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武当窥屏诸天 > 第四十二章 一折戏,道百味
    “还有一头鬼物?”

    早先在窥得这府上风水局时,陈道初就自以为已经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推演了个大差不离。

    即便是卜玉郎适才所说的那些话,先前他也曾生出过那么一丝念头,所以并未显得过于惊讶,可这还有另一头鬼物之事……无疑超出了他的预想之外。

    法目登时大开,陈道初扫视了一遍四周,又转身对着身后池塘细细看了几眼。

    可除去卜玉郎所在那处,陈道初没有在其它地方瞧出任何阴气逸散的痕迹,不由皱眉再次盯住了他,不过瞬间,便已恍然,呢喃道:“那鬼物……”

    “正如道长你所料。”

    垂首看着自身阴躯胸口处的青衫衣襟,卜玉郎颔首道:“那鬼物现在就在我体内。”

    “在你体内?”

    听到这话,其他人倒是不觉什么,但冉至清却惊呼了一声,霎时上下扫视了他一眼,惊道:“那鬼物既已吸食人身六欲化身无智厉鬼,你将其强纳入阴躯之中,岂不是……”

    “我知道!”

    没等冉至清说完,卜玉郎便迎上他惊异双眼,重重点了点头。

    “你既知道,那为何……”

    冉至清还想再问,可又是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陈道初拦手止住。

    陈道初不着声色地瞥了一眼啜泣不止的韶念娇与正在抚慰她的徐应林,迅速给了冉至清一个眼色,待他闭口,这才缓步走到卜玉郎身前。

    “若是不出贫道所料,你先前被符阵驱赶而出的时候,摆出的那副凶恶神态想来就是被那厉鬼侵蚀神智所致吧?”

    见卜玉郎点头,陈道初不免露出些许怜意,又说道:“这厉鬼继续留在你体内终究也不是办法,还是由贫道将其收了吧。”

    说完,不待卜玉郎同意,当下探手一引,便见那根将卜玉郎牢牢捆住的符绳好似灵蛇陡地松开,一眨眼飞到了陈道初袖中。

    “呜啊……”

    而这时,没了符绳束缚的卜玉郎身周那滚滚阴森黑气又开始腾腾冒出,更是发出一道凶厉至极的嘶吼。

    不过……

    还未等他被体内那头厉鬼占据神智,陈道初便探出一只手点在了他额上,止住了他扑身而来的动作。

    同一时间,另一只手也无声而动,就那么直愣愣地插入了卜玉郎阴躯胸膛之中。

    “呃啊……”

    瞬间,卜玉郎的嘶吼转为惨叫。

    而听到声音的韶念娇与徐应林夫妇二人,不由面露惊慌,赶忙转眼看来,口中忙呼道:“陈道长……”

    但话声刚起,便戛然而止。

    与一旁的林县令和一众家丁小厮一般,或是伸手掩住口鼻,或是耷拉着下巴,瞠目结舌。

    只见卜玉郎胸口之处破开一个大洞,而陈道初那只探入其中的手则正在将一头看不清面目但是狰狞至极的黝黑鬼物给慢慢扯了出来。

    待那狰狞厉鬼整具身躯被悉数扯出,卜玉郎胸口大洞也随之合拢。

    可他的身形就像是失去了全部气力,“噗通”一声跌坐在了地上。

    “吼!”

    再一看陈道初手中,只见他五指紧紧捏住那身长不足五尺的黝黑厉鬼的脖颈,在陈道初手中,这厉鬼犹不安分,仍在张牙舞爪极力挣扎着。

    不过,陈道初毫不在意其双手双足的利爪即将临身,五指瞬间攥紧,使其动作霎时止住。

    随后拇指拨开腰间一个黑白玉瓶的一边木塞,对准了手中厉鬼。

    在众人眼中,只听那狰狞厉鬼发出一道凄厉惨嚎,登时化为一缕黑烟,被摄入那玉瓶之中,再没了半点动静。

    亲眼目睹了这一番别具一格的收鬼过程,场上众人皆是一片目瞪口呆。

    在这官山城中,其他武当道士收鬼却邪的方式他们即便没有亲眼见过,却也是有所耳闻的,大体上无外乎符箓、阵法、武功道法几类,但是……

    像陈道初这般生猛,直接五指扼住厉鬼咽喉,让其无法动弹的一幕,他们还是头次见到,不免大为震惊。

    此时此刻,一众人等全都愣愣盯着陈道初的背影,心中冒出了同一个想法:果然不愧是武当的小师叔啊!

