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芯片的战争 > 第023章 千里挖墙脚
    华强北,此时还叫赛格电子市场。

    余子贤所看到的电子市场,面积很小,只有一千多平米,条件也十分简陋。

    不多的柜台上展示的内容基本大同小异,除了像二极管、三极管,电容、电阻这些基本元器件外,更多的是在售卖小电子产品,比如袖珍收音机、电子手表等等,在大一些大件就是录音机。

    看见这些东西,余子贤就手痒痒,总想捣鼓个什么出来。

    “咦,这是忠华学习机?”余子贤路过一个柜台的时候,有一个令人激动的小发现!

    近似正方形的底盘上,下半部分是经典键盘布局,右上方则有一个卡带插口,虽然经典的大霸王游戏机有几分相似,但是区别还是很大,貌似没有游戏手柄。

    也对,这是为了让中小学生体验计算机而专门设计的学习机,此时他的功能只有一些简单的字母打字游戏和简单的编程(其实就是对着程序代码敲字而已)。

    看见它,余子贤想到了大霸王游戏机,想到了老任的FC红白机……

    生于八九十年代的娃,可能不知道任天堂,但是就没有不知道大霸王的。大霸王学习机,可是插上游戏卡,就是一台游戏机,超级玛利、魂斗罗……一想起来就是游戏熟悉的旋律,不知道带给大家多少欢乐。

    在小霸王问世之前,老任的红白机(也称作FC)就已经成为不少青少年的梦想。但是,高昂的价格让人望而却步,在知识产权还很薄弱的当时,小霸王以两百元的低价成功成为了红白机的替代者,甚至成为国内游戏主机市场的绝对领导者。然而好好的牌,却让“小霸王”的东家给打“糊”了。

    此时的大霸王在干什么了?肯定正在研发他们的经典之作大霸王游戏机,这个游戏机要到明年年中的时候才会推出。貌似自己可以趁这点时间可以干点什么。

    看着手里只有简单功能的学习机,余子贤大手一挥:“买。”并示意郝萌掏钱。

    自己现在这钱包里可是空瘪瘪的。上次除了给自己留了一些路费,把剩余的钱给了郝萌,钱全部买成遥控器芯片了,一百多套将近花了一万多,郝萌自己还垫了许多钱了。

    也得想办法挣点钱了,至少也得保证零花钱管够啊!

    之前还向家里要了一万元了……为了厂里的事,操碎了多少心,蹲了班房不说,还得自己垫钱,这“雷烽”精神发挥的也是没谁了。

    哎,谁怪厂里太穷了。

    郝萌也没有犹豫,160块钱付完才问道:“这干啥用的?”

    “给你买的,具体功能好像上面有说明……”

    “我看看……这是价值上万元的电脑体验……专为小学生设计……小学生?”

    “咸鱼,你才小学生了!”

    ……

    回到宾馆之后,在余子贤的催促下,三人赶紧收拾,准备开车赶往福州。来回就得两天,办事怎么也得三两天,时间算是有点紧。

    他们得提前回来,还得考虑香江这边的签证时间。

    余子贤去福州准备找两个人给他打下手,傅赞和陈田明。

    对了,他想开一个游戏公司,不仅自己开发游戏软件,而且还自己设计制造游戏机。

    挖人主要针对的是傅赞,但是依据他在烟山软件如日中天的地位,挖成功的可能性虽然很大,但是失败的可能性也不小。关键是余子贤舍得用钱来砸。

    余子贤挖他们两人也是有原因的。现在他虽然知道原世界“FC”和“SFC”游戏主机上的一些经典游戏,甚至千禧年之后的一些经典手机游戏也知道一些,但是依余子贤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想要把脑海里的游戏变成为可玩性高的游戏,这个难度还是很大的。脑海里的游戏,在没有被烧录到游戏卡带里面,就只能称为“创意”而已。

    他需要一些帮手,而且必须是熟手,目前他能想到、有可能挖来的人就是傅赞和陈田明了

    “傅赞”是国内游戏界的一位传奇人物,他创办的“烟山软件”也成为了当时游戏界的一面旗帜,只不过是在当时那个盗版横行的年代,“兴也勃勃,亡也匆匆”,只是成为了八九十年代的人们心中短暂的回忆。而陈田明则是傅瓒的高中同学,虽然下半身因小儿麻痹症而完全瘫痪,行动十分不便,但是他身残志坚,高中毕业后自学电脑技术,成为烟山软件的高级程序员,傅赞的左膀右臂。

    两天后,三人才赶到了福州十六中。本来按照余子贤的估计,八九百公里的路程,只要一天怎么也到了,可是他还是高估了这个时候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一路颠簸,差点迷路,一路问东问西,才算在两天之内赶到了福州,找到了福州十六中。

    福州十六中的校门口,看门的老头正面对着三个不速之客,指名道姓的要找傅赞傅老师,说是和烟山软件公司谈合作事宜的。

    此时学校正放假了,学校里基本没什么人。

    在郭胜利给门卫点了一颗红塔山之后,门卫便给傅赞打电话确认就放行了。

    门卫指了指学校左侧的一间小房子,让他俩到那边等着。

    房子不大,只是挂了一个“烟山软件技术服务部”的牌子。这难道就是老大特别交代的烟山软件公司的办公室?虽然是校办工厂,但是也太简陋了吧?

