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赘婿 > 第五百九十一章糖葫芦哥哥(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丘八阅读网本站地址:http://www.qbyue.com。丘八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byue.com
    “大殿下,沈大师所言极是啊!”

    “对啊,大殿下!三日之后陛下下葬事毕,正是大殿下登基之时!”

    “………………”

    有现成的马屁摆在面前,不会拍那是傻子,会拍而不去拍那是大傻子!

    显然,在场的文武百官都不傻,马上拍了起来,拍的苏慕俞心花怒放,摆了摆手,也不再矜持了,笑着说道:“既然诸位爱卿都这么说了,那本宫也不再推辞,等三日之后本宫正式登基!”

    “大殿下英明!”

    一群人又是齐齐跪拜,当个皇帝而已,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英明。◢随*梦*小◢说щЩш.

    等这件事定下来之后,苏慕俞又隐蔽的给了沈大师一个眼神,沈大师马上会意,再次拱手说道:“大殿下,老身还有一事禀报!”

    “说吧!”

    “大殿下,今日之事虽然跟二殿下和三殿下有些许关系,但绝不仅仅是因为二位殿下!最主要的还是刚才小蝶说的,那章十二在宫中对二殿下妖言惑众,二殿下年幼,才会听信了他的妖言,做出今日这等事来的!”

    众人本来都忘了这茬,现在被沈大师单独拎出来一说,马上回味过来,之前连她们都信了女王被下毒的事情,可是到头来才知道,原来这事不过是那章家小子编造的!

    好一个信口开河、妖言惑众的男子!

    这下,在沈大师的拱火下,众人终于不淡定了!

    “大殿下,一个无官无爵的男人进宫就算了,还敢欺骗两位殿下,其心可诛呀!”

    “此子编造如此谣言,所图非小啊!若是让他得逞,后果不堪设想啊!”

    “听说此子是章家义子,也不是我们越国人士,突然出现在云溪,而且还做了这等事——莫非他是别国派来的奸细不成?”

    “此话有理啊!城外传那黄半仙说传的是沸沸扬扬,要我看,哪里有什么黄半仙说,多半都是这章家小子找人做的!”

    众人口头上对张十二的指责愈演愈烈,苏慕俞看了沈大师一眼,眼神中都异常欣慰,因为这就是她们的目的!

    章夫人因为跟女王圣女是姐妹的缘故,跟圣女的生女苏玖玖关系很好,但是跟苏慕俞就没有多少关系了,所以苏慕俞对章家向来不喜,但是因为女王还在位,章夫人又有这么一层关系,所以苏慕俞不曾为难过章家。

    但是没有为难并不代表不想为难,当时的她只是没有机会而已,现在机会和能力都有了,章家怎么还跑的了?

    她本来计划的好好的事情,女王被控制,苏玖玖被送去吴国,她跟苏慕容的关系还能完好如初,她最后还能当上女王,这多好呀?

    可所有的事情偏偏在参加了章夫人的寿宴后发生了巨变,其他的她倒是无所谓,可是唯一跟她亲密的妹妹苏慕容,现在都成了仇人,她如何不伤心?

    以后的日子很长,但是她却成了孤家寡人,这一切都是因为章家,她绝不会放过她们!

    所以众人说完之后,苏慕俞先是皱起眉来,思索一段时间然后说道:“来人啊,派人去章家,把姓章的全抓进天牢,听候发落!”

    “是,殿下!”

    自从苏慕俞她们来了后宫,一大队皇宫守卫都浩浩荡荡的跟了来,之前他们其中的几个去把苏慕容和苏玖玖送了回去,其他的都在门外待命。

    现在苏慕俞旨令一下,所有人蜂拥跑了出去,有人看到这队人马的规模,心里都在想,章家这次要倒霉了…………

    ………………

    这天,张十二起了个大早。

    他也想睡个懒觉,可是条件实在不允许。

    他们住的这件小屋是当初建了,供码头上的工人看货用的,自然不是特别大,屋里只有两张小床,牟老汉一张,牟小小一张,自然没有他的。

    牟老汉倒是说让张十二跟他挤一下,但张十二可没有跟男人同床共枕的习惯,委婉的拒绝了。

    至于牟小小那边吗,张十二倒是非常想跟她挤一挤,不过他也就只敢想想,说出来还是不敢的。

    所以,张十二让牟老大找了些茅草堆来铺在地上,凑合睡了一晚上。

    这种睡眠条件,加上耳朵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张十二哪有心思睡懒觉?