    整座露台上一派寂静,鸦雀无声。

    可早已习惯这种方式的陈道初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将桃木塞重新堵上,环顾怔然众人,给了他们一个厉鬼已收还请安心的眼神。

    “咳咳……”

    还没等林县令等一众人缓过劲来,忽而,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

    所有人循声望去,只见适才瘫倒在地的卜玉郎晃晃悠悠着站起身子,咳嗽之际,口中喷吐出少许稀薄灰黑阴气。

    起身之后,他直接望向露台另一侧的韶念娇,定了定神,缓步走了过去。

    “你……”

    打量了一眼他阴躯上下,陈道初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便被卜玉郎立即抬手压下。

    众人目光之中,只见他缓步走到徐氏夫妇身前,先是对徐应林点头一笑,随即凝视着韶念娇如雾双眸,问道:“师姐,能否与师弟同台再唱一折?”

    似是从卜玉郎这副姿态中猜出了什么,韶念娇眼中雾气更甚几分,但还是扭头征询了一下夫君徐应林的意见。

    “去吧。”

    看着妻子,徐应林抿了抿唇,拍了拍她的后背,点头道。

    说完,转首望向林县令身后的管家与一应家丁丫鬟,高声又吩咐道:“去为夫人和……玉郎准备戏服戏台。”

    “徐居士……”

    陈道初上前一步,笑道:“这寻常戏服卜大家可是穿不了,还是由贫道为他画一套戏服吧。”

    “劳烦陈道长了。”

    徐应林、韶念娇与卜玉郎闻声一同躬身。

    “至清……”

    未作回礼,陈道初侧身伸手,朗声笑道:“速速取符纸符笔来。”

    “是,小师叔。”

    …………

    数刻过后,一切就绪。

    伴着一阵梆子敲打声响,韶念娇所扮千金记别姬一折中的虞姬立定露台,蒙雾双目遥视前方,声线凄婉:

    “一身曾沐君恩宠,暖帐亲承奉。”

    “妾乃虞姬也……楚军尽皆逃散,妾身急往叩报……看看汉兵已至,眼看大势去也。”

    “哇呀……”

    梆鼓声愈急、敲愈快,霸王扮相黑螭戏袍的卜玉郎抚须上台,引子唱白声后,七步转圜,念道:“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姬接驾。“韶念娇迎身上前。

    “哇呀……”

    卜玉郎探手虚抬其双臂,摇头再念:“虞兮、虞兮奈若何!”

    “好!”

    右侧廊道,坐于前头的徐应林双目微红,抬身鼓掌喝彩。

    陈道初方平安师徒、冉至清、林县令等一应人随后纷纷喝彩不止。

    而此时台上……

    一折千金记仍在继续。

    台上一人一鬼倾心倾力而演,台下一众人等认认真真去看。

    不多时,已日上三竿。

    “罢,罢,罢……啊呀美人,只是孤家舍你不得!”

    “大王舍了吧!”

    “舍不得!”

    “大王舍了吧!”

    “舍不得!”

    卜玉郎头颅一摆再摆。

    唱词声声入耳,徐应林已然闭上双目,但唇齿微颤不止。

    又是半晌,日下中天。

    “分别去,除非梦里重相会。”

    韶念娇素手引剑抹在脖颈。

    “……”

    “啊!啊呀美人吓!看看粉消玉碎,粉消玉碎!”

    “……”

    “虞姬,美人……我就把……青锋取来。”

    卜玉郎一改戏文之中应演姿态、应唱念白,不露惊慌,只有不舍。

    “愿生死同归……”

    将扑灯蛾念词呢喃口中,可一句未完,声音便已戛然而止。

    “玉郎!”

    此时此刻,一声大呼响起,侧卧地上的韶念娇撑地而起。

    场外廊道,徐应林两眼骤睁,腾地拔身而起,眼中血丝斑驳。

    众人视线之中,露台幕布之下,只见韶念娇侧倒身躯单手前伸,而她伸手所至之处……

    随着“哐当”一声木剑落地,卜玉郎那副阴躯灰黑雾气流散于无形,恰逢一缕细风掠过,灰黑气息随风淡去,眨眼再不见其身影。

    彻底消弭尘世间!

    只为台上韶念娇与廊道众人留下……一抹无限不舍而又无比满足的微笑。

    “小黑子!”

    韶念娇无力瘫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