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渣年记事 > 第一百三十二章马球宴(一)
    渣年记事正文卷第一百三十二章马球宴今世与往世不同的是,往世的时候一直是苏陌遗策马而来。逆着的光,逆着风。

    高头大马,清隽的面容。在无数的欢呼声中,一步步走进了慕金橙的美梦之中。

    而今是策马而来的却是慕青藤。他笑着说“清河公主,好生的厉害!”这大概便是慕金橙稍微为能暖心的地方。

    他们神族终将和抱在一起。不管前面的风雨有多大,不管是荆棘还是深渊,不管是好奇还是亲密。他们终将都是自己的模样。

    而就在这个时刻,苏陌遗也策马而来,与慕青藤并肩而战,笑着对慕金橙说到“清河公主,也有如此激动的时刻,倒是叫本侯好生的开了眼界”。

    “是的呢,只是本宫也没有想到,苏侯也会因着几个马球如此的失了面子。”慕金橙也回笑着说道。

    苏陌遗只是轻笑的摇了摇头,没有在回声,而这个时刻所有马场上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包括固伦公主,固伦公主其实是一位明眸善睐,风姿绰约的公主。在皇室众多的子女中,颜值身姿也是上佳的,比起眼前这位清河公主也是不遑多让的。

    说实话,慕金橙的面容确实是比不上眼前的这位固伦公主。

    所以因着自己最大的优势,固伦公主要还是笑盈盈的而来。“苏侯爷,今日英姿飒爽,叫本宫好生的开眼界。”

    “固伦公主莫要取笑我了,败军之将何来飒爽英姿。不过是小丑献计罢了。”苏陌遗感叹的说道。

    两位公主一站在了一起。大家马上就能分辨出了高低。一位着春一身姿袅袅。

    一位着棉衣,寡淡射稍显严肃。于是便纷纷在底下议论。神族风公主的风采也不过如此。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慕金橙早已经习惯了这些,再烁风长公主千明玉来的时候,这些她统统的都经历过。

    烁风的长公主,可是天下公认的第一美人,比起这位神木的固伦公主。那也真真是有着天壤之别。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所以便更不在乎眼前这些。

    但是议论的声音慢慢地大了起来,大家好像并不因着神族公主的身份而有些敬畏,所以慕青藤变脸色铁青了起来。对着慕金橙说到“金橙我们还是回去吧。”

    “既然我慕三公子想要回府,那我们别回去吧。”

    转了身便想要走,却突然被后面过来的婢女拦住了路。眼前的婢女并不认识,却也并未行礼,只是就挡在了慕金橙的眼前。

    祁风二话没说,一把将其推开。

    却听见后面又传来了声音“神族公主家的婢女好大的气势呀!本宫不过想着请公主今晚参加马球宴而已。”

    “原来是参加马球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婢子出来要挡路了呢?”祁风牙尖嘴利的回应道。

    “原来神族家的婢女不仅脾气暴躁,而且还能带主子回话呢。奴大欺主这种事在我们皇室可是做不出来的。清河公主可真要好好的管教手下了。”一句一句言语不善都是冲着慕金橙而来。

    大家都等着这位清河公主的反应,就见慕金橙笑着转过来,对着眼前的固伦公主说到“想必这位固伦公主是最知道奴大欺主是什么意思了?”

    说完转身就走,把眼前的固伦公主气得脸色铁青。是啊,所有的蜀国。也不过是神族分封的蜀国,再怎么厉害的皇室,也是神族的奴才。

    所以,固伦公主说这样的话,也不过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脸。在这个神族还没有被推翻的时候,清河公主才是真正的主子。

    就在走出去还没有两步的时候,原来挡住慕金橙去路的婢女突然被固伦公主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小奴才办不好事情滚”。

    然后就捂着脸跑开了,路过慕金橙的时候,在大家还没有注意的时候,便狠狠地撞向了慕金橙。

    看台离马场的地面还是很高的,这一被撞击慕金橙便站的不稳。

    差点儿就翻身从看台上掉了下去。幸亏苏陌遗眼疾手快的策马上前,伸出了胳膊拦了一下。要不然清河公主定定是要摔下去的。

    “公主,公主”现场一片混乱。而撞到慕金橙的婢女也趁乱的想要离开,但是祁露此时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她按住,“撞了我们公主就想走。且等着吧你。”

    大家惊魂未定地扶着慕金橙站好,只有固伦公主公主在远处静静地望着,心下冷笑,这皇宫里面的手段多的是?神族恐怕是没见过这些吧,听闻你们圣主大人和圣父大人,一辈子一夫一妻。倒是这些后宫的手段,清河公主也该尝尝了。

    只见这位清河公主在奴婢们的服侍下稍稍的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

    然后,对着苏陌遗说道“多谢苏侯爷出手相救”。

    苏陌遗此时面色淡淡看不出任何的神情,只是沉声的说道“应该的,公主不必如此多礼。”

    转过身来的时候,祁露就压着婢女走上了前来,对慕金橙说到“公主,这就是刚才撞你的婢女,您看该如何发落?”

    “清河公主饶命,清河公主饶命,奴婢只是过于伤心,没有看清楚路,所以才不小心撞到你的,还请公主大发慈悲,饶过奴婢命吧。”

    “今日的神木,当真是叫本宫开了眼界,本宫以前一直认为没规矩这件事情一般都是自己的教养不好,却万万没有想到,在这神木还是上行下效。”

    慕金橙看了一眼眼前的奴婢,面色不渝的说道。

    清河公主这个人向来都是别人不惹她,她一直都好说话,但要是惹了她的话,他也真真不会让你好过。

    “清河公主这是什么意思?”固伦公主在不远处听到这样的话,便马上进行了反驳,这不是明摆着打自己的脸吗?这不就是说的她吗?

    “本宫记得刚才固伦公主还同本宫说,要好好地教育手下的奴婢,却万万没有想到固伦公主身边的奴婢竟是如此的莽撞,不知礼数,本宫也不好直接的插手,还是固伦公主你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