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渣年记事 > 第一百一十三章隆冬(三)
    “陛下还是有心了,清河在此多谢了”慕金橙笑盈盈的说道,却并没有请人落座。

    什么时候他们成这个样子了?从他大婚以后?还是从那场他自认为的争吵以后?这样的生疏,不近人情?

    可是明明是先不要我的。

    谢还是谢过了,但是眼前的橙子却并没有打算动一下,

    倒是长孙连城端起了橙子汤,打开了盖子放好了汤匙,递到了慕金橙的眼前,“我这一路行来应该是不烫了,你尝尝。”

    已经送到了自己的眼前,慕金橙没有办法只能接了过来,在无比期望的目光中轻轻的喝了一口“真好喝”还淡笑着说道。

    好喝就好,肯喝就好,最怕的就是他像旁边的慕青藤一样的不理人。

    “大金的雪这两年越发大的了,以前初冬的时候是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的”这是实话,在他还小的时候,起是最难过的就是过年的时候,又冷,又没有好的衣衫,总是被其他的皇子们嘲笑。“也不知道是要变天了还是怎么了。”

    “可能是因为这天已经变了吧,陛下这大金已经是你的了,不要再囿于以前的事情之中了,不管过程是如何的,结果是好的,就是值得欣喜的。”总比她慕金橙好,总比常羊山好,什么样的过程都是能接受的,但是不能接受的是,即便是吃尽了这世间之苦,即便是怎么苦她都愿接受,哪怕是她自己一个人的结局不好,也请给常羊山一丝生的希望呀,哪怕是那么一丝也好呀。

    可是没有,没有,什么希望都没有,她没有,常羊山没有,这个世间如此的亏待她们,她们却仍然的无能为力。

    说着说着自己还感慨了起来,本来是想劝着长孙连城的,其实到最后一直要劝的人是她自己而已。

    本来就是无意中的一句感慨,也是自己没话找话,想在这里多呆一会儿而已,却没有想到,慕金橙是这样的劝着他。

    都是他的吗?想要的就是自己的吗?已经是自己的马吗?有什么好的结果?大金如今也不完全是我的,还有人日日在旁边虎视眈眈,叫我寝食难安,还有你也不是我的,我有什么的好的结果,有什么值得欣喜的,眼前的一切不过是假象,总有一天你还是会走,你还是会不要我,即便是现在你在这里也是一样的,跟走了已经没有了什么区别,小橙子你的心飞到了哪里去了,我怎么就找不到呢。

    小橙子,你以后要往哪里去,为什么不肯带上我,为什么这九州最富庶的大金都留不住你。

    就在如此的感慨之中,在这即便是冬日大雪纷飞也是暖洋洋的屋子里,即便是想到了太上皇,也不会想去看看他现在的处境,长孙连城在那场婚宴之中终于只到他还有后手,所以更加严加的防范。

    可是这几个月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而且他们越发的低调了前来,甚至是甘愿受辱,一声不吭。

    长孙连城不知道的是,虽然他在很久之前就吩咐过了,太皇那里一定是要备上炭火的,于是小太监们也是很听话的,炭火一盆一盆足的很,按照这个量是一定能够过一个暖冬的。

    可是乾西所却任凭那些煤炭堆在那里,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想用了。

    主要原因就是这炭火,可能是最劣质的煤炭,连贫民百姓的家里也不会用这个吧,只要一燃起来,就突突的冒烟,那烟呛人的厉害,你闻时间长了就咳嗽个不停,怎么喝水也没有用处,再熏一段时间就嗓子沙哑的没有办法说话,所以能不用还是不用的,他们的命还是要紧的。

    长孙陛下自来过一次没有被拒之门外以后,就跟走溜了腿一样,经常的来这里坐坐,或喝杯茶,或一起用膳,一切都像是回到了最初的原点,没有争吵没有大婚的时候,我们还是能够这样静谧的坐在一起,你还是那个一心扑在大金的你。

    “长孙陛下这两日来的倒是很勤快,这么冷的天,也不怕伤寒”

    一日长孙陛下走后,慕青藤在背后凉凉的说道。

    “这相聚的日子也没有多长时间了,青藤我们是该好好珍惜的。”

    “我珍惜跟一个男人相处的日子干什么,我又不是烁风的人!”慕青藤跟被踩了尾巴一样的尖声说道,足可以见得,他对这样的事情有多么的反感。

    甚至是除了烁风,这天底下的大部分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吧,可是慕金橙偏偏反其道而行,倒不是心胸有多么的宽广,主要是认为只要是相爱就没有多大的问题,这世间的爱是可以跨越性别的,这没有什么稀奇,真爱总是值得尊重的,所以烁风其实本质上是没有什么好被嘲笑的。

    慕金橙所不喜欢的只是你并不能诚心的爱一个人而已,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之中,你一味的只顾享乐却从来都没有道德,没有底线,一个又一个,甚至是胁迫,甚至是孩童,这些才是应该被抵制的,被看不起的,而不是真心相爱,一生一世一双人的。

    在这一来一去的日子里很快的就到了寒冬,凛冽北风吹的人走不动路的时候,长孙陛下终于不来这里了,养心殿还是夜夜的灯火,坤宁宫还是夜夜的独守空房,而其他嫔妃的宫里就更别说了,再这样的日子里谁又不是形单影只。

    有,真的有,不是形单影只的人,太皇和王振两个人,披着被子紧紧的依偎在了一起,盆中是太皇拿去了原来所以的藏私换来的一点点烟不是那么多的炭火,他们围在了一起,紧紧的围在了一起,要度过这分外寒冷的隆冬之夜。

    有时候太皇甚至想着,这样的活着,他还不如死去的尊严,可是作为从底层爬上来的王振却一直劝说着他“只要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人死了就真的没有从头来过了,太皇陛下,你信我,总有柳暗花明的一天,你一定要信我,我们熬过这个冬天再看看吧”甚至为了还能活着讲起了自己的往事,太皇若是死了,他王振就真的没有活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