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长生霸婿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中医药协会的报复
    “今天,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阿凯栖身上前,手中软剑抖动,让人眼花缭乱,剑尖毒蛇吐信。

    “义父小心!”

    赵小黑推开赵天宝,伸手抓住刺来的软剑。

    “螳臂当车!”

    阿凯手腕一拧,赵小黑的手立刻皮开肉绽,胸口被踹了一脚,如小山的身躯倒飞,撞碎身后的八仙桌。

    一脚踢飞赵小黑,阿凯再次向前,软剑势头不减,刺向金无双。

    金无双能打败普通人,可是面对武道宗师下品高手,犹如待宰羔羊,眼看着锋利的软剑刺来,可是动作缓慢,无法躲闪。

    软剑眨眼来到近前,距离金无双白皙的颈部三寸时,突然伸过来一只手,两根手指夹住了剑尖。

    白凤九手腕翻转,柔韧的剑尖应声折断,屈指一弹,化作寒芒倒飞。

    阿凯大惊,抽身躲避,断掉的剑尖擦着脸颊飞过,留下一道伤痕,鲜血流淌,染红了半张脸。

    “混蛋!”阿凯睚眦欲裂,十五岁行走江湖,从未有败绩,没想到今天被人折了宝剑,划伤了脸。

    受伤是小,面子丢了是大,从此以后,他不败的神话被终结了。

    徐庆龙瞳孔收缩,阿凯是中医药协会头号打手,协会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他功不可没。

    武道宗师下品实力,在东州市,乃至周边几个大市,武道高手中少有对手。

    这个白凤九,实力非凡!

    白凤九冷漠的瞥了阿凯一眼,转身将地上的赵小黑搀扶起来。

    “我们走。”

    看着四人离去,阿凯浑身颤抖,胸中一腔怒火燃烧,可是却没有追过去。

    “阿凯,你怎么样?”徐庆龙低声询问。

    阿凯没有回话,只是摇了摇头,可是隐藏在背后,抓着剑柄的手,不住地颤抖。

    刚才白凤九折断他的软剑,一股强悍无匹的力量透过剑身,直接将他的手臂经脉震断。

    他的右手已经废了!

    回到阳光小区,金果儿兴高采烈的开门,本想听一下宴会上的见闻,却看到浑身是伤的赵小黑。

    chi

    a20zcl金果儿给赵小黑涂抹创伤药,哭丧着脸道:“这么说,以后我们就买不到中药了,美白会馆刚见起色,就要被封杀,我不要,我还想赚钱买包包,买化妆品!”

    一个小小的美白会馆不算什么,相比赵天宝的集团,他才是最可悲的。

    中医药协会已经下了命令,所有企业都和天宝集团划清了接线,用不了多久,这个市值十几亿的集团,就会迅速缩水,然后就是墙倒众人推,被瓜分的一干二净。

    金果儿抽了抽鼻子,将面前的纸巾递给赵天宝以示安慰。

    “赵总,心里难受,你就哭出来。”

    赵天宝是欲哭无泪,回来的路上,他的手机收到了十几条信息,都是要求终止合作的。

    这让赵天宝想起了几个月前,白凤九突然出现在自己办公室,也是用这种方式威胁他。

    那次,让赵天宝如坠深渊,因为他把资产看的太重,可是现在却淡定了很多。

    寄人篱下,受人鄙视,再多的钱,也换不来快乐。

    自从和中医药协会决裂,将郁结在心的话说出,他心里畅快多了。

    和金无双、白凤九他们在一起,没有这种压力,即便在街头卖烧烤,也是微笑着的。

    况且赵天宝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这些日子,他早就筹划了退路。

    俗话说狡兔三窟,赵天宝在商界混了多年,已经看清了形势,他把大部分资金已经套现转移,天宝公司就是被他们瓜分,也不过是个壳子,榨不出二两油水。

    金无双的手机响起,接通后说了几句,挂断电话,神色凝重。

    “怎么了?”金果儿问道。

    金无双说道:“他们开始行动了。”

    电话是供货商打来的,明确表示金无双预定的那一批药材不给了,定金也退了。

    金无双并没有据理力争,因为她知道,这是中医药协会从中作梗,这些供货商也是迫于压力,不听从就会遭到中医药协会的疯狂报复。

    中药原材料断供只是个开始,在郊区的作坊也被相关部门查封,因为他们没有生产许可证,这是常规操作,他们无法反驳,都没地方说理。

    罗素琴听说刚见起色的生意黄了,顿时哭天抢地,说自己命不好,又扯到白凤九身上,骂他是扫把星,自从无双和结婚,就没有过好事。

    罗素琴吵的金无双心烦意乱,掏出五百块钱打发她去棋牌室。

    抹了把眼泪,罗素琴毫不客气的将五百块钱揣进兜里,拎着小包出了门,哪还有一点伤心欲绝的样子。

    “姐,你就惯着妈吧,早晚让你惯出事来。”金果儿噘着嘴道。

    金无双叹了口气,爷爷没了,爸爸二十多年渺无音讯,现在她们姐妹就这一个亲人,是金无双的精神支柱,她现在所奋斗的一切,都是想让家人生活更好一点。

    “不管她了,现在我们要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作坊查封,工人被驱散,她们根本做不出大量的美白药供应市场,最主要的是,现在供货链被切断,想要拿到药材,必须去更远的地方,中医药协会的手触及不到的外省市。

    赵天宝沉吟片刻,道:“要我说,咱们离开东州市,华夏这么大,中医药协会不可能把胳膊伸那么长,就凭咱们神奇的美白药,到哪里都会掀起一股热潮,不愁卖不出去,过个一两年,等咱们壮大了,在杀回来,将中医药协会按在地上摩擦!”

    金无双点了点头,这是个不错的办法,中医药协会在东州市盘踞多年,如同铁板一块,他们弱小的就像一条鱿鱼,留在东州市和他们叫板,肯定被人家做成铁板鱿鱼。

    白凤九却否定了他们的想法,首先,金果儿这些日子,已经在东州市将品牌打响,虽然美白药效果非常好,到哪里都不愁卖,但创造一个品牌的影响,需要一个时间过程。

    中医药协会固然势力庞大,但也不会明抢豪夺,他们最拿手的就是经济制裁,但也仅限于经济制裁。

    他们是有武道高手坐镇,自己这边也不是吃白饭的,赵小黑天生神力,保护大家没问题,那个阿凯已经被废了一条手臂,想要上门找茬,得先想想后果。

    武道宗师分下品、中品和高品,整个东州市的武道宗师两只手数的过来,家族林立,中医药协会培养一个高手花费了不知多少财力物力。

    废了一个阿凯,想要在派高手来,自己得掂量掂量能不能活着回去。

    不过白凤九也没完全否定赵天宝的想法,东州市这边的店要开,不过生产车间挪到外市,运输和购买中药也方便,不会被中医药协会掣肘。

    金无双思考一番,觉得白凤九的话有道理,他们不能走,要不然中医药协会还以为自己怕了他们。

    经过商定,几人兵分两路,白凤九和金无双留下看店,赵天宝带着金果儿和赵小黑去东海市建厂房。

    至于为什么选择东海市,因为那边紧邻东州市,还是中医药协会触及不到的空白区域,最关键的是,那边有王家坐镇,有地头蛇帮忙,什么事都好解决。

    白凤九先给王天梁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王天梁爽快的答应,而且让王雨曈全程陪同经办建厂的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