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1032】国宴起风波
天才一秒记住丘八阅读网本站地址:http://www.qbyue.com。丘八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byue.com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郝俊带着杭仙儿、马克西姆和念叨了一早上国宴的歌迪娅到了吴近家,却想不到因为没有请帖,被挡在门前。

    幸好吴近怕有疏漏,安排女使在大门口守望,郝俊这么拉风的马车,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人,见被拦下了,急忙过来询问。

    郝俊虽然和她不熟,但之前来吴近家的时候和她打过照面。她做厨娘的活儿,手艺很一般,只不过因为宋朝的厨娘是新兴的高端职业,不是小富小贵就能用得起的,女使几乎就是主人彰显身份用的。

    今天赵构派御厨带着食材来了,她没有用武之地,府中其他人都各守其位忙得很,她反而成了最闲的人,就被派到大门口协助迎宾。

    郝俊和她一提之前见面的事情,她马上想了起来,知道今天有郝俊的座位,估计是当时吴近一时兴奋,忘了给帖,立刻让小厮引领进去。

    歌迪娅可乐坏了,原本就是跟来试试看,没想到还真能蹭上国宴。

    秦桧正在游动着鸿运当头的池塘边指责吴近,说吴近有世间独有的仙鱼不进献官家,竟敢藏私自赏,周边众人大多为吴近捏了一把汗。

    郝俊不由得暗自摇头,所牵涉到的官家指的是皇上赵构,除皇子外,朝堂、议事、奏章称赵构为陛下,其它场合都称之为官家。今天吴芍芬虽然还只是个普通妃子,但这么大的场面,秦桧身为臣子,不应该说这种话,其嚣张可见一斑。

    赵构却默然不语,或许想看看被无端抢白的吴近如何应对这个窘境。

    吴近说话需要谨慎小心,话上来没那么快,郝俊却不必太过顾虑,他替吴近解释说,吴近每天观看这些身体洁白的红头鱼儿,为的是时刻自我提醒着“清身洁己不染尘”,时刻祈愿大宋“鸿运当头永安泰”。

    赵构龙颜大悦,吴芍芬更是欢喜,吴近松了一口气,连忙为郝俊做了引见。

    赵构即赏郝俊羊三口、米三石、面三石、绢三匹,郝俊婉言拒收。

    如果改赐真金白银,郝俊说不定也就收了,羊和绢什么的怎么带回去?皇上赐的也不好转送别人,如果带回羊之后还得费事宰杀,绢也不可能自行裁剪。

    旁边有人似乎看出郝俊的心思,轻声提醒他,不要以为东西太少就拂了官家的面子,对节度使和大夫的赏赐也不过如此。

    郝俊不由得心中小小地一惊,赵构对自己的第一印象似乎要打折扣,这可有悖自己来赴宴的初衷。

    幸好吴芍芬会错了意,悄声和赵构说了两句,赵构改赏糯酒三斗、冰十匣和御书鎏金扇,还说担心黄白之物辱没了先生。

    郝俊已经从杭仙儿、马克西姆那里恶补了一些重要信息,比如说赵构和吴芍芬的一些习性爱好。就以不贪杯、不贪舒爽再次请辞,除了看着值点银子还可以装逼的御书鎏金扇,一概不要。

    在赵构追问时,郝俊简明扼要地阐明了“俭以养德,节欲止贪”,得到赵构和吴芍芬的好评。

    郝俊却直言不讳地表示对赵构现场题字用的端砚有兴趣,说是想帮好友求一方,一直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赵构更是赞赏郝俊的直爽和情义,当场赏了端砚。

    郝俊把端砚交给杭仙儿收着,知道她喜欢写毛笔字,这算是补偿她贡献出来的马车。

    杭仙儿满心欢喜,捧着端砚看个不够。

    就要开宴了,大家在吴近府中之人的引领下纷纷就座。

    皇家及大臣坐于长廊,酒具是琉金花口银盏。

    小官和显贵、尊戚等分坐两厢,酒具是青釉水波鱼纹盏,郝俊当然属于这一阵营。吴近考虑的也很周到,各位带来的随从都可以在主人身后就坐,便于侍应,案几上也有酒水果品,只不过档次低一些。

    郝俊觉察到赵构身边尖嘴猴腮的中年太监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太和善,就轻声问杭仙儿和马克西姆,能不能猜得到那人是干嘛的,二人都没有答案。

    郝俊注意到在自己下首的,就是刚才友情提醒自己不要拂了官家面子的,就拱了拱手,谢过了他刚才的提醒,请教了名讳,并攀谈起来。

    他叫荔泽,是吴近的属下,在枯树突然倒下时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吴近的前面,导致颜面受损。吴近深为感激,从此把他当做了自己人,所以他有机会身为没有品级的小吏还坐在这里。也正因为吴近把他当做了自己人,所以刚才郝俊帮吴近说话,他才会善意提醒。

    郝俊刚才就注意到他的鼻子不太对劲,此刻才确认他鼻子塌陷的比较严重,还有点畸形,想必是鼻梁骨受到了巨大创伤,这个时代很难做隆鼻之类的手术,要不然吴近肯定会帮他联络名医。

    郝俊和荔泽说了一会儿话,像是很随意地请教那个太监是哪一个。

    荔泽告诉郝俊,那是姜瑞弛,是赵构的随行内侍、宦官,官名“都知”,算是太监里的第二三把手,职是龙图阁直学士,实任便是掌管龙图阁的日常事务,常被叫做“姜龙图”,或尊称为大官。但他和秦桧走的近,刚才郝俊折了秦桧的面子,想必他也不太高兴。

    因为姜瑞弛还在时不时地往这边看,荔泽话一落音就下意识地坐正了身体,免得被无端猜疑,引火烧身。

    有了这一线索,杭仙儿就立刻向郝俊做了补充说明。

    龙图阁始建于宋真宗赵恒继位4年后,尊已经逝去的宋太宗赵光义为阁主,存放皇帝的御书御画、皇家重要文献及符瑞宝玩等物,配置学士、直学士、待制、直龙图阁等人员。前三种名义上为皇帝出入的侍从,并备作顾问,也可作为在官员的本职之外加领的官衔。后一种没有侍从和顾问的资格,只是单纯的“贴职”,但都可以增加官员的荣耀和身份。

    北宋的包拯包青天的官或者说正官、本官、寄禄官为右司郎中,代表的是品阶待遇;差遣或者说职事官就是即时担任开封知府,是他的实际工作;职或者说加官是龙图阁直学士,表示皇帝给予恩宠的荣耀身份,所以常被叫做“包龙图”,和姜瑞弛被称为“姜龙图”是一个意思。

    不知道其他太监的官职时,可以统称为为中官,有别于姜瑞弛大官的称呼。不过,现在的姜瑞弛应该已被秦桧收买,算是秦桧的线人。

    善于观察的马克西姆已经得出了结论,姜瑞弛因为郝俊刚到手的端砚也是他极为喜爱的,所以看不惯郝俊出了小风头之后春风得意的样子,加上是秦桧的人,极有可能过来找麻烦,给自己和秦桧出出气。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姜瑞弛再次向郝俊看了过来。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