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有些故事总要伴着老酒 > 第九壶/第6杯:一步一步,覆水难收
    终会有个人在你的心里盖一间房,然后住下来。

    无论阴晴冷暖,也无论年华流转,就如此安然。

    时间能催白了发、能冲淡了茶,却散不了那间房子内的呢喃。

    然后,就此也便知道了什么是遗憾。

    ·····························

    在小溪父亲讲完整件事情大概的始末之后,两个人都很沉默,这使得空气也变得沉重。桌上的菜两人基本都没有动筷,使得这些菜已经从开始的热气腾腾,到现在变得凉腻。

    秋子在哀婉于小溪的身世之余,心里更是堆满了各种的负面情绪,且矛头都是指向自己。

    秋子认为自己爱小溪,从未减过一丝,却没想到在小溪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却自私地选择了离开。且自己的离开甚至会是击溃小溪的最后一根针。

    秋子对自己的行为无言以对,不是哑口无言,而是万语难赎。秋子觉得现在任何的惩罚施加于他身上都不为过。

    “叔叔,那您看我现在能做些什么。”秋子打破沉默,开口询问小溪父亲。

    “你现在能做的就是去开导她,让她走过这个坎儿,最好……最好也劝她不要出国了。原来支持她出国是为了让她有更好的前程,可她如今这个样子,我实在是不放心她出去。”小溪父亲说出了他此行来找秋子的目的。

    “我一定尽力,叔叔。”秋子忙应承了下来,但是随即又有些担心。

    “可是我怕小溪不会再见我,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竟然……”

    “你现在担心这些有什么用,现在重要的是让小溪好起来,谁需要你这些没用的担心。”小溪父亲突然声色俱厉的向秋子说道,想必秋子这些无谓的担心让他十分的恼火。

    但小溪父亲却又很快的压制住了自己的火气。

    “你也应该了解小溪,小溪很重视感情,她现在需要你出现,你还不明白吗?”

    “我知道,叔叔,刚才是我想多了。那您可不可以把她现在的手机号告诉我,我好联系她。”秋子被小溪父亲的一句痛斥骂醒了过来,小溪父亲说得对,这个时候怎么还顾得上那些无谓的担心。

    小溪父亲将小溪新换的电话号码告诉了秋子后,秋子便作势要拨过去,但小溪父亲却拦住了他。

    “你现在就打给她?你想好要怎么和她说了吗?”

    秋子看看小溪的父亲,小溪父亲这个时候显得有些慌张。

    “我知道,您放心。我不想再想那么多了,我怕我想的越多,到时就会说错越多。”

    说罢秋子又低头仔细地看了一遍号码后,拨了过去。

    “嘟……嘟……”电话通了,这让秋子不免有些紧张。

    原来如此熟悉、如此相依靠的两个人而今通个电话竟然也变得紧张,这不得不让人感到无奈。

    等待小溪接听电话的这段时间里,秋子感觉时间变得极其缓慢,把他对小溪这些日子以来的思念抻得很长、很长,可是这份思念注定没能找到出口。

    电话,无人接听。

    秋子再次拨打了过去,可没想到的是这次却被很快地挂断了。

    这让秋子一下子明白了,刚才不是小溪没听到,而是没有接。

    秋子再次打了过去,仍是被挂断。

    小溪父亲在秋子有些慌乱的眼神里猜到了小溪一定是没有接听秋子的电话。

    这让小溪父亲有些坐不住了,如果小溪连秋子的电话都不接听,就更不用提她能听秋子地劝了。

    电话再次被挂断后,秋子没有马上再拨过去,他知道小溪或许不会再听自己说什么了,这次小溪的伤太深了,且最后的一刀竟然是自己狠心插下去的。

    秋子恍了下神,看了看屏幕上的号码,又一次的拨通了过去,仍是无意外的被挂断。

    秋子拿着手机,看着那个号码,眼神有些空洞。

    这个时候,一个短信进来了。

    “秋子,我知道一定是我爸去找你了,相信你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可我现在不需要你的同情,也不需要你因此来找我。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很好。就这样吧。”

    秋子看到这条短信后,忙又把电话拨了回去。

    可这次,小溪的电话,已经关机。

    秋子在知道小溪电话关机了后,出奇地平静了下来,使劲地用手掌撵了下有些模糊的眼睛,跟小溪父亲说了那条短信的内容。

    父亲听完,感觉一下子又颓唐了不少,头仰在椅背上,用手敲着额头。

    “是我太心急了,小溪是个倔脾气,认定的事哪这么容易改。”

    父亲低估了小溪的决绝,以为闺女面对如此喜欢的人多少会听进一两句。可却忽略了小溪一直是个很有主见的姑娘,包括她上学,选男友,到工作,哪怕是这次的事情,都透着她的主见。这让她不会轻易的有所改变,哪怕是面对放弃。

    这时,坐在北方一家饭店里的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只不过这一次的沉默多少显得有些无望。

    而在南方一座小城客栈里的小溪也同样沉默着。

    小溪抱着腿坐在床上,手机已经关了有一会儿了,可还在手里握着。手指也还是按在关机键上,不知是一直未松,还是想打开。

    这,谁又能知道呢。

    小溪短信里说着“我会很好”,可小溪自己却也知道,自己又能好到哪去。

    那一个晚上,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天似乎都有些暗。

    秋子那天晚上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因为和小溪的父亲两人都喝了很多酒。在小溪关机之后,两人说得很少,都是默默地喝着酒。

