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无敌疯狂兑换系统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秘辛
    话语落下,那个人瞬间进入府邸之中。

    花梦见状,悄然转头,神色间,有着一丝探寻。

    辰浩看到花梦的神色,顿时知道花梦的所想,带着笑意轻声解释:“那两个人明显不知道你,你就算解释太多,估计他们也不让你进去的,还不如我们直接动用修为逼他们去禀告,思来想去,这个花家的家主,应该是会见你的,也免得等会他们死活不进去通告平白出手激发矛盾。”

    “原来如此。”

    话语落下,花梦的神色顿时满满都是恍然大悟的模样。

    等待的时间并不久,一道流光落下,露出一丝少年的模样,实力,天仙!

    此人刚出现,顿时带着惊异的目光看着两人,片刻后,露出一丝莫名之色:“跟我来吧,我爹在大殿等你们。”

    话语落下,朝着守门的人轻轻挥手,直接进入其中。

    辰浩见状,嘴角微微弯曲,跟着此人便直接进入府邸。

    刚走几步,那个少年的声音响起:“花光启,花家少主,你们怎么称呼?”

    “花梦。”

    回答刚落,花梦又轻声开口:“他是辰浩,跟我一起来的。”

    花光启的脚步顿时停下,带着些许玩味看了一眼:“原来他不是我花家的人啊,我还以为你们都是呢。”

    花梦的眉头顿时一皱:“怎么,他不能来不成?”

    “那倒不是。”

    矢口否认一声,花光启再度开始带路:“跟我来吧,别让我爹他们等的急了。”

    七拐八绕,不一会的时间,三人就出现在一个大殿面前。

    刚到这里,花光启带着两人直接步入其中。

    进入大殿,朝着周围扫视一眼,辰浩的双眼便是一眯,一丝淡淡的警惕升起,这里面的人可不少,地仙诸多,不过看样子,地位虽然不错却也不高,之上的则基本都是天仙,看样子,权利不小,明显都是高层。

    最强的,便是两个人了,最深处坐在首位的人,那是金仙强者,而在那个金仙的下首则是一个面色稍微苍老一样的人,此人也是金仙,而这大殿,也就这两个人是金仙。

    就在此时,最深处的那人起身,带着平淡开口:“我便是花家的现任家主,花鸿达。”

    随即指着下首的人开口:“他是花家大长老,花诚志”

    不过片刻时间,花鸿达便将大殿中的天仙尽数介绍一遍,至于地仙则并没有介绍。

    微微停顿片刻,带着些许莫名之色开口:“这两位,光启在路上已经问过了,花梦,我花家分裂出去的族人,另外一个则是辰浩。”

    再度停顿片刻,花鸿达的目光变得玩味起来:“花梦,不知,你此行来东极城所为何事?”

    花梦的眉头顿时一皱,半晌后才轻声开口:“我也不知,只是花家遭逢大变,而我的修为也有了突破,族中长老让我来这东极城寻找花家而已。”

    花鸿达的神色顿时一沉,片刻后,露出些许寒意:“看起来,小姑娘你是不清楚当初分裂的往事啊。”

    辰浩见状,神色不着痕迹的一皱,一丝淡淡的不安升起。

    花梦却是不知,带着迟疑开口:“不知,往事是什么?”

    “是什么?”

    一声自语,花鸿达的神色变得古怪起来,半晌后才带着一丝淡淡的戏谑开口:“既然你问了,那我告诉你无妨,当初我坐上家主之上,花家有一脉不服,而后他便带着不服的人尽数脱离了我花家,离开东极城去了其他城池,后来传来消息,那一脉的人在路途之上,遭遇劫匪,死伤惨重,抵达神风城之时,听说实力百不存一,至于时间,好像几千年了吧。”

    辰浩见状,眉头微皱,这往事虽然有些长,不过,神风城花家的人既然让花梦来这里,断然不可能不清楚才对,既然清楚还让花梦来这里,那其中,必然还有什么没有说的东西。

    最重要的是,或许那一脉被劫杀就是这个花鸿达动的手,不然的话,有谁会闲得吃饱了撑的去劫杀其他人,而那一脉不同意花鸿达,出手的理由简直不要太多。

    花梦此时的神色却是有些冰冷,半晌后才轻声开口:“看起来,应该传下来的消息有所不全,也才会导致族中之人让我到来,既然如此,我现在离开便是。”

    话语落下,她转身便直接开始离开。

    就在这时,下首的花家大长老花诚志缓缓起身:“小姑娘,等一下。”

    待到花梦停下,花诚志才带着平静开口:“家主,如果老夫记得没有错的话,当初那一脉离开之时,应该还有一个约定吧,你说老夫说的可有什么不对?”

    “不错,当初你们一脉的脉主曾和我约定,有朝一日会进行两脉比试,若是你们获得,将有资格回归本家,而且将获得争夺主脉的资格。”

    花鸿达朗声说道,神色间带着几分冷芒。

    “若是输了呢?”花梦沉声道,今天的事情看来是躲不过了。

    “若是输了,就要当着花家所有脉系的面,给我磕头认错,而且要被逐出花家族谱,永世不得回归。”

    花鸿达一拂袖,话语间不留丝毫余地。

    “哦?难道你要以金仙的实力和我一个地仙比试,那我干脆伸着脖子让你杀好了。”

    花梦面若冰霜,辰浩提高了几分警惕,这些老家伙可不会在乎什么道德。

    不过就算是他们出手,辰浩也有把握带着花梦活着离开这里。

    “你误会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以我们的身份怎么会对你出手呢,只是后辈比试而已。”

    坐在左侧第一个位置的老者含笑道,话音一落大长老和花鸿达的脸色就有了几分不自然。

    “哼,二长老,当初他们背叛花家离开的时候,你就多加阻拦,没想到现在还在替他们说话。”

    花诚志瓮声道,对二长老很是不满。

    “大长老此言差矣,我可是顺着你的话说的,本就是同根同族,何以闹得如此下场,我想老祖宗们知道此事也不想看到自相残杀吧。”

    二长老说完,花诚志和花鸿达脸色皆是一变,随即恢复了沉默。

    “二长老所言极是,当初打赌之时我们约定三局两胜,至于比赛的内容我规定两场,你有一场的主动权,那么我现在就定下来吧,炼丹和炼器是我选的内容,你可以找援手,三日之后就在东极城演武场进行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