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神魔将临 > 第十章 夜会雾中楼
    秦浪沐浴出来,换上一套白色内衫,外面套着从神墓中穿着的那套锦衣,整个人从头到尾气质都发生了变化。

    又经过一段时的融合,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似乎又有所增强。如果朱雀的那位魔人是魔俎,说明陆萧几人也会有恢复的那一天。

    给陆萧发了条信息之后,陆萧也很快有了回复,一切太平。

    刚和陆萧切段联系,麻三就带着个体态丰腴的女人来到屋外。

    此女正式鬼响坡剧院的老鸨,徐三娘。

    虽然年近四十,但气质却很有韵味,也算上乘。

    秦浪不知麻三带她来这是何意,把人请入屋内坐下之后,才听麻三说道:“秦爷,这就是紫衣门鬼响坡的主事。”

    秦浪点了点头,说道:“不知徐堂主登门有何事?”

    “哟,秦爷!难道徐妈妈我无事就不能来看你了?”徐二娘拿着条红色的丝巾在秦浪胸前划过。

    秦浪顿时闻到一股浓烈的香味,让他感觉鼻子发痒浑身不自在,打了个喷嚏连忙站了起来说道:“徐堂主,我不是那个意思……啊秋……抱歉,我对香水过敏。”

    “香水?”徐二娘不知香水是何物,但从字眼中猜到是秦浪说的是她身上涂抹的胭脂粉的味道。徐二娘不再打趣,脸色稍稍正一下继续说道:“听麻三说你在打探魔龙的消息?”

    秦浪呆了一下:“魔龙?”

    徐二娘点头说道:“没错,因为魔人的本体就是一条黑龙,所以现在外边的人都称那魔人为魔龙。

    在神朝境内几千年来第一次出现魔人踪迹,神朝怀疑那是魔界派来神域的探子,已经派出大量高手围捕。刚得到的消息,神朝立下赏金五百万两捉拿魔龙,此时魔龙已经离开朱雀城,到了宜州。”

    秦浪想到魔俎在他的设定里本体就是一条黑龙,得知魔俎如今在宜州,离开了朱雀城,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心里担心魔俎的安危心中焦急,便对徐二娘说道:“多谢徐堂主,我另外还有一事相求。”

    徐二娘绕着秦浪转了一圈,打量着秦浪风情万种的说道:“哟、秦爷,你不会是想……老娘可不接客,我看你这小身板……。”

    “徐二娘,秦某向来洁身自好,这次来不是来和你说这些的,如果这比买卖你愿意做,请开个价来。”秦浪毫不客气的打断徐二娘的话,他只想立即前去寻找魔俎,生怕他出现意外,没有时间和她打情骂俏,同时狠狠瞪了麻三一眼。

    虽然知道魔俎现在已经到了宜州,但一个人一路追寻下去难免会耽误时间。他想要给追捕魔俎的人制造一些麻烦。

    秦浪来找徐二娘第一件事就是借紫衣门的关系网寻找魔俎,第二件事是临时起意,就是要找雾中楼的人,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秦浪冷冷看了麻三一眼,麻三脑袋一缩连忙对徐二娘说道:“徐堂主,秦爷……你就直接说正事吧。”

    徐二娘脸色微僵,心中冷哼一下,也不想错过赚钱的机会便开口说道:“有钱不赚那是傻子。说吧,你还打听什么事?”

    秦浪二话不说,从怀里拿出两在玄武城用珠宝兑换的万两银票交给徐二娘,说道:“我想知道神朝都派出去的高手是些什么人?”

    徐二娘呆了一下,随即拈花一笑:“哟,我还以为上什么事情,这个我知道。不过……。”

    秦浪明白,从怀里拿出一沓银票,从里面取出三张一千两的银票放到桌子上。

    徐二娘扭着屁股收起银票对麻三说道:“我说你记录一下,我怕人多了秦爷记不住。”

    麻三点了点头,找来笔墨开始记录。

    等麻三把名单写完之后,秦浪接过来看了一眼,不由心中微突,上面写着数十人,其中人王境界的人就有五个,没有圣人境界的人,但此时的魔俎情况一定很危急。随后又拿出一沓银票放在桌子上对徐二娘说道:“帮我找到雾中楼的人。”

    “雾中楼?”徐二娘伸出去的手瞬间停止半空中。

    “怎么?徐二娘是紫衣门在这里的堂主,难道不知道怎么找到雾中楼的人?”秦浪眉毛一挑,看徐二娘的脸色就已经明白徐二娘知道雾中楼杀手的联络地点。

    徐二娘脸色一变,换上原来老鸨本色笑脸,红色丝巾扫了下桌面,那沓银票也随之消失。转头对麻三说道:“麻三,响鬼坡本地的包子怕是你没有吃过,在流沙巷口处每天寅时有一家包子摊,那里的包子肉多汁多,你可以带秦爷去尝一尝。可别错过了时辰,时辰过了包子就不新鲜了。”

