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世上本无一见钟情 > 第202章 如此后门
    琴初笑着看着伊莎,嘴角的血液有一次蔓延出来了。

    殷红,刺目。

    反正眼前这个女人,她本身就是想与她算账的,倒不如就此奋力一搏,也算是为琴枫报仇了。

    她可不是一个随意被人摆布的人,她本不是良善之辈。

    伊莎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她感受到了眼前女人的敌意。

    那是想让她死的感觉。

    伊莎可是一个很惜命的人,她有点慌了,眼神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家主和主夫。

    眼神里全是慌乱和求救。

    主夫金铭拧眉,这是狗急了跳墙吗?所以,她根本就想不管不顾了?

    金铭看了看鸢禧,眼下,场内,只有鸢禧是练过气功的,若是她愿意出手去救伊莎,伊莎便可以捡的回一条命。

    他们要的不过是斯诺家的财富,倒不是伊莎这个人,活着一口气就好。

    鸢禧自然是明白金铭的意思,缓缓点点头。

    金铭会意,也就递给伊莎一个安心的眼神。

    但是伊莎依旧觉得自己如临大敌一般的恐惧,这种恐惧并没有因为主夫那边的安抚成功消退。

    伊莎第一次觉得琴初的气势非常压迫人。

    琴初虽然平日里冰冷无情,冷着一张脸,但是也没有现在这种挂着轻笑来得令人心里发怵。

    季初双眼轻轻眯起,当即不再手下留情,直接强行使用气功,嘴角的血液就没停下,一滴一滴留下滴落在地上。

    触目惊心。

    少白瞬间明白了少主的意图,就想不管不顾冲上去,深红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她撇开头去,证明她根本不忍心看下去,不忍再看,然后双手苦苦地拦住少白。

    家主之位争夺,断不可有人前去阻挠,否则直接弃权。

    少主不能弃权。

    少主自己都还在坚持。

    但是深红的手也在微微颤抖着,她虽然知道……虽然知道不应该去拦着,但是她也害怕……

    害怕少主就此离开他们了。

    伊莎被季初的攻势逼到节节退败,最后直接被掀翻在地。

    还没来得及感受全身摔疼的痛感,一柄泛着寒光的剑已经刺过来了,带着凛冽的寒气。

    伊莎顿时吓得直接抱住了头,整个身子抖得犹如筛子……

    她就要死了……她就要死了……

    良久,并没有发生什么。

    伊莎呆呆地抬起头看了看,却还是看见那柄剑停留在她面前,不过只隔着几公分而已。

    顿时又吓得三魂没了七魄。

    琴初淡淡地收回了自己的剑,唇间轻笑:“请问,我这一局赢了吧?”

    什么?

    所有人都还在恍惚,就这么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宗祠外面的人只觉得不可思议,怎么琴初忽然就像是大显神通,不过短短一分钟,直接就将伊莎打退了……

    宗祠外面一片静悄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这次家主是伊莎吗?

    然后伊莎会把斯诺家的财富带来玖兰,他们玖兰就真真正正成为永远的豪门世家了!

    不仅宗祠外一片静悄悄,宗祠内也是静悄悄的。

    长老院的人和家主都没反应过来,鸢禧甚至都来不及看清楚,根本没机会出手。

    鸢禧只觉得心里一紧,若是琴初刚刚那一剑刺出去了,伊莎也就完了……

    即使是中毒的时候实力全开,自然是比不得全胜时期。没想到琴初的身手居然高到如此地步了?就连她都没反应过来……

    “我说,我这一局赢了吧?”季初又一次开口,嘴角的血液就没停下。

    一片殷红。

    鸢禧蹙眉,宣布道:“第二局,玖兰??琴初,获胜。现在开始第三局,每个人可以喊一个帮手来帮忙,但是此帮手,不可以是玖兰家的人。”

    鸢禧忽然把第三局的要求给换了,按照这个情况,若是第三局是让他们再单独相斗,伊莎必输。

    伊莎现在已经是没有什么战斗能力了。

    鸢禧忽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做错了。

    倘若这个伊莎当真不知道哪个斯诺家的财富地点,她又把玖兰家主之位交出去了……

    她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虽然伊莎服用了她给的药丸,但是难保会有人有那个药的解药……

    鸢禧原本想的就是,得到了斯诺家的财富之后,就做个垂帘听政的家主,反正伊莎也是个没用的东西,但是也要掌握到自己手里。

    鸢禧而后又目光坚定下来,她这一切都是为了玖兰能够更好发展,她的做法没有错!

    听到鸢禧公布的第三局条件,季初又是轻轻一笑,来一个便杀一个,来两个便杀一双,她没有什么可怕的。

    鸢禧继续开口:“一柱香后,一方必须得有两个人在场才能开始,否则,只能判定另一方失败。”

    季初眼神渐渐冷下来,她在玖兰家的人,都是玖兰家的,她现在去哪找一个不是玖兰家的人?

    伊莎这边上场的却是花妖,花妖万万想不到,还有她上场的时候,不过,要是能揍季初,她是愿意的。

    季初眼下这个状态,可不见得是她的对手。

    伊莎看见花妖,眼里又爆发出了希望,琴初那边可是没有外家的人,因为琴初的防备心很强,她的亲卫队可都是玖兰家的人。

    伊莎也渐渐平静下来,看着季初,只要她那边没有人上场,那么她就会是玖兰下一任家主。

    名副其实的玖兰家主!

    少白又一次气炸了,他的少主现在去哪给他们找一个外家的人来帮忙?

    这不是开后门了,这是后门已经开到伊莎家门口了吧?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那柱香一点一点在烧尽,季初眼神也愈发冷下去。

    等这柱香一结束,她便直接一击击杀伊莎。

    规则?不存在的!

    她想要谁死,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事已至此,也没必要遵守那么多,第三局的条件都能改,那么她为什么不可以随意?

    一柱香就要香消玉殒了,伊莎忍不住露出巨大的笑容,就在季初准备就此奋力一搏的时候……

    “我来晚了。”

    忽然,温柔的四个字,翩然入耳,季初身形一顿。

    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耳畔是熟悉的呼吸声,气息是好闻的雪后青松的味道。

    季初忽然就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