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火影忍者之混乱世界 > 第九十八章:天坛大战(终章)
    漆黑的沉沉铁幕锁住了整个深邃的夜空,很久……

    随着东方天空的边缘点点鱼儿白泛起,整个漆黑的夜空慢慢变得透明,微微泛着点点深蓝。那一轮圆圆的孤月的光晕也在一点点褪去,然后透明,轮廓一点点模糊。

    天亮了。

    “哼哼,不错的结局,所谓的封魔一族如果没有就此做好覆亡的觉悟,你们又怎么能崛起。”大蛇丸静静的站在狼藉的废墟之上,他狡黠一笑说道。然后他的身体如同黑色的淤泥一般,开始一点点下沉,然后融入废墟之中,没了踪影。

    纵观整个天坛已经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残垣断壁,那九根高高屹立的汉白玉大理石柱子也已经断了好几根,每一寸地面都被毁坏,就连天坛四周环形的台阶也全都断裂了。

    只有天坛之上,雕刻着那九个古怪图腾的地方,那里完好无损,那九个古怪的图腾轮廓形貌依旧清晰可见,惟妙惟肖。

    清晨整个天坛一片死寂,只有那有一声没一声杜鹃的叫声从不知名的方向传来。

    哗啦……

    天坛西北方向的人工河畔,因为清晨的缘故,一点点轻微拨弄河水的声音都带着别样的韵律。

    “你这家伙最好别死啊。”周象望着鼬说道。

    此时的鼬全身赤裸,他的脸上僵满了血迹,鼬的身上也是一片污垢,鼬昏迷不醒,他的脸色很差、很苍白,完全没有丝毫的血色。

    周象双手鞠在一起,他捧起一汪清凉的河水然后送到鼬的嘴里。

    须佐能乎挥舞十拳剑破坏了通灵大阵,最后毁灭性的冲击波将鼬震飞了出去,危急时刻是周象趁机救下了鼬,然后他带着鼬来到了人工河这里暂时躲避一阵。

    “哎,还是给他洗洗吧。”周象看着鼬全身狼狈,怎么看都不舒服,最后周象捧起河水洒在了鼬的身体之上,只能给他稍微洗洗了。

    深秋清晨的河水带着刺骨的冰凉,因为寒意来袭鼬的身体本能的抽搐一下。

    “呃,啊……”鼬惨叫一声,同时他慢慢睁开了双眼。而鼬的眼前一双好奇的大眼睛仔细看着自己,欲图谋不轨?

    “你,干嘛。”鼬本能的抗拒一下。随着鼬轻轻扭动一下身体,一阵剧烈的火烧一般的疼痛感袭遍了鼬的全身,鼬的全身仿佛千万条毒虫在叮咬一般,而同时无数的钢针似乎洞穿了他全身的骨骼。这种剧烈的疼痛之下,鼬完全动弹不得,鼬感觉他整个身体都完完全全被撕裂了,这是一种真真切切撕心裂肺的疼痛。

    “咦,是我呀,周象,圆周的周,大象的象。”周象看到鼬苏醒了过来,他呵呵一笑说道。

    “哦,是你,吓我一跳。奇怪,我没死么。”鼬望着周象有点茫然。当时鼬为了阻住天坛惊天动地的异变,他用叶尘这个普通的身体强行使用须佐能乎,那种沉重的负担绝对不是常人可以承受的,鼬当时感觉自己全身的肌肉经络全都崩坏了,而且随之而来的猛烈冲击,鼬感觉自己死定了。没想到自己侥幸活了下来。

    “你没死,不过差点死了。奇怪了,我亲眼看到你被那一道黑色的闪电击中,那毁天灭地的力量之下,你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这也太离谱了吧。”周象惊讶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鼬没有深入说下去。说得太多了估计这家伙也很难理解的,一道闪电让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另一道闪电又赋予了自己原本的能力,一切就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你好像动用了某种很特别的力量,那是被诅咒的禁忌的力量,那种力量会对身体造成很沉重的负担,那是很可怕的力量,感觉会吞噬一切。我劝你以后还是不要用了,不然你真的会死的。”周象严肃的说道。

    “哎,有的时候你别无选择的,这样子仰望晨曦白云的感觉不是很舒服么,有的时候美好的东西你必须要努力争取一下,不然的话活着就是无意义的苟且了。”鼬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无意义的苟且么,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啦。”周象突然间愣了一下,他喃喃自语着。

    “你也是一个特别的家伙,你也有某种特别的能力。”鼬望着周象说道。

    “特别吗,我感觉我自己再普通不过了,我生来就可以操控世间一切没有生命的事物,凋零的落叶,积沉的砂石,奔腾的流水等等,只要没了生命,我就可以感知它然后操控它。”周象说道。

    哗啦

    周象轻轻一抬右手,只见平静的人工河中一圈圈涟漪泛起,而同时一股清澈的细流冒出了水面,如同大笔挥舞一般,那一股透明的流水在半空中笔走龙蛇,最后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凌乱的“象”字。

    “我可以随心所欲控制诸如水一类的物体,攻击、防御,我好像可以倾听它们的声音一般。”周象一本正经的说道。

    “正因为如此我很困惑,究竟什么是生命,朝生暮死,万古长存,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周象摊开双手,他一脸的困惑。

    哗啦

    那一股流水失去了控制融入人工河,淹没在了朵朵浪花之中。

    “我们都在追寻各自活着的意义,我无法理解你,你也理解不了我。”鼬的眉宇间也透露出深深的困惑和迷茫。

    “算了,总有一天我们会明白各自所追寻的东西的意义的。周象,我需要你送我回家。”鼬说道。

    “对了,你能帮我找件衣服吗,我这样子赤身裸体总还是不太好的。”鼬有点尴尬的说道。

    “嗯,是的呀,如果你光着身子的话,我也要被鄙视的。”周象笑了笑说道。

    与此同时周象右手五指做爪子状,他整个右手直直伸过头顶。“万物通灵。”周象大喝一声。

    鼬感觉一阵凌乱,因为周象就像个雕塑一样直直站在那里,而四周没有一点的变化。难不成指望这家伙凭空变出一件衣服来么,看来不太可能的。

    鼬有点郁闷,这家伙在和自己开玩笑是吧。“喂,你行不行。”鼬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等等,马上就好了。”周象说道。

    ……

    “额,见鬼了,这衣服怎么自己飘走了。”天坛附件某处四合院之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使劲揉着自己的双眼,她好像见鬼了一般一脸震惊。就在刚才老太太洗过的衣服居然自己飘走了,关键是这衣服还湿漉漉的,上面还在“嘀嗒嘀嗒”滴落着没有拧干的水滴。

    “喂,老头子你快出来看看,这衣服成精了,它怎么自己长了翅膀飞走了。”

    “死老婆子大清早的你就不能消停消停,让我睡个回笼觉么。”

    ……

    忽扇忽扇……

    只见不远处的天空之中几件灰白色的衣服杂糅在一起飘了过来。

    鼬双眼睁的大大的,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个家伙还是很不错的。”鼬心里暗暗赞叹道。

    “叶尘,你就先将就将就吧,刚才不小心挑了几件还没有干的衣服。”周象干笑两声,同时他将湿漉漉的衣服硬套在了鼬的身上。

    而鼬一脸愤恨,要不是他此刻动弹不得,他可绝对会狠狠的揍这个家伙一顿的。