    没等一会,一个三十来岁微胖中等个的男子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你好,傅赞傅老师是吧?”看见来人,郭胜利迎了上去。

    “你好,你好……”傅赞望着两个毛头小伙子,心里的疑惑不知道有没有到18岁。

    “傅老师,我们是从京城来的,我叫余子贤,这是郝萌和刘健。我们过来是有一个生意想和你谈,随手拿出了烟让了过去。

    打开挂着烟山软件牌子的办公室,傅赞把两人请了进去:“你们好,不知道你们是什么生意?”

    “有关游戏的生意。我们想制作一款游戏,虽然有资金但是还缺少一些技术人员,所以有可能的话,我们想和你们进行合作开发。”余子贤直接开门见山。

    臆想用多么复杂的方法或者旁门左道的方法取得傅赞的信任,最终能够邀请成功加入,余子贤觉得这是对别人的智商的鄙视。在当前情况下,不如直接了当的谈,如果实在谈不来,那就只剩最后一条,用钱砸。

    “能再具体一点吗?比如你们是公司还是?想要开发的是什么游戏?”傅赞想了一想,问道。

    “我们公司……现在我只能给你说的是,我们有资金和游戏的创意。这样的解释够不够?当然如果能够确认双方有进一步合作可能的话,一切都好说。”余子贤知道有些事情暂时不能说透,自己是来挖人的,说透了,说不定被直接会被赶出门。

    “其他的我相信,我们就算是说的再多,你也不会相信。”余子贤随手拿出自己随声携带的挎包,打开里面夹层,去了一叠钱出来,直接撂在了桌子上。

    这用别人的钱砸人的感觉真爽。

    “这就是我们的诚意,合作的诚意。”余子贤也不怕露财。

    这个时候的老师还是很值得信任的。

    “这两个小家伙想干什么?”傅赞看着眼前的打头小年青,一言不合就砸钱的行为,搞得有点懵,眼睛瞪得老大。

    “傅老师,其实呢,我们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想给你展示下我们的诚意。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就不要见怪了。傅老师,冒昧的问一句,我们能不能先看一下你们的游戏开发室?”郝萌傻呵呵的笑着说道。

    “这个,也行,看一看到没什么问题。但是请你把钱收起来。游戏开发室,其实就是办公室吧,在学校外面,还得走半截路。”傅赞对这三个愣头青,也是觉得好笑,不由自己的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学生来看待,爽快的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谢谢傅老师。”三人连忙感谢道。

    傅赞带着两人到了学校几百米外的一个门市部。

    门市部内侧放着一个茶几、三张沙发,成一个简单的会客厅,另一边是几张办公桌,有几个人在忙碌。看到傅赞进来,几个人起来问号:“傅老师。”

    “嗯,没事,你们忙你们的。”傅赞随意的说道,同时又带着两人向里间走去。

    “里面算是我们的开发室了。”门市部里面套了一间大房子,里面摆放着大大小小的五六台设备,郭胜利也不知道是具体干什么用的;地上还散落着一些像是卡带电路板一样的零散件。倒是旁边墙根的桌子上整齐的摆放着一些打包好的卡带。正中央的大桌子上摆放着几台计算机,一个人正在对着电脑敲键盘,另两个正在对着电路板做着什么。

    “傅老师,游戏卡带就是在这里生产的?”刘健也是第一次看见,好奇的问道。

    “哪能啊,这里能生产多少卡带。这里只是用来开发新游戏的地方,前面的那些只是一些样品,如果要大批量生产的话,肯定还得交给工厂去做。”

    “那你们总共有几个技术人员?”

    “算上我的话,五六个吧。有一些去工厂里面盯着生产去了。”

    在三个人和傅赞打招呼的时候,忽然,余子贤确定了自己此行的另一个目标:陈田明。

    为什么他一眼就认出来了陈田明了?

    因为在敲键盘的那个人坐的不是普通的椅子,而是一个轮椅。陈田明下半身因小儿麻痹症而完全瘫痪……

    “这位是?”余子贤指着电脑前的陈田明问到。

    “哦,这位是我们的技术负责陈田明。”傅赞介绍说道。

    “你好,陈师傅。”余子贤点头问好。他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心里面确激动地说,终于逮到你了,陈田明。

    剩下的就没什么看头了,看了他俩也看不懂,又和傅赞闲侃了一会,三人就告辞了。

    63_63775/529221489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