    不过牟大叔和牟小小看样子是累坏了,并没有醒,张十二也不去打扰他们,起来之后,蹑手蹑脚的开门走了出去。

    今天是个好天气,清晨的阳光倾泻而下,照射在江面细密的水雾上,仿佛发出了别样的光彩。

    正当他欣赏着这景色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回头一看,发现是提着包裹的牟老大走了过来。

    见张十二回头看他,牟老大扬了扬手中的包裹,笑着说道:“大个兄弟,我给你们带早饭来了!”

    张十二对他点了点头,但是眼神却一直盯着牟老大的眼睛,因为他感觉今天的牟老大好像有些奇怪,虽然在对着他笑,可是这笑容却有些僵硬。

    果然,发现张十二盯他之后,牟老大的脑袋低了下去,眼神在地上来回扫着,也不知在看什么。

    “牟老大?”

    “啊?”

    被张十二这么突然一问,牟老大更慌了。

    “你知道了?”

    张十二只是稍微一联想,就大概猜到了为何牟老大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却会是这番模样。

    牟老大也住在牟家村,昨天晚上张十二回来之后他就回去了,岂能看不到朱家那燃烧起来的熊熊烈火?

    他又不傻,估计稍微一联想,就能猜到是谁干的了,估计他现在对自己怕的要死。

    “我——”

    牟老大这才抬起头来,看了看张十二,然后又把脑袋低了下去,小声问道:“大个兄弟,朱家那火——当真是你放的?”

    “是我!”

    “额…………”

    虽然已经猜到了这种可能,但是当面听到张十二承认,牟老大心里还是一阵激动。

    “那……朱家兄妹呢?”

    “杀了。”

    张十二说的轻松,杀个人在他嘴里说出来跟喝水一样轻松。

    “我今天听说——有两个衙役也不见了……”

    “一并杀了。”

    “………………”

    这下,牟老大彻底说不出话来。

    张十二大概能猜到牟老大此刻的心情,于是说道:“朱家兄妹伙同那两个衙役欲加害于我,若是留着他们,不仅牟大叔跟小小姐日后也要遭殃,就连你,怕是也会因为救了牟大叔而被朝廷追杀!现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们杀了,别人也查不到咱们头上来,以后也不用提心吊胆的生活,岂不更好?”

    牟老大听了,坚定的点了点头。

    张十二刚才那话的意思,他们现在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也不怕牟老大去告密。

    此事到这,也就没人再提。

    ………………

    一连两天,牟家村着了两场大火,也算是一桩大事。

    尤其是两个衙役也一并不见了,因此官府还是派了人去牟家村搜查,用了小半天的功夫,也没搜查出个什么来,又因为今天皇宫里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官府大员现在也无心办案,搜查不到只能草草结案,就此作罢。

    见牟小小和张十二都回来了,牟老汉心情不错,吃了早饭之后就想回牟家村,张十二赶紧把他拦了下来。

    虽说现在官府撤兵,但是保不齐有哪个多嘴的村民看到牟老汉回去,向官府告密怎么办?

    现在还是苏慕俞当道,她都能让人做出放火这种勾当,若是再见到牟老汉,杀人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因此张十二不能让牟老汉回去冒这个险,回去也可以,那也得等他把苏慕俞给扳倒才行。

    好说歹说,牟老汉才算想明白过来,只要有女儿在,哪里不是家?

