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木叶之我不会忍术 > 第71章 回家的希望
    “什么你的刀呢?我怎么知道你的刀在哪?

    我当时被偷袭之后,直接陷入了昏迷,再次醒过来就是在这个地方了。”

    叶仓不是第一次想撬开林夕的脑袋,看看他到底是什么脑回路。

    “再说了,你不用刀,难道你不会用你奇奇怪怪的能力吗?

    赶紧给我放下来,我现在感觉身体好怪。”

    林夕偷瞄了一下铁链绑的姿势,这样绑着,能不怪吗?

    不过既然叶仓都这样说了,林夕怎么会不照办。

    伸出个手指对准铁链,小心的控制着灵压。

    “破道之一·冲”

    从指尖射出一小股冲击波,直接将铁链撞得破碎。

    然后叶仓身上绑着的铁链全部破碎开来,变成一片蓝色的光芒,消失不见。

    身上的铁链终于去除了,叶仓感觉自己好像重获了新生。

    尤其是再次感知到查克拉的流动,那真是一件令人感动的事情。

    叶仓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把刚才因为捆绑而造成的酸麻感觉去除掉。

    然后叶仓一脸平静的看着林夕说道:“你还要抱我抱到什么时候?”

    听到叶仓的话后,林夕顿了顿,又看了看叶仓还是摆着面无表情的模样。

    看来这个小姑娘还在生着气呢,所以我这个时候应该顺从她的心意,听她的话,这才能哄好她。

    于是林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哎呀,不好意思,刚才光顾着观察敌情了,我这就放你下来。”

    然后林夕就直接松手了,对没错,就是站在高空中,直接松手了。

    叶仓还没反应过来,就开始了高空坠落之旅。

    然后林夕就听到了空中传来叶仓气急败坏的叫骂声:“臭小鬼,我让你放我下来,不是让你突然松手啊。”

    当然了这点儿高度,对于叶仓这种实力强大的人来说,那是一点儿困难都没有的。

    顶多就是给她个惊吓。

    听到叶仓的叫骂声后,林夕舒爽的吐了一口气,跟谁在这摆脸色呢?

    呵,女人,惯谁也不能惯女人,否则迟早有一天会对你蹬鼻子上脸。

    成功的小小报复了一下叶仓,林夕也跟着落了下来,毕竟纲手还在里边不知道是啥情况呢?

    等林夕正在下落的时候,看到了叶仓正站在树干上,看到林夕瞬间黑着脸,将脸扭到一边。

    而林夕也不尴尬,直接落到叶仓的旁边。

    林夕正准备在调戏一下叶仓,结果瞬间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林夕赶紧将头盯向大坑的方向,他感知到里面出现了一个暴虐,邪恶,黑暗的灵魂。

    砰,

    从灰尘中弹出一个人影,仔细一看,金发萝莉,是纲手大人。

    纲手落到旁边的大树上,同样也是一脸凝重的看着大坑深处。

    几人好像能透过灰尘,看到最里边的东西似的。

    其实他们三个人什么都看不到,本来天都黑,再加上空中还弥漫着灰尘,怎么能看到?

    然而还不等林夕询问里面是怎么一回事,直接从里边传来一声嘶吼声。

    “吼——”

    声音中透露着暴虐,兴奋与痛苦等等情绪,甚至林夕哪怕没有看到里面是什么东西。

    林夕都敢断定,里面的东西,块头一定很大,要不然也不会把他的耳朵差点震聋了。

    这个时候从远处吹来一阵强风,不但将灰尘吹散了开来,甚至还将天上的乌云给吹跑了。

    正巧可以趁着月光,看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在月光的照射下,里边的东西也显露出原型来。

    首先体型直接超过百米,甚至林夕都感觉它的体型要比蛤蟆文太大上不少。

    嘴上还顶着粗壮而又高大的獠牙,身上的鬓毛一个个宛如巨型钢针。

    尤其是嘴上那颗颗锋利而又恐怖的牙齿,不用看就知道配上这幅牙齿,肯定是吃嘛嘛香。

    四肢粗壮的宛如一座座山峰,不用想就知道里面蕴藏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咕嘟”叶仓狠狠地咽了口吐沫,扭头对着林夕说道:“你别告诉我,我们的对手是它。”

    林夕看了看纲手,又扭头对着叶仓点了点头。

    “我们难道不能直接偷跑吗?要知道我们相对于它来说,我们只是一个小小的蚂蚁,甚至连蚂蚁都算不上。

    我们偷跑,它一定认不出我们来。”叶仓的眼中还透露着最后的希望。

    这种怪物怎么可能会是他们几个人就能解决的掉的。

    这不是战斗,这完全是在送死。

    “吼——”

    怪物再次朝着天空吼叫了一声,哪怕相隔这么远的距离,林夕他们的耳朵也被震得嗡嗡作响。

    紧接着,怪物开始肆意的撒着波,一掌拍下,就是一座大坑,而就连余波的气浪,都将林夕等人的衣服吹的沙沙作响。

    林夕也萌生出退走的想法,这个大家伙,他也打不过。

    可是眼下有着太多的疑惑,叶仓为什么会被当做最后的祭品?而纲手又是为什么来到这里?那个沙漏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一切都困扰着林夕,而且林夕冥冥之中感觉到这背后隐藏的秘密一定跟自己有关。

    于是林夕没有立刻回答叶仓,反而对着纲手说道:“能不能告诉我,你来这里的原因?或者说那个沙漏到底是什么东西?”

    纲手的眼神微微一动,没有说话,纲手不说,林夕肯定也不会说,他在等纲手的答案。

    而叶仓在一旁着急的都要跺脚了,可是林夕不走,叶仓也不会走。

    怪物还在肆虐着,而且看那个架势,拍到他们这里,只是迟早的事情。

    最后纲手还是开口说道:“或许我真的如别人所说,我是一个被诅咒的女人。

    我的亲人一个个离我而去,每当我有想要守护的人,他们总是会意外的死去。

    为什么别人都可以有珍爱的人,为什么唯独我不可以。

    我想见他们,我想见我的亲人,我思念他们,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们。

    而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历史上有那么一群人。

    他们是一群疯狂的科学家,渴望着涉及时空的领域。

    他们虽然疯狂,但是他们也是绝顶的聪明,因为真的让他们造出了一个神器。

    这个神器可以干扰时空,甚至还可以穿梭时空。

    而这群科学家也因此受到神的诅咒,终生禁锢在孩童的身体里。

    我从村子出来就一直在寻找这件事情的真相。

    然而上天还是眷顾我的,终于让我查到了这件事是真的。

    所以这次我绝对不会放弃,我一定要回到过去,哪怕只是见他们一眼也行。”

    在柔和而又清凉的月光下,一旁有个怪物在肆虐着破坏着眼前的一切。

    而这边纲手也哭成了一个泪人,把她内心最柔软的一面,展现给林夕与叶仓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