍郎为此烦心,浮云和徐展都开始焦虑不安。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