    临近中午的时候,张十二才跟牟老大和牟小小交代几句,准备独自前往云溪城。

    牟小小知道张十二此行的目的,只是叮嘱他凡事小心……

    ………………

    今天有些奇怪,从牟家村通往云溪城的路上竟然没有一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牟家村这两天连续发生了两起杀人放火恶件的缘故,老百姓都不敢随便外出了。

    不过张十二对此并不在意,反而因为这样,他可以在路上肆无忌惮的施展轻功,没用多久就进了云溪城。

    等他进了城,才发现今天的云溪城有些怪异。

    起码跟他想象中的有很大不同。

    在他想来,昨天那群拿了糖葫芦的小朋友肯定会走街串巷的传播他昨天教给他们的那个谣言,因此今天大街上就算不是人人讨论这个谣言,那起码也该有一部分人讨论吧?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他进城一段时间了,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在那说他的谣言,让他有些奇怪的是,有些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小声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张十二还打算上前问问来着,可谁知他刚一靠近,那些人就马上散开了,而且看向他的眼神还异常警惕。

    这下把张十二搞的有些慌了,难不成那些孩子把自己出卖了?可是就算是他们把自己供出来了,这些人也不认识他啊,为何会看到他靠近就散开了呢?

    带着这种疑惑,张十二又试图接近了几个小圈子,但是结果无一例外,他还未靠近,那些人都如惊弓之鸟一样离开了。

    这下,张十二敢确定,绝不是因为事情败露,那些人才走开的,因为就算那样,岂能所有的人都认识他?他不觉得自己的面子那么大……

    因此,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这群人正在讨论的是些见不得光、或者非常的事情,可到底是什么呢?

    张十二觉得肯定不是他编造的谣言,因为那谣言虽然含沙射影的说苏慕俞,但好歹没有指名道姓,顶多在那些官兵面前不说就是了,真用不着随便来个人就吓的不敢说话。

    可到底什么事会让他们如此警惕呢?

    张十二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昨天那小巷子外,正好看到昨天那些收了他糖葫芦的孩子们在巷子里追逐打闹,好不快活!

    看到这,张十二眉头微皱,心想这群家伙不会是前脚收了他的糖葫芦,后脚吃完了就忘了吧?

    要不大街上怎么不见有一人在传他绞尽脑汁编造的谣言?

    带着疑问和不满,张十二站在巷子口清咳了几声。

    其中有个孩子就站在最外面,听到有人在后面咳嗽,就不经意的转头看了一下,等他看到昨天给他们糖葫芦吃的人就站在外面的时候,别提多兴奋了,直接兴奋的喊道:

    “糖葫芦哥哥!”

    因为昨天张十二是伴随着糖葫芦一起出现的,而在孩子眼中,无论你长相身份如何,都没有一串糖葫芦来的更重要一些,所以这个称呼应运而生。

    而张十二听到自己竟有了如此别致的外号,耸了耸肩,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如此突兀的喊声在巷子里响起,刚才还追着跑着的孩子听到之后都停了下来,等他们回头看到糖葫芦哥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再也掩饰不住,瞬间绽放开来!

    “糖葫芦哥哥!”

    童稚的喊声过后,张十二就被这群孩子给包围了。

    张十二刻意的摆出一张略显严肃的脸来,心想等会可得好好问问这群家伙,拿着自己的糖葫芦不干正事,也好意思再叫他糖葫芦哥哥?

    小心我糖葫芦你全家!

    “糖葫芦哥哥,今天怎么没给我们带糖葫芦呢?”

    谁知,还未等他发问,天真的声音就在孩子们中传了出来。

    张十二搭眼一看,发现说话的是昨天吃了他两串糖葫芦、并且信誓旦旦的说要监督其他人完成任务的小胖子!

    你还有脸问!

    张十二恶狠狠的瞪了小胖子一眼,心想这家伙从小就油嘴滑舌,明明答应了自己,结果拿到好处后就跑了,现在还明目张胆的来跟他要糖葫芦,长大了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头昏脑涨,又是一更。童鞋们说主角不见了,这不,又出来了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