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渣年记事 > 第四十八章归巢(二)
    “臣冒死进谏,陛下依旧是我们大金的陛下,我们敬畏的天子,但是太皇也真的需要迎回来呀,咱们大金速来以礼治国,这全天下都看着我们太皇的行踪呢,如若不迎,陛下,这后世的史书该如何的评价您呐!陛下!”老臣涕泪的横流的跪在了大殿之上。

    他又何尝不知,迎回太上皇的后果,毕竟大殿之上,群臣之中他也算是打头殴打王振的那一个,太皇回来若知此时,恐他们全家都性命堪舆,可是这天下的礼法万万不可废呀!大金的声明比什么都重要!

    “臣附议!”

    “臣也复议!”

    在一群老臣的铿锵之中,长孙连城高座在大殿之上,下方设了金椅,那是给慕金橙的座位,慕金橙的后边今次还站了慕青藤,他们一样的看着下面群臣沸腾,几乎是一边倒的形势。

    这伤疤还没好呢就忘了疼,这大金的满目疮痍,站在城楼上就能看的一清二楚,百姓们还没有开始休整,这经东胡这一溜儿来的糟蹋,铁蹄的印记还在呢,这大雨还没有下过一场呢,朝堂上就开始了如此的沸腾,真的是因为为着大金着想,还是受伤的不是他们!

    “臣反对!”王书宇因守城有功连跳三级晋升了四品将军,今日也就出现在了这朝堂之上,眼见着这些个老顽固,老迂腐,简直不可开化!

    “臣反对!反对!反对!”连连高声三个反对!从队内站了出来,疾言厉色的说道“首先我是个粗人,不懂你们什么政治,但是我知道这太上皇要是回来了。咱们的皇帝陛下一定会百善孝为先,到时候整个大金在拱手相让,然后东胡听到了消息,再卷土重来,反正老子提前声明,谁倡议的把太皇接回来的,到时候再起战事,就麻烦你们带着你们的全家全族冲在战争的第一线,用你们自己的血肉,为咱们的大金的百姓筑起一道城墙,到时候说不定你们也能落下个计飞将军的英明!”

    字字掷地,余音绕梁,振聋发聩。再也没有哪个老臣痛哭流涕的臣附议了。

    坐在上方的长孙连城铁青的脸色才稍微的好看了一点。看看,看看,他这都是养了一群什么狼心狗肺的东西!

    “王将军确实是个粗人,怎么能在大殿之上如此的粗鲁呢,本宫倒是有一些看法,不知当说不当说”

    偏过头看看了后方首座的长孙连城,慕金橙笑着说道,又是这样,不能表态没法表态的长孙连城,一语不肯发的长孙连城,还是把锅又推给了她,怪不得近几日又拉着她上朝,而且如此的勤快,以后看来,她在这大金不用叫什么清河公主,直接叫背锅公主就行了。

    “清河公主请说,寡人洗耳恭听!”

    上次攻城,监国的小橙子文成武就,叫他好一个开眼,神族公主当是如此,今日不知又有什么好的建议。

    “本宫对你们的人事制度不是很明确,王将军,你去吧,提一个七品升四品,随使团回去吧,来来来,本宫再给你写一封手书,省的咱们的使节出去丢人”

    起身就到了长孙连城的眼前,长孙陛下及其有眼色的,给研了磨,摊开了圣旨,群臣们就见公主陛下背对着他们大手一挥,就开始龙飞凤舞,至于写的啥,谁也不清楚。

    写完之后交给了王书宇“有劳王将军了。”

    谁都知道这清河公主在东胡围城的时候干了什么事,如今又同着反对他们的王书宇搅在了一起,太皇的下场不言而喻。

    可是谁又敢再出来反对,皇帝陛下亲自的研磨摊纸,将军信誓旦旦的要让他们全族上战场,还是是算了吧,家也大,国也大,太皇陛下还是小了点。

    历史有时候就是这么的荒唐,自己兢兢业业的一辈子都没有升个官,有朝一日,一个粗莽的将军却带来了圣旨亲自的登了门。

    唐克对于人在家中坐,圣旨天上来的这件事还是表现的极为淡定的,圣旨的内容谁都没有看得见,跪在地上先是接了口谕,他这个破败的院子也真是叫王书宇好找。

    说实话在这靡靡的黄金城内,想找到这样的一个院子还真是不容易,看看周围住的都是什么人,收泔水的,代洗衣物的,还有要饭的,是的在他们黄金城内,哪怕就是要饭的也有自己的家,不用去四处的流浪,就是这么的富庶。

    也不知道为何大小也是一名食俸禄的官员,非要住在这里。

    等到王将军宣完口谕走的时候,淡定的跪在地上的唐克,没能起得来,家中并无随从侍婢,腿就是软的起不来,他一向就是这样,即便是内心里再怂,那张脸天生就是那副样子,他们大概还不知道,唐克这个名字还是太皇给取的,说是他天生的一幅克人的模样,叫这个名字最好,那还是在很遥远的以前,在他还没有他入朝为官,还是街边的小乞丐的时候。

    讨饭讨到了偷偷溜出来玩的太皇面前,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名不经传的皇子呢。

    圣旨是不被允许打开的,随从也只是给了十几位,据说明日就要会见东胡的使团就要跟着他们走,家里也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钱财每个月都散尽给周围孤苦的孩童。

    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清晨一开门的时候,外面的东胡使团就整整的占满了这个不太大的街道。

    连接着半个月的求告无门,什么样的人也见不到,好不容易得到了消息,就怕他跑掉,所以提前的来堵门,终于可以回东胡了,终于可以回去有个交代了,终于不用在这里像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了。

    这个出使他国的使臣,依旧没有见到自己的陛下,所谓的口谕也不过是不准在宣旨之前打开而已。莫名其妙的被选中,莫名其妙的升了官,一下子就连跳三级,是别人这辈子的梦寐以求,甚至是连做梦都梦不到的。

    东胡的使团喜气洋洋的接着人走了,慕金橙与长孙连城站在城楼上极目远眺。

    “陛下的愿望,要寄在这一人之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