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渣年记事 > 第一百六十八章出嫁从夫(十)
    清河公主下了逐客令皇后娘娘也没有脸再呆在这里,只得领着一众贵女还有惶然不知所措的太子殿下回了皇宫。

    这一路上还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看着陛下在宫内一定是会得知消息的,他们最该去做的是去请罪。

    这九州天下,神木皇室最终还是成了笑柄。等到了宫门口儿贵女们自行的散去,皇后娘娘也知道今日之事不能轻了,所以在皇宫的门口便自行脱去了华美的服饰与头簪。素衣披发一步一步走向皇宫,边走边高声喊道。

    “臣妾有错,请皇帝陛下责罚,臣妾管教子女不严,请皇帝陛下责罚。”

    这便是最高明之处了皇后娘娘纵横着神木后宫十几年从来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如今真真是在这个慕金橙的手下吃了一个大亏。

    可是这亏才刚刚开始,后续还有滔天骇浪在等着她呢,能不能翻过这一劫只看皇帝陛下该如何地处置他们了。

    唐建元在书房那听着旁边的太监诉说着今天橙园之内所发生的事情。一字一句不漏,不由得就怒从心中起,桌子上的茶杯哗啦啦的推倒在地上。

    “自己做的局到把自己栽在里面了,朕的皇后跟太子真的是好样的呀。苏陌遗也在,就是个去看热闹的吗!”听到宫门外有吵扰的声音,于是便问到“这外面又发生了什么事。”

    老太监打开御书房的门轻轻地朝面瞧了一眼,便踱步回来对着唐建元说道。

    “是皇后娘娘从橙园回来,向皇帝陛下您请罪了。”

    “她这一招手段倒是高明,怎么对着自己人这厉害劲儿都出来了,对着那清河公主倒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只见皇后娘娘亦步亦趋地走到了这个御书房的外面,然后重重的跪下磕头就对门那大喊。

    “臣妾有罪,还请皇帝陛下责罚”

    身旁的太子也跟着跪到了地上,“儿臣行为不端,还请父皇责罚。”

    一声一声请责罚请责罚直叫唐建元一个头两个大。

    如今,这事也确实怪不得他们,倒真是清河公主还真是不应该小瞧她,听说往日并没有在后宫之中有什么生存的经验,今日倒是手段决绝,看来能扶持那张孙连城坐稳地位绝不是靠着什么运气。此等智慧,此等手腕儿。也真真的是没有辜负他们神族的名声。

    但是,即便是这样他也不能够开门对着皇后娘娘有一丁点儿的好脸色,这件事情比他那个好女儿固伦公主所犯下的还要大。

    所谓皇家本来就没有自己的事,皇家的事就是天下的事。原本还嘲笑着大金。不是个真正的男人做什么事情都要靠一个女子,如今倒想一想长孙连成还真是好手段哪,一边套牢了那位清河公主,一边不费吹灰之力的弄死了他自己的亲生父皇,并且这九州天下还都挺同情他,并没有什么指责之声。

    所以现在看来最开始他们就应该拉拢这位清河公主而不像顾伦那样傻愣愣的冲上去与之比较。

    从头到尾,这位清河公主就没有看得起过他们这样的手段。根本不是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不过是在看他们的笑话而已,神族一个公主已经如此的厉害,更何况身后的圣主与圣父。看来,自己所筹谋与打算的事情还需要再等一等了,眼下处理好才是最关键。

    皇后娘娘在这御书房外一等便是大半日。中午的时候从清河公主的橙园回来到如今现在已是夕阳沉沉的西下的时候。

    从出生到如今这位高贵的皇后娘娘还从未受过如此的苦楚。旁边的太子跪的也是昏昏沉沉。

    可是唐建园在御书房内依旧沉声不语。到是旁边的老太监先开了口。

    “陛下,皇后娘娘毕竟是后宫之主,是咱们这天下百姓所敬服的皇后娘娘,这在御书房外面已经跪了大半日了,即便是有滔天大错咱们商量着办,也就是了。可没要寒了你们夫妻之间的心哪。”

    说到最后变成了夫妻。自唐建元年少的时候,便娶了这位皇后娘娘。虽然没有说是伉俪情深。但好歹也算是自小相伴青梅竹马,并且皇后娘娘的身后还有一个庞大的家族,唐建元也需要顾虑一番,日后所图之事还要倚仗着朝中的这些个大臣门呢。现在可不是与他们翻脸的时候。

    于是,即便是心中有着滔天的怒气,现在也只得在心头往下压一压,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从书桌后面起了身,由身边的老太监扶着缓缓的走到了门口儿。

    等到太监开了门儿,然后自己站在门内,看着跪在面前的已经十分虚弱的皇后与太子。便沉声的开了口。

    “朕倒是不知皇后娘娘究竟犯了如何大的错处,竟然要跪在这御书房之外大半日。叫朕到好是心疼,快快起来些吧。”

    “多谢陛下。”在身旁的婢女的搀扶下起了身,然后对着唐建元行了一个大礼,才接着开车开口。

    “今日去橙园探望清河公主。却没想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看的事情。惹的清河公主不甚愉快,都是臣妾的错,还望陛下责罚。”

    “既然是你的错。那便自行解决去了吧,惹的别人不愉快,再把别人哄好不就行了吧,对于皇后娘娘的手段,朕还是十分相信的”。

    这便是在决定给他们母子最后一次机会了,这也真的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若在是不能将此事办好。恐怕太子之位,也不能保全。说完唐建园便转身离开。

    留皇后娘娘与太子站在原地。“母后,父皇说这是什么意思”。

    “你父皇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我们自己惹下的祸,是要自己去解决,不要指望着你父皇”。

    “可是,母后我们究竟该怎么办。”

    这时候的太子殿下已经慌了神儿,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原本打算的十分的满意,到如今却生生是叫那些兄弟们看了笑话。

    “先容母后,再想想吧”

    皇后娘娘一边扶着额头一边往自己的寝殿中走着,这件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就容易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