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望夜行之凤鸣长祁 > 第七十四章我们会一起冻死
    又是契约,他们之间就只有契约么。

    是的,谢无奕你别痴心妄想了,你们之间就只有契约。那个吻,只是自己一时冲动,她都能冲动,更不用提早上慕容曜的吻,一时兴起罢了。

    无奕的眼神暗淡下来,不要这样,谢无奕,现在哪是卿卿我我儿女情长的时候。大祈国都血归元肆虐,爹爹与娘亲的心结,甚至是小奶包,那么多需要她费神的事情,为何还要将心思放在一个冷冰冰的老毒物身上。真的是浪费。

    慕容曜觉得他又说错话了,刚才还温情脉脉的,这会儿又回到了冰点。他只好闭上了嘴,等她消气了,再说话。

    “我要去看爹爹怎么样了,你就不用去了,”谢无奕猛然想起小奶包,她真是个不称职的奶妈,完全将小奶包丢到爪哇国去。

    “你去看看小奶包怎么样了,一直放在我娘亲那里不好。”

    “刚才阿香来过了,说小奶包的娘亲找到了,而且小奶包的爹爹也找到了。”慕容曜平静地说着一个劲爆的消息。

    这世间变化也太快了吧,她只是昏睡了一会儿,连小奶包亲爹亲娘这弥天大秘密都解开了真相。她若是多睡一会儿,是不是所面临的困境都会消散了。

    “小奶包的娘亲爹爹出现啦?”无奕兴冲冲地问道,“是谁呀。”

    “听阿香讲,小奶包的娘亲的确是简听寒,听说她失忆了……”慕容曜还没有讲完,就被无奕打断了。

    “我知道小奶包的娘亲是简听寒,我比较好奇的是,他爹爹是谁?玉满堂,谢无尘终于可以洗脱嫌疑,沉冤得雪。那个无敌渣男到底是谁?”无奕气愤填膺的问道。真的是天下负心汉不少,今年出来的很多,一想起镜月里的画面,还有自己面前这位又老又渣的老毒物,火就蹭蹭往上冒。

    “就是你的青梅竹马……花子文。”说到青梅竹马的时候,慕容曜心里还微微泛着酸。他知道花子文不是小奶包的父亲,但是他很高兴,花子文与无奕的距离越来越远,甚至成为两个世界的人。

    “什么?花子文?”无奕有点不相信。怎么可能,就那个傻蚊子还能拐到听寒郡主还让她给他生下了孩子。

    这个消息比小奶包是大哥的孩子还让人震惊。那个比女子还要娇媚,连无奕都自叹不如的花子文竟然生孩子了。

    她一直认为他有断袖之癖,暗恋她二哥呢。平时跟她二哥谢无垠的腻乎劲,让她牙都齁得疼,一转眼左抱美人,右抱萌娃。

    震惊到万分,人是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的。刚刚哭过的她,眼眶里又盈满了泪水。

    “听到这个消息,你就这么难过?”慕容曜的话语里充满了冰碴子,还有浓浓的醋味。连迟钝都无奕都嗅出来了。

    嘎?难过?花子文生孩子,谢无奕为什么会难过。不对,老毒物这句话有问题。他是在吃醋,如此赤裸裸地吃醋。

    “你吃醋啦?”无奕不怕死地问道。

    沉默,慕容曜选择了沉默。沉默就是肯定,狡辩就是肯定加确定。谢无奕脑子一转,计从心来,准备大着胆子,撩一撩冰山的胡须。

    “唉,花子文竟然有孩子了,枉我还在苦等他来娶我。”谢无奕假装耷拉着脸,垂头丧气地说道。

    还是没有回应。不应该呀,慕容曜最近不是霸占欲吓人么。迟钝如石头的谢无奕都能感觉到,现在反而没啥反应。

    “小时候可是说好要娶我的,怎么就和别人有了孩子。呜呜……呜呜,我不管,花子文……我就是要嫁给你。实在不行,我会学着跟别的女人好好相处……”谢无奕哭得正伤心,一个人唱着独角戏。

    他睡着了么?还是出什么事情了。谢无奕肩上一沉,冰冷地气息瞬间扑向她的脖子,好冷。

    慕容曜,你真的好重。

    谢无奕看向他,只见他惨白的脸上,绯红的斑块已经消失了。血归元被压制住了么?怎么会这么冷。

    “好冷”慕容曜惨白的唇嚅动的,白色的寒气依稀可见。

    谢无奕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血归元的滑脉已经消失了,此刻他的脉象很慢,慢到已经摸不准。

    “好冷,”慕容曜浑身颤抖着,如蝴蝶般的睫毛生出细细的冰屑。

    怎么办,这样子下去会被冻死的。她的血能不能救她,她慌忙拆着手腕上的纱布,却被一只冰冷的手制止了。

    “不行,你救不了我,你身体里的碧落黄泉会和我体力的碧落黄泉合为一体,情况会更糟糕。”慕容曜强撑着身体,缓缓说道。

    那怎么办,对了,被子。她一把将慕容曜推倒,伸出手便要撕开他的衣服。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不行……”慕容曜推开她,“这样的话,我们会一起冻死。”

    一起冻死?怎么会,这个老毒物,就是个色胚子,在想什么呢。谢无奕只是想帮他去掉外衣,省得捂在被子会出汗。

    他还以为会发生什么?她才不会做出用她身体去给他取暖的蠢事呢。

    谢无奕直接无视他的反抗,将他外衣脱下,只留下中衣,然后脱去鞋子,将床上的锦被蒙头给他盖上。

    看着他发青的嘴唇,一床锦被不够。哐当一声,无奕又打开箱笼,取出三床被子,直接将慕容曜裹成了一个粽子。

    只见那个粽子静静地在床上躺着,只有呼出的寒气,才能让人知道里面裹了一个人。

    盖这么厚还冷?谢无奕手探向他的额头,立马缩了回来。这一回真的变成了冰山男了。

    看来棉被不管用,真的要用那个方法么。不然怎么办,看着他活活被冻死,她真的做不到。

    谢无奕在这厢天人交战,却不知道谢桓在书房里也面临着如此境界。

    无笙刚把药碗放在桌子上,一转眼便看见谢桓脸上的红斑尽退,取而代之的竟是满脸冰霜。

    真的是冰霜,她探出手去,冻得她忙缩回了手。这是怎么回事?

    刚好了然走进屋,便看见无笙慌乱地站在一旁,手足无措。

    “怎么了?”

    “爹爹他看起来像是中了寒魄玄冰。”

    寒魄玄冰?不可能,这毒早已经随着霍城派倾覆,被沉于湖水之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