    徐二娘说完后满面春风的转身离开。

    秦浪和麻三对视一眼,如今时间还早就在妓院暂时住下,麻三先去认路,等次日再前去雾中楼秘密接头地点。

    次日,天还没亮,

    四更左右,鬼响坡的一条小巷里,一位卖包子的老汉正升火蒸包子。

    蓦然间,他感到身后似有微风轻动,转身一看,不由怔住了,一位身穿锦袍的青年,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名年纪稍大一点的人,从暗处走出。

    老汉像是吃了一惊,问道:“二位突然出现,可真吓了我一跳。”

    来人正是秦浪和麻三。

    “卖包子的别害怕,我是来做生意的。”

    老汉疑惑地看着秦浪:“做生意的?”

    “唔!”

    “你怎知道我的?”

    秦浪一笑:“雾中楼的人,无所不在,但在下也是无所不晓,所以今天我来了。”

    “既然如此,请坐。”老汉一扫老态,把腰直了直说道。

    秦浪认真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说吧!要多少,开个价来。”

    老汉摇摇头:“对不起,我们一向看货议价,阁下要买什么人的性命?”

    秦浪没有说话,把麻三记下的那张名单交给老汉说道:“全部。”

    “阁下要买这么多条人命?”

    老汉接过单子,心头微惊抬起头看向秦浪。

    “你们不敢接?”秦浪眉头一皱说道。

    “阁下与他们有仇?”

    “有仇没仇难道雾中楼的规矩是要雇主有仇的才能接?”秦浪眉头一挑,心中冷笑不已。

    “老汉不明白,阁下既然与他们没仇,为什么要买他们的人命?”

    “这生意你们接不接?不接,在下就走。”

    秦浪装作转身要走的样子,卖包子老汉赶紧叫住秦浪,说道:“我们雾中楼的人,没有不敢接的生意。这些人都是神朝官门之人,雾中楼接了可能会有很大的麻烦,而且……阁下可知道我们要价多少?”

    “请说!”

    “刘世奇、李葵、陶晴、陆道有,蔡序昆这几人都是人王境界,要杀他们不算难,只不过杀这几人我们的人很有可能死伤惨重,而且这李葵、陶晴是龙太子的人,更不好惹。

    单买她们两条人命,就需要我们的人用命去填才能完成任务,就这两个人没有三百五十万两银子,我们是不出手的。”

    “要价这么高?”秦浪呆了一下,只是两个人而已。

    “阁下明白,龙太子的人,一旦惹上了他们,让他们知道了,谁也别想过安乐的日子,参与任务的人,这些年都要隐藏起来,五百五十万两银子不贵,这已是最低的要价了。”

    “好吧!三百五十万两,在下也拿得出。”

    只要魔俎平安,钱无所谓。更何况在他们几个人的储物戒里有着堆积如山的金银。

    老汉又看了下纸上的人继续说道:“还有,刘世奇三人算个整数每个人八十万两银子,不多不少,合起来—共五百九十三两。”

    “他们要价也这么高?”

    “不错。”

    “还有其他人呢?”

    “其他的人只是渣渣,你给个十万两凑够六佰万两就可以了。”

    “嘿嘿,果然是渣渣。怎么付款?”

    “在这,先付一半的银子,才算成交。”

    “行!”

    秦浪想了想,人从袖中掏出一沓银票数了一下,取出三百万往桌上一放,“这是三百万,不过我要离开鬼响坡,到时候你应该能找得到我吧?”

    老汉望着桌子上的银票没有立即拿过来,而是看了一眼麻三才笑了笑说道:“到时候我会派人找麻三爷。”

    秦浪暗暗点头,徐二娘这墙头草估计也不一般,但没有和她计较。

    “好,这笔买卖我们算成交了,你们几时要货?”

    “越快越好!”

    老汉点了点头把钱收好,说道:“最多七天。”

    秦浪摇了摇头说道:“三天!”

    “好!三天就三天。”

    “雾中楼人,果然办事爽快!”

    “没有两下,我们雾中楼也不会存在这么多年。”

    “嘿嘿,不错。不如你再接一单生意如何?”秦浪突然问道。

    老汉先是呆了一下,随后换上笑脸,“这位爷请说。”

    “我听说雾中楼的人只要给钱,谁都敢杀?”

    “嘿嘿,当然!”老汉显得很自豪,但秦浪接下来说的话差点让他吓一大跳。

    “帮我杀泄露今天你我见面的人!”秦浪神秘一笑,随后转身离开留下僵在当场的老汉。

    秦浪带着麻三离开,消失在小巷里。

    他到了外面,回头一声冷笑:“有了雾中楼的人加入,我想魔俎的压力就会减轻不少。”

    秦浪离开之后,老汉急急把炉火扑灭,挑着炉灶朝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