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渣年记事 > 第九十章恨离别(七)
    “所以这句话也送给长孙陛下我们一起共勉吧。”长公主还是笑着说道,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寡人可能跟长公主不一样,寡人喜欢的想要的最后都是寡人的。”长孙连城一边笑着说道,一边夹起眼前章鱼,放到了慕金橙的碗里。

    “这是深海里捕捉的,常羊山上是没有的,在外面也吃不到的,你尝尝。”

    “……”

    其实对于吃的,慕金橙从来都是不在意的,好吃的,不好吃的都可以。

    奇形怪状的也不在乎,慕金橙真正喜欢的都是老旧的东西,新奇的并不是很想尝试。

    于是看着也眼前的章鱼,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长孙陛下话里有话,慕金橙也不小了,终于是明白了,可是该怎么做才能即不让长孙连城尴尬,也能让自己在帮完以后全身而退。

    “看来清河公主不是很喜欢,不过我到是喜欢,公主让我来帮你”说着就毫不在意的夹起了慕金金橙碗中的章鱼,然后毫不犹豫的吃掉了。

    “……”慕金橙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呆呆的看着。

    “长公主倒是喜欢新奇的事物,正好跟长孙陛下相合呢。”慕青藤还笑着说道。

    “哪里哪里,一般一般。”这位公主还推脱着呢。

    后来这一顿饭吃的极其的尴尬,本来以为这大年下的,怎么也能看在过年的面子上,大家都得饶人处且饶人,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的长公主战斗力这么强,而长孙陛下也不肯退让分毫。

    定国侯自顾自的吃着饭,什么也看不见也听不见,王将军更当自己是个小喽啰,一句话也不说,反正这里的饭确实是好吃。

    “那个,今天是初一,陛下倒是体恤臣子们过了个团圆的年夜,是今天晚上要开群臣宴吗?”没话找话,她慕金橙什么时候也成和事佬了,所以说一个人的朋友呀还是不要太多。

    “小橙子猜对了,看来是不用今天晚上我来请你了,到时候记得去。”

    “我也要去”长公主接着说道。

    “……”这顿饭吃的糟心。

    “那个……我……”

    “清河公主有些乏累了,今天就不叨扰了,本侯告辞了”

    还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时候,苏陌遗倒是先张了口,解了慕金橙的尴尬。

    “微臣也告退”王将军也敢忙的起身告了退,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可不想做遭殃的小鬼,满桌上下就属他位卑权低,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大家都吃饱了,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也不好多吃,清河公主我也走了。”长公主今天着实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站起来就走了,怎么好像是跟长孙陛下对立起来了。

    一桌子人三三俩俩都走了,只剩下了长孙连城,还有慕金橙与慕青藤。

    “长孙陛下若是忙的话,也可先行离去,我们就不强留了。”慕青藤也放下了碗筷笑盈盈的说道。

    这是要赶人了,抬头看看慕金橙无奈的样子,也只得起身“还是你们兄妹好好的吃饭吧,寡人先走了。”

    “恭送陛下。”

    自长孙连城走了以后慕金橙也没有什么心思吃饭,放下了手中的玉箸,侍从们就飞快的上来收拾了碗筷。

    慕金橙倚在座椅上出神的看着外面。

    “公主那尊石像……”祁风悄然的上前问道,说实话,她也觉得很不妥,在常羊山的时候,圣人们还没有石像呢,这个雕起来多不吉利呀,还说是她们公主,哪里像了。

    “拖到仓库了去吧”慕金橙面无表情的说道。

    “金橙这样做可就是辜负了长孙陛下的一片心意呀”慕青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茶壶与茶杯就走了过来,给慕金橙斟了大半杯茶水,然后递在了她的眼前“喝点茶。”

    “不喝,大过年的,有点苦。”

    慕青藤笑了笑也没有说些什么,自顾自的就把手中的茶水喝完了。

    “金橙我们真该走了,你上次说是什么时候呀?”

    “快了”慕金橙从窗户外面看着远处层层叠叠的宫殿说道“很快了,等我帮长孙连城把这皇位坐稳了,我了了这桩心事就离开。”

    “以长孙陛下的心智,又何须咱们帮忙,金橙再不走,以后可能就走不了了”慕青藤还是半开玩笑的说道。

    “……”走不了,她慕金橙要去的地方还没有去不了的,她要走,又有谁能拦的住,除了要帮助长孙连城以外,她实在是不愿意去神木,神木是个吃人的地方,比之大金还要恐怖,她一个人应付不来,总是有些惶恐的,可是这些惶恐深深的埋在心底,从来都不与人说。

    因着见自家的公主不知为何神情仄仄,于是拿来一个靠背放在了她的身后“公主您还是靠一会儿吧”然后大氅也拿来披在了她的身上“如果公主嫌弃卧房里们的慌,就在这里休息吧,奴婢给您把窗关上。”

    “……”慕金橙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

    慕青藤坐在旁边也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陪着,不一会儿祁风也拿来一个大氅给他披上。

    他还笑着对祁风说道“有心了。”

    这还是中午就沉沉的睡了过去,没有噩梦没有希望,就着新年中午的光,但愿今年能开一个好年。

    慕金橙的这一觉就睡到了太阳西斜,风霜雨露也不敢前来打扰,即便是长孙陛下派来的轿撵已经停在了门口多时,也没有人上前来禀报一声。

    只是大越的只会了慕公子,慕青藤只是笑着问他们“什么时候神族的公子还需被下属支配了?”

    所以谁也没有再敢多说一句。

    直到慕金橙自己睁开眼睛,轻轻的伸手就推开了窗户,外面的太阳已经下沉,连残阳都不肯留下。

    “公主你醒了?这大氅还是稍微的盖一会儿吧,要是直接的起身的话,怕是会着凉的。”

    慕金橙没有说话,这是任由这祁风拉过大氅好好的盖好。

    过了很长的一段的时间,看着他们忙忙碌碌才恍然的想起来“今天晚上是不是长孙陛下有宴请?”

    “是的公主,轿撵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