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帝医狂妻 > 第二百零五章 凤无心怀了谁的孩子
    齐老说着关于外界传言凤无心怀孕的事情。

    并且说对于这件事情黑市以及赌场开了盘口,堵凤无心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谁的种。

    有押夏侯烈的,有押顾云涯的,有押蓝锦林,有押燕沧州的,还有押燕云珩,更有人押九千岁府侍卫严明的。

    “卧槽,我是凤无心踢不动刀了,还是他们太飘了,老娘什么时候怀孕了,我怀了个球啊!”

    凤无心怒火一声,吓得济世堂中看病的病人们纷纷转过头。

    “你小点声,你的事儿可是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还有说亲眼看到你吐了,看你吐的厉害,还推测你怀的是双胞胎。”

    “……”

    凤无心表示真的冤枉。

    她昨天是因为晕船才产生了反应好不好,怎么特娘的转眼间就被怀孕了,还因为被怀孕的这件事情开了盘口,竟然下注她肚子里面孩子的爹是何人。

    “我晕船,晕船啊!!我是因为晕船才吐的,不是怀孕。”

    凤无心一再强调自己是因为晕船才吐得,不是怀孕。

    再说了就算她想怀孕,她和陌逸最多同吃同住同睡觉,亲亲抱抱而已,没有进行更深入的交流。

    她怀孕,她怀个球的怀孕!

    “原来如此,老夫就说么,老夫的诊断绝对不会出错误的。”

    “所以齐老你也认为我怀孕了么。”

    凤无心半眯着双,看着一脸心虚的齐老。

    齐老眼神闪躲一再表示自己没有,自己只是担心凤无心的身体健康而已,仅此而已。

    白了齐老一眼,凤无心懒得理会面前八卦的老头子,拎着草药离开了济世堂,准备前往袁府给平安复查。

    但从济世堂前往袁府的一路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盯着她的肚子看个不停,并且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孩子究竟是谁的、。

    “我猜应该是夏侯烈的,夏侯烈和千岁夫人早就认识了,难免旧情复发。”

    “不一定,我听说夏侯统领回来的时候可是身受重伤,几乎快没了命,应该没机会在凤无心身体里面种下爱的种子,我觉得是应该是顾家大公子的。”

    “我觉得也有这个可能,你看千岁夫人前一段时间总是前往顾宅,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生出来什么情愫就难说了,万一干柴烈火滋生点啥也是情有可原的。”

    “非也,顾家公子身体抱恙,应该没有经历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是蓝家二公子的,你忘记了么,前段时间蓝家二公子可是为了凤无心又回到了都城,怕不是那个时候两个人暗结珠胎。”

    “有道理,但我觉得千岁夫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三王爷的,我听说昨天千岁夫人和三王爷吵起来了呢,千岁夫人说三王爷欺负她,这个欺负是什么意思就不好说,千岁夫人肚子里面的孩子十有八九是三王爷的。”

    “不不不,我倒是觉得这孩子的爹是三皇子的可能性大一些。”

    众人各抒己见,纷纷讨论着关于凤无心肚子里面孩子的爹究竟是谁的原因。

    凤无心心中积压着的怒火本想迸发而出,可是此时此刻的她完完全全的泄了气。

    她都不知道自己啥时候怀孕了, 更不知道自己原来和这么多男人有过一腿,真是劳烦燕国的百姓们时时刻刻的关注她生活的动向。

    她凤无心感谢燕国百姓们八辈祖宗了。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凤无心总算是来到了袁府。

    远远地便看到院落中玩耍的小男孩。

    袁平安一见到凤无心便跑了过来,张开双手示意凤无心抱抱。

    “神仙姐姐你好久不来,平安想死你了。”

    一双大眼睛咋把眨巴着,那眼中的深色透着最为单纯的想念,驱赶走了凤无心心中的阴郁。

    “因为姐姐这段时间在忙啊,看看神仙姐姐给你带来了什么。”

    凤无心从双肩背包中按出来一个小盒子,盒子里面装着她特意制作的蛋糕。

    小男孩很是不解的看着盒子里面白花花泛着香甜气息的糕点,可是当吃上一口,一脸的笑容别提有多么的甜了。

    “神仙姐姐,这个好好吃,平安好喜欢。”

    “喜欢吃就好,以后姐姐来的时候都会给你带来蛋糕,但是平安要一定要乖乖的吃药。”

    袁平安点着头,那小模样看着甚是可爱。

    此时,袁正阳从门中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凤无心,命令管家将平安待下去。

    “把小少爷待下去,若是伤到了千岁夫人腹中的孩子,千岁又要发火了。”

    “……死老头子,你故意的是吧。”

    凤无心难得恢复的心情全都被袁正阳一句话给破坏了。

    这货就是故意恶心她的。

    “哪敢啊,千岁夫人现在是整个燕国的名人,也是重点保护对象,若是千岁夫人腹中的胎儿有什么损伤,老夫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袁正阳一边说着,一边笑着,话语中的意思分明就是在写着老夫就是故意的,你能奈老夫如何。

    先前许多次栽到了凤无心的手上,难得看到凤无心吃瘪的表情,一个字就是爽!

    “本夫人竟然不知道袁老将军和街边的大妈们一样八卦呢。”

    “那是,毕竟老夫也压了赌住,偷偷告诉千岁夫人一声,老夫可是压了三王爷一千两银子呢。”

    “老头子你再敢说一句,信不信老娘把你胡子全都拔了。“

    “老夫怕你不成,要打架老夫随时奉陪。”

    于是乎,一言不合的一老一少又开打起来。

    不过碍于凤无心手臂上的伤势,袁正阳也没下狠手。

    袁府书房中,凤无心一脸鄙视的看着闪了腰的袁正阳。

    “你说你都七老八十的,就不能消消停停的颐养天年,非要嘚瑟什么,还以为自己二十七八岁啊。”

    凤无心毫不客气的怼着袁老将军,右手中的银针落在袁正阳的腰上。

    “不是跟你吹,别看老夫七老八十,老夫照样上战场杀敌,杀得敌军片甲不留。”

    袁正阳不服输,七老八十怎么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别以为他老了就杀不动人了。、

    想当年他杀神的外号不是大风吹来了,就算是人老了,微风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