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卿卿若入我怀 > 第一章 苏怀
    “卿若,今晚8点威祥酒店302包间,王导特意指名要你去,收好你的脾气。”电话里,女经纪人威严的声音传来。

    卿若坐在候机厅里,摆弄着大红色的指甲,语气悠然地拒绝道:“不去,我又不是陪酒女,王导在圈里出了名的乱搞,明明家里有老婆和孩子,我都替他臊得慌。”

    “行你清高傲骨,今晚我见不到人,你就再也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任何资源!”女经纪人啪地挂掉电话,她叫艾丽,35岁,常常让手底下的女演员去陪酒,美名其曰争取机会。

    她独依长椅,随意摘下大墨镜扣在素色长裙的衣襟上,漂亮的桃花眼下一颗美人痣恰到好处,明眸灿若繁星,慵懒松散的麻花辫,明明不施粉黛却尽显妖娆气质。

    “哎,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她摇摇头,离登机还有半小时,她捧着手机打开超级玛丽。

    “美丽的小姐,加个微信吧。”有人坐在了她旁边,是个年轻的富家公子,一身名牌货。

    她头也没抬,手指在屏幕上快速滑动:“我有男朋友了。”

    富家公子有意无意地抚摸着金色的腕表,理所当然道:“开个价吧,一晚上多少钱。”

    卿若深吸口气,又来了,为什么每次在机场都会碰上这种人渣,难道她真的天生妲己气质?她抬头一个假笑,鞋底碾上他噌亮的皮鞋:“人渣,家里没教过你尊重两个字怎么写吗!”

    男人痛呼,扣上她的手腕怒道:“开什么玩笑,就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

    卿若后悔今天没蹬那双7cm的恨天高,她不想再惹上这种花边新闻了,网络上关于她胸和屁股的话题已经够多了,邀她出演的戏永远往色情上靠。

    “穿得像个花孔雀,不分场合地到处发情,禽兽之流。”清冷地声音从卿若身后响起,一双骨节分明的手越过她的肩膀,狠狠捏着富家公子的手骨强行让他松手。

    “你是谁,敢管我的闲事。”富家公子站起来,一脚踩在椅子上。

    满含嘲讽的丹凤眼,微抿的薄嘴唇,高挺的鼻梁,一身黑色的休闲风衣,颀长的身材带着生人莫近的强大气场,他冷声道:“你不配知道我是谁。”

    骚动引来两个机场警卫,富家公子见势不妙,骂骂咧咧地钻进了旁边的男厕所,男人出面向警卫说明了情况。

    直到男人坐在她身边,卿若还保持着呆愣地状态,她双眼发直,显然是受到了惊吓。竟然是他,苏怀,她的老冤家,自从高中毕业后快6年没见了吧。

    “怎么,看见我这么惶恐,做了亏心事?”苏怀依旧那副嘲讽的语调,他从前就这样,一针见血指出最尴尬的事,所以大家都不爱和他讲话。

    卿若低头假装回复消息,她瞥见他的无名指上戴着戒指,他结婚了?她内心波涛汹涌,面上却眉目如画极为镇静:“好久不见,刚才谢谢。”

    “6年不见,你也变得做作虚伪了?”

    “哈?我这分明是老同学见面的正常节奏。”卿若一下炸了,他说话欠怼的功力着实见涨。

    “是嘛,不太习惯,你以前指着我鼻子骂。”他眼眸深邃,背挺得笔直,手指却在膝盖上一点一点,戒指反射着银色的冷光,“你还好么。”

    “挺好的,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能有什么不好。”

    开始登机了,卿若不想再和他做过多纠缠,站起身提着箱子就要走:“我们都长大了,再会。”说完她拉着箱子越过他走向检查口,几秒钟的时间她就消失在了登机通道里。

    坐在座位上,她抚着尚未平静的胸口喃喃道:“真他妈帅爆了,不愧是我们英才一高的校草。”不过他竟然结婚了,对方一定是个温柔优雅的好女孩吧。我刚才闻到了烟味,他开始抽烟了?他以前不是最讨厌烟味的,尤其是吃饭的时候,有一次还跟隔壁桌吵了起来。

    随即她又长叹一声,世间之人大抵都是忽如远行客吧。

    “谁惹你不高兴了?”苏怀脱下外套坐在卿若旁边,里面是白色的衬衫和西裤。

    卿若小心肝一颤,妈耶这人咋神出鬼没,刚才的话他没听见吧.....“这么巧啊,你也从上海回北京。”

    他轻巧地系上安全带,调整好座位靠下来:“不巧,你以前做飞机就没有选座的习惯,起飞前剩余的座位大概率会碰上。”

    “也是哈,你现在可是超有名的大作家,悬疑推理作《国王游戏》连续三年畅销冠军,以前真该让你多给我签名。上次班聚的时候你没来,刘瑜还念叨了好久。”

    “你的客套话太多,不想和我说话可以不说。”他闭上眼,显得有些不高兴。

    卿若也不知怎么着,就是觉得有些尴尬,靠舷窗的位置是一个青年商务精英,她卡在正中间。飞机起飞了,下午3点的云层阳光很强烈。她戴上墨镜,尽量将自己缩起来,她打算睡一觉。

    “您好,需要饮料吗,有咖啡、橙汁和茶水。”是空姐亲切的嗓音。

    卿若正睡得难受,夹在中间有些热,她迷糊地睁开眼举手示意:“要杯冰咖啡。”

    “好的,请稍等。”空姐微笑着递给她一杯冰咖啡,又低头询问闭眼歇息的苏怀,“先生,您需要饮料吗,先生,先生?”她的声音越发轻柔,苏怀没有回应她却纠缠不休,显然另有所图。

    卿若皱起眉头,小声道:“他或许不需要,别再叫了。”

    “来杯冰咖啡,谢谢。”苏怀恰到好处地睁开眼,礼貌地点头示意,空姐立刻笑颜如花,余光还示威地瞥了卿若一眼。

    卿若一脸问号,好吧是她多管闲事了,她一口闷下冰咖啡,将空塑料杯递给空姐,微笑着说道:“谢谢。”说完,她就抱着胳膊躺下了。

    就在这时飞机一阵颠簸,空姐哎哟一声没有站稳,摔到苏怀身上,她柔声道歉:“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嘴上说着,身体却一动不动地挨着苏怀。

    卿若受不了了,她最讨厌这种做作的女人,睁开眼睛冷声道:“我已经记住你的编号和名字,如果不想接到投诉,现在就站起来离开,工作时间少耍这些钓凯子的把戏。”

    空姐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推着车子走了。卿若重新又躺下,气鼓鼓地嘟着嘴。

    “抱歉,不是要你难堪。我昨晚通宵没睡,刚才睡深了。”苏怀啜了两口,轻声道歉。

    卿若没理他,假装自己睡着了,苏怀也没再说话,几口喝完咖啡又躺下了。

    “旅客朋友们,飞机已安全到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地表温度为32摄氏度......欢迎您再次乘坐中国航空公司。”

    从上海到北京的飞机大约两小时,时间过得很快,卿若站起身来却发现身体涌出一股暖流,她察觉到不对劲立刻又坐下,卧槽生理期不是还要等两天吗,她今天可是穿得浅色裙子。

    靠窗的商务精英疑惑地询问,她有些尴尬地挪挪脚说道:“好像脚麻了,您先走您先走。”商务青年男耸耸肩,顺从地从空隙里走了。

    苏怀站在走廊,将黑色风衣外套扔在她膝盖上:“就当还你今天为我解围。”随后他潇洒地离开,卿若脸色涨红,他绝对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