    小溪父亲似乎想醉一下,但却没有。而秋子却是轻易的就醉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秋子的头很痛,强打精神洗漱完,咬咬牙,便出门去上班。

    秋子在路上有些走神,以至于坐过了好几站,不得不又返回去。

    中午的时候,秋子再次接到了小溪父亲的电话,告诉秋子,自己要回去了,并和秋子说如果可以,希望小溪回去的时候他能过去当面劝劝小溪。

    秋子自然是答应了下来,自那以后,每日等待小溪父亲的通知成了秋子最大的一个期待。

    秋子也无数次的尝试过再去拨打小溪的手机,但无例外的仍是关机。

    时间转眼又过了大半个月,一天晚上,秋子终于接到了小溪父亲的电话。

    可是小溪父亲却告诉他,小溪已经出国了,去了英国,小溪本是不让父亲告诉秋子的。可是父亲觉得还是要告诉他一声,让他不必再等自己的通知了。

    小溪还是走了。秋子当天下午还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小溪,没想到晚上就得到了这个消息。或许这就意味着两人真的是缘分尽了吧。

    那天晚上,秋子喝了很多酒,直到醉得不省人事。

    隔天醒来,秋子一边捂着头,一边看着屋内一地的狼藉,秋子不太记得前一晚喝了多少酒,但秋子却记得,自己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为什么把小溪弄丢了。

    但是自那以后,秋子就不允许自己再喝多了。如果要说理由,秋子就是那一句,小溪喜欢屋里阳光洒进来一尘不染的样子。

    这就像当年小溪姥姥去世后,小溪把屋子收拾的很干净一样。觉得屋子脏了,想念的人就该不会回来了。

    收拾好房间后,秋子来到外面,坐在一处阳光能照射到的地方,坐了很久,如果不是阳光渐渐的偏离,秋子真的很想继续坐下去。

    虽然秋子之前便以做好了以后生活中没有小溪的准备,可真正去面对时却又真的不知如何适应。原来自己的准备都只是扬在身上的灰,一盆冷水浇下,都变成了泥汤顺着身体流向脚底,满是狼狈。

    不过不管如何,时间都不会因为谁的不愿而停止,生活的苟且始终要自己去接受、去收拾。时间未停,生活也就总要继续,哪怕是继续苟且。

    所以就算没有阳光,秋子仍要站起来、走下去,而且要大步地走下去,因为没有人会喜欢在旁欣赏一个人轻颓的样子。

    在年底的时候秋子总算有了些好事发生,就是被原来的吴主任介绍到了秋子现在所在的学校,秋子各项能力和表现都很突出,没有悬念的成功被聘。自此,秋子又回到学校当上了老师,并且这回,努力的秋子很快就落了编。且在第二年,成功地拿到了篮球裁判的资格证,命运也总算给予了他早该应得的一些回报。

    至于秋子的母亲,却仍是未能抵御得了癌症的侵袭,只坚持了一年半,在第二年的冬天,去世了。

    弥留之际,秋子母亲仍在不停地埋怨自己。说是自己耽误了儿子,害得自己那么好的儿媳也都没了。不管秋子如何解释这件事与她无关,可母亲就是不信,直到最后一刻,仍是为这件事耿耿于怀。

    秋子的妹妹在母亲去世的第二年便大学毕业,去了南方。同年,弟弟考上了大学,认识秋子家的人都说秋子父亲好福气,家里连出了3个大学生,可只有秋子家自己知道,这期间是有多心酸。

    秋子现在成了家里的顶梁柱,秋子父亲把地卖了后,在镇上租了个房子,秋子母亲在世时,秋子父亲为了照顾她只能去打些散活。全家大部分的支出都来自己秋子的工资,那一段时间秋子确实难,一方面弟弟妹妹还在上学,一方面还有病重的母亲,生活有很多时间都很难为继。后来随着妹妹的工作,弟弟上了大学也勤工俭学,终于情况稍加缓和。

    秋子落编后薪资也有所增加,外加上可以去一些篮球比赛做裁判,也增加了一些收入,这才慢慢地好起来。随着母亲的过世,家里用钱的地方也不是那么多了,秋子也便有了些积蓄。但秋子知道自己还欠着小溪的钱,所以,每月秋子都会把钱存到母亲生病时小溪留下的那张卡上,一直到3年后,终于里面的数额达到了十万,但秋子却仍是每月按时将钱存到里面,秋子说他欠小溪的远远不止这些钱,也不止是钱。

    转眼,五年过去了,五年里,秋子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工作上,这让他在这几年内获得了很多在工作上的荣誉,裁判等级的证书也是越来越高,最终成了一名国家级篮球裁判。

    在外人眼里现在的秋子是非常成功的,但秋子自己知道,他并不开心,因为他心里始终都只装着一个人,他想把自己的一切都分享给那个人,可是那个人却被他亲手弄丢了。

    五年间,也有很多人给秋子说过媒,不过秋子总是连面都没见就回绝了,当然也有姑娘向秋子表示过好感,秋子总是在最开始就让人断了这份念想。秋子放不下小溪,他觉得既然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就不该再去接纳其他人。

    秋子和小溪真心爱过,哪怕最后的分开,也不是因为不爱。我总相信,真心相爱的两个人,缘分不该就这么轻易地断了。

    时光兜兜转转,说不定在哪个路口,抬头,就会发现想念的那个人就在对面的街道上。

    相视一笑,含泪莫语。

    然后,也好让我继续书写他还未完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