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芯片的战争 > 第096章 隔离被审查
    后面的事情,余子贤就不知道了,除了在驾驶室里“狂吐”之外,脑海闪烁着一个念头:“终于活下来了。”

    貌似还救了好多人,不过他也杀人了!

    后面是怎么下的飞机,余子贤都不知道!

    他脑海里一直重复着愤而甩出钢瓶的场景。此刻只觉得自己浑身没劲,忽冷忽热,昏昏沉沉……

    *

    等余子贤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病房里,病床边上趴着是一个熟悉的脸庞……郝萌?

    “郝萌……”明明喊的是“郝萌”,发出来的却是“he~me”,使劲咽了口唾沫,润了润嗓子,再次喊到:“郝萌~郝萌……”

    这一次,趴着的郝萌终于有了反应。

    迷迷糊糊睡着的郝萌,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啊,子贤,你终于醒了啊!吓死你刘叔了。”郝萌一脸担忧的说道。

    “额,我这是怎么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余子贤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迷迷糊糊中就晕了过去,就像感觉事了一个长长的觉一样。

    “大夫说是,你是受过度刺激和惊吓,引发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晕了过去。现在是2月4号凌晨……”

    刘彦君看了看表,又说道:也就是说你昏迷了大概36个小时。余子贤,真是吓死你我了,幸好大夫说你只是昏迷,身体状况良好,我才放心下来。我前面都犹豫给不给叔叔阿姨打电话,告诉他们你的状情况,如果明天你再不醒过来,我肯定就得打电话了。”

    “36小时?

    “从飞机上下来之后,本来我是跟着你在医院的,可是后来机场公安找到我哪里,想了解你的一些情况,然后把我也单独审查了好久。我说了大概情况,我才过来的。本来都不让我进来看你,可是你又一直不醒来,今天早上才特许我进来照看下你。”郝萌解释说道。

    “机场公安?对了,那天早上我做的那个飞机怎么样了?”余子贤后面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大家都好着了,除了劫机者,电视上说的很少,只是说成功处置一起劫机案。”郝萌说。

    “成功处置劫机案?”

    “对了,警察找你有事呢,这会还在外面等你这了,从你住进医院就在了……”

    “啊……”余子贤的小心脏“砰砰”的又开始加速跳动了,听见“警察”两个字,自从上次在四方厂派出所发生让他不愉快的事情之后,余子贤打心眼里就开始抵触他们。

    但是一想到在飞机上,自己可是亲手“敲碎”了一颗脑袋啊。在当时的情况下是为了自救,顺便救了更多的人。

    正打算问细节呢,就见两个两个警察走了进来。得,郝萌也不用说了了,正主都来了。

    “余子贤同志,你醒了。我们是羊城市白云机场公安局的,对于前两天在白云机场发生的‘劫机’案件,我们有一些问题要询问。你知道,这次的劫机案件性质极其恶劣,所以我们机场公安局非常重视。我们讯问过你的主治医生,说你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打扰你的休息,非常抱歉。不过还是希望您能够积极配合我们的调查。”其中一个中年警察在亮出红本本之后对余子贤说道。

    余子贤扫了一眼红本本,警察叫谢广睿。这时候的红本本还不叫“警官证”,封面上是写着“工作证”。

    说完之后,让郝萌到外面等着。他们可能考虑到一些当时案件的细节涉及的保密,因此直接就让郝萌出去了。

    就这样余子贤躺在病床上,谢广睿坐在病床边讯问,另一名警察记录。

    “姓名?”

    “余子贤。”……

    首先问的是余子贤的一些基本信息,包括姓名、出生日期、籍贯、家庭和工作单位等情况。

    余子贤老实回答,这些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你在四方电子管厂工作,那此次出行的目的是?”

    “嗯,前几天来这边有一个商业活动,就过来了。”

    “什么商业活动?”

    “额……这个和案件肯定无关,我可以不回答吗?”余子贤觉得有必要在适当的时候合理的决绝一些问题。

    “和案件有没有关系是我们来判断,问什么说什么就行了。为什么不想说?”谢广睿皱了皱眉头,说道。

    “因为涉及到一些商业秘密。”余子贤只能解释到。

    “是什么方面的商业秘密?”谢广睿继续追问。

    “投资收购公司的事情。”余子贤提了一点,没有细说。

    “你31号到的羊城,当天又去了香江,2月2号返回羊城,当天早上坐飞机去夏鹭,计划于当天下午返回燕京。是不是这样?”谢广睿说出了余子贤这几天的行程,对于前面投资公司的事没有再提。

    对于公安知道自己行程这一点,余子贤没有多少惊讶和意外。对于自己的行程,公安不可能不查,而且对于民航系统的公安来说,自己的行程不难查。

    在讯问期间,警察同事进来告诉他说,医生在知道余子贤清醒后想进来检查病人情况,但是谢广睿没有同意。

    这会儿谢广睿打算让余子贤在检查身体状况的同时,稍微休息一会。

    毕竟对方刚清醒,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且在医生没仔细检查之前也不能确认讯问对象的身体情况,万一再出点事,不好。更何况,上面领导交代了,对于余子贤可以要温和一些,不要吓着了。

    其实,谢广睿也知道领导为什么会对余子贤稍微宽待一些。

    根据目前初步的调查和已经汇总上来的信息来看,也正是多亏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在紧要关头及时制止了劫机者疯狂行为,并且配合机长迅速反应下,才避免了一起民航灾难的发生。

    据同事现场勘察的情况来看,当时的情况一旦不能及时制止劫机者的疯狂行为,一旦再次干扰机长的操作,导致飞机无法复飞,那么飞机必将一头撞向他前面的停机坪里的一排排飞机,后果将不堪设想。要知道当时不止是被劫持的“8301”航班上有好多人,在它前面有一架正在等待起飞的飞机上,可是也有好多人了。

    一旦最坏的情况出现,不是说撞坏多少架飞机的问题,而是要死多少人的问题了。

    这最坏的情况谢广睿实在无法想象……

    医生进来后,给余子贤的身体做了一遍细致检查,各项指标显示均属正常。

    余子贤也松了一口气。

    谢广睿等待余子贤喝了一杯水,稍微歇息后,继续开始讯问。

    “蒋小峰你认识不?”

    “不认识。”

    “蒋小峰就是那个劫持飞机的犯罪分子。”谢广睿解释说道。

    “飞机上,你手里的消防钢瓶是哪里来的?为什么要提前备好。”

    “消防气瓶是我从卫生间出来后,随手从消防器材柜里面拿的。至于为什么要拿,我也不知道,凭感觉吧。”

    “你冲进去驾驶室的目的是什么?你不怕蒋小峰因为你的突然闯入而炸掉飞机,让大家都死于非命?”谢广睿突然厉声问道。

    “……”余子贤还没有想好怎么去解释,总不能说自己能够确定蒋小峰身上就是没有炸弹。那样说了,纯属找死。

    讯问陷入了沉默,两人都没有说话。

    在整个讯问过程中,其实谢广睿一直都仔细观察着余子贤语气、神态和眼神,哪怕是一呼一吸的心跳,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发现对方明显的破绽。

    这说明对方要不是狡猾的惯犯,要不就是确实没有撒谎。

    其实,刚才问的问题也正是同事们最关心的两个问题,余子贤在飞机上的各种表现,虽然也有一些惊慌,但是绝对没有失措。

    恰恰相反,余子贤主动做了机组人员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制止蒋小峰。这个年轻人不仅有着超出常人的冷静,还有超乎寻常的勇气和果断!

    也正是这些超常的表现让一部分同事怀疑,余子贤是否已经知道或者确认蒋小峰没有携带炸药。

    如果余子贤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那么这个判断依据从何而来?

    “说吧,为什么会提前准备消防瓶?为什么不怕蒋小峰炸掉飞机?”最终还是谢广睿打破了沉默。

    “我是讲真话还是讲假话?”余子贤知道这两个问题解释不清楚,公安的人不会消停的。

    “哦?真话怎么说,假话怎么说?”谢广睿有点好奇,有意思。

    “真话就是我判断出了对方没有炸药,假话就是老天告诉我对方没有炸药。”余子贤把自己真假做了个颠倒。

    真话是自己重生了,知道对方没有炸弹;假话是“对方没有炸药”这个结论归结于自己的判断。

    “那你先说假话,老天是怎么告诉你的?”谢广睿有点生气了,在这么严肃的场合,对方居然和自己开玩笑?是不是自己太过于和蔼了?

    “因为我的直觉。直觉这个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天知道,我当时怎么会有勇气冲进去制止蒋小峰,但是最终的结果我活下来了,所有的人都得救了。这就是天意。”余子贤继续编,但是编的虚虚实实。

    “还是说说你怎么判断的对方没有炸药的?”作为一名公安干警,谢广睿怎么可能会相信“直觉”这个理由。

    他是真有些生气了,但是强忍怒